为2002年版《新时代汉英词典》指误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315.00KB 文档分类:语言、文字 上传者:张林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陈忠诚 

【关键词】《新时代汉英词典》 词语取舍漫无标准 译名贫乏 翻译差错 

【出版日期】2005-03-25

【摘要】开门见山,坦率述评《新时代汉英词典》(系列词典)的不足,诸如词语取舍漫无标准、译名贫乏及一系列翻译舛误和差错

【刊名】四川外语学院学报

全文阅读

  2003年冬,在全国五届双语词典研讨会间,承出版商商务印书馆惠赠 2002年末出版的、以《新时代大词典》为基础的“系列”词典之一———潘绍中主编的《新时代汉英词典》。哂纳之余,深感无功不受禄,且来而不往非礼也。因此,勉为其难,略作评述如次,以图回报,并请教本刊读者诸君。一、凡词典,不能尽收天下之词。惟词语之取舍,应有一定的标准。惜《新时代汉英词典》在词语之取舍方面,有兴来而为之弊,即有任意性,缺乏严格的规定性。例如:1 只要臭名昭著的“靖国神社”,却不要令全国人民肃然起敬的“八宝山革命公墓”———在这一取一舍之间,该《词典》究竟要体现出什么来呢?2 只要“资产阶级革命”而不要“无产阶级革命”———这又是出于何种编辑意图呢?3 我中华人民共和国制作的汉英词典居然只要“外国货”而不要“中国货”———奇哉怪也!4 有“普通邮件”而无“伊妹儿”———这又说明了什么? 是先进,还是落后?5 只有“专职人员”却没有“兼职人员”———这是为什么?6 为什么只要“东北虎”而不要“华南虎”?7 何以只有“收藏家”而无供其收藏的“收藏品”?8 但有“前言”,而无“后语”!9 有“综合大学”而无“综合医院”!10 有独自立目的“因人制宜”而无自成一目的的“因时制宜”乃至“因地制宜”!11 只有“外国语”而没有“中国语”。12 有一系列“首席ⅩⅩ官”,却没有一个“首席法务官”!13 “华”下有“华俄词典”而“俄”下无“俄华词典”!14 但有“校内”而无“校外”。15 只有“失业率”而无“就业率”。16 “恐怖分子”有了,但“自杀炸弹”、“邮件炸弹”、“汽车炸弹”等一应俱无。为何?17 时至今日,只有“董事”而无“外界董事”或“独立董事”,股东们能放心吗? 法律能允许吗?18 有“养父”却无“养母”,有“养女”而无“养子”!二、凡汉英词典,其首要和主要任务,惟在提供充分的英语译名。因之,要求译名充分乃是词典翻译的重中之重。此即俄罗斯词典界所以称双语词典为“翻译词典”即“перевсцныйсдоварь”的原因所在。可惜,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新时代汉英词典》的译名却很不充分,或者说相当贫乏。其最明显的原因,在于译名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或虽知其一二而不知其余———译者的根底差,所掌握的译名既不足,又缺乏敬业精神从言语实践中求索更多的译名。例如:19 “妹妹”———至今还只能提供一个众所周知的译名:中小学教科书中就有的“youngersister”。此外,就敬谢不敏了。而直面“smallsister”,则瞠目不知所对了。20 “可卡因”, 就只知“cocaine”, 而不知“coke”。21 “法网”,只知“netofjustice”等,竟不知还可以“dragnet”译之。22 “马桶”,又只知其三,而不知其余,如“toiletbowl”、“closestool”、“portaltoilet”等,却不予收录。23 “倾盆大雨”,则仅知其一二 (downpour、torrentialrain),而其余一概不知,如drivingrain、lashingrainl、heavydown pour、torainincatsanddogs、torainjugs、torainwaterbasin等。24 “母公司”,只知道早出的“parentcompa ny”,而不知晚出的“parent”。25 “艰巨任务”,但知“eneroustask”,而不知“toughjob”。26 “免税”,仅作“exemptionfromtaxationortar iff”,而不作“dutyfree”。27 “洗衣房”,还是早年的“laundry”,而不知已更新为“launderette”。28 “传单”,还是“leaflet”,而不知亦作“flyer/flier”。29 “防水”,只知“waterproof”,而不知亦作“wa ter resistant”。30 “加强法制”,只会作“strengthenlegalsys tem”,而不会作“strenghthenlegality”。31 “纳税人”,但知为“taxpayer”,而不知亦作“ratepayer”。32 “法治”,只知“theruleoflaw”,却不知 (也只好不给)动词的译名“torulebylaw”!33 “放松”,只知其三,即“relax、slacken、loos en”,而始终不知其四“unwind”。34 “药酒”,仅作“medicinalliquor”,其实,“药酒”不妨作“tonicwine”(如“OurnewSanatogenTon icWine”———RDAC7226)!35 “盖(浇 )饭”,只会译“riceservedwithmeatandvegetablesontop”,译得多累啊! 何不用自然英语,译作“ricewithvegetableormeattopping”!三、词典者,词之典范也,自然容不得半点错误。这是理想化的想法。现实世界中,则“天下无不错的词典”。但词典之差错总是越少越好。可《新时代汉英词典》(号称系列词典 )的差错其数量似乎多了一点,其质量似乎“高”了一点。又如:36 “免提式电话”,立目不当。如今有几个人这样称呼它的? 一般神志正常的人大概会说“免提”的吧———何不以此立目?37 “鲁迅的手迹”,见诸“手迹”目,作“OriginalcalligraphicworkbyLuXun”(这“手迹”还是对的);但同样是“鲁迅的手迹”,见诸“确认”一目,却成了“thewritingsasLuXun s”———竟以“writings”为“真迹”了———去正译也远矣!38 “寄父”,为“fosterfather”;而“寄女”,却是“adopteddaughter”。同是“寄”,怎么分裂为二,成为“foster”和“adopted”了呢?!39 “有喜”是委婉语,竟译成丁点儿也不委婉的“pregnant”,即俗称“大肚子”。原是该译成“ina(AmE) /the(BrE)familyway”才对呀。40 “黑人”,应作小写的“black(s)”却错成大写的“Black(s)”了!41 “美人计”,也是一个含蓄、委婉的词,却又给该词直白地译成“useofwomantoensnareaman”,甚至“sextrap”了———又有何委婉可言?! 以委婉译委婉,原以“honeytrap”为当啊。42 “外来妹”竟给译成“non localgirlworker”,但“non localgirlworker”只是“非本地的打工妹”啊,兴许还没有离开本地一步呢!43 同样一个“煸”,在同一目中,竟有两个不同的涵义:(1)煸:stir frybeforestewing(2) (干)煸(牛肉丝)stir friedshreddedbeef这可令读者无所适从了:“煸”究竟是“shir fried”呢,还是“stir fry”务必在“stewing”之前呢?44 “避税”即“taxavoidance”,“逃税”即“taxe vasion”。可是系列词典《新时代汉英词典》却慨念不清:“避税”译成了“taxavoidance(orevasion)”。43 “(第)二审”,竟被胡乱地译成了“secondappealinstance”,即“(第 )三审”了———按“appealinstance”者“上诉审”即“(第 )二审”也。若“seeondappeal”为“上诉一次”不够而“第二次上诉”,岂非“(第)三审”了!因此,言语功力不佳、法律功力更差的编者竟把“(第)二审”译成了“(第)三审”。44 无独有偶,《新时代汉英词典》还译“双眼皮”不成反成“三眼皮”了,即“double foldeyelid”!45 该词典把“单人沙发”译成“sofa”,又错了!英语“sofa”非我们的“单人沙发”———“sofa”者,“沙发”也。46 “潜艇”(而不仅是“潜水艇”),也一起混译成“submarine”了。天哪,“潜艇”不是“潜水艇”之略语吗? 自应以“submarine”之“short”译之,即“sub”。这点简单的道理也不懂?!47 “首席检察官”≠“chiefinspector”,两者间怎么能等同起来?! 如果“检查官”译成“inspector”,倒还差不离。可这儿是“检察官”哪。自应正译为“chiefprosecutor”才是。48 “豆制品”, 给译成“beanproduct”了!“product”未必是“食品”,而“豆制品”却是食品呀———当年是要凭“副食品”卡供应的! 自应正译为“beanfood”或“soyfood”才是。49 “寿星”,给误译成“elderlyorsometimesmid dle agedpersonwhosebirth dayisbeingcelebrated”。按这种译法,“中年以下”的人绝对不能称“寿星”了。太武断了! 青年乃至儿童也可以为神寿,也可当“寿星”的(又不是“寿公”、“寿婆”)。“寿星”之正译,乃“birthdayperson”是也。50 “恐怖主义”译作“terrorism”———此译差矣!龄歧视”也 )。如今不分青红皂白,反而拿“terror ism”的错误汉译“恐怖主义”立目而以“terrorism”译其名了。我辈岂能让错误牵着鼻子瞎跑? (参见《“恐怖主义”及懒汉翻译论》,载山东人民出版社《法学家茶座》第一辑。)执笔至此,忽意识到字数已达极限,必须就此打住,就不再深入分析了。但有一点必须指出:上述种种外语,多可追溯到 2004年版《新时代汉语大词典》,甚至可追溯到开国以来的第一部汉英词典,即 1978年商务版《汉英词典》。可见其差错已形成系列了。如此萧规曹随,代代相传,积重难返,知错不改,遗患无穷了。为2002年版《新时代汉英词典》指误@陈忠诚$上海大学法学院!上海200436《新时代汉英词典》;;词语取舍漫无标准;;译名贫乏;;翻译差错开门见山,坦率述评《新时代汉英词典》(系列词典)的不足,诸如词语取舍漫无标准、译名贫乏及一系列翻译舛误和差错

1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