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之“闲”与“忙”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301.00KB 文档分类:艺术 上传者:康俊

文档信息

【作者】 唐书安 

【出版日期】2006-07-05

【刊名】美术之友

全文阅读

诗人余光中曾说:“一切都是忙出来的,惟独文化是闲出来的”,这话是点到点子上了。中国画是中国文化形态中极为有意味的文化门类之一,倘没了这“闲”字,恐怕不会有人津津乐道至此。千余年来,中国画之发展,自早先的图饰雕刻,再到人物、山水、花鸟各画种画法相继完备,可以绝对地说,倘没有了“上”(执政者)者之“闲情”,绘事者之“闲心”、文人骚客之“闲兴”、收藏家之“闲功夫”和“闲钱”,是断不会形成如此体例完备、法相万生之“闲情文化”。而之所以在中国形成这么多丰富精彩、体例完备的书画艺术形式,又莫不是经过了一代代闲雅之士“忙闲”忙出来的。文化之“闲”,离不开“闲钱”和“闲心”,若无供给生养之外的“闲钱”,倪迂怎能五日画一水、十日着一山?陶潜又怎能采菊东篱、把酒南山?更不用说那些动不动就隐居深山,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文人雅士们了。他们之所以敢“隐”和“闲”,除了物质欲望不大之外,大抵还是有俩“闲钱”,否则你让他们不吃饭不穿衣光屁股在雪地里走,肯定没有“闲情逸致”。再说“闲心”,这“闲心”不是说你有俩“闲钱”就得了,“闲心”需要素质,需要真正的闲心静思,只有“心无物欲”之时方能于生灵万物之中,体会明灭变幻之美。“闲”不是真闲,“闲”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思想境界。闲“此”是为了忙“彼”,真正的“闲士”是忙“精神追求”,闲“物质诱惑”。当代画坛中人,不管名大名小都很忙,更确切地说大都在“忙钱”、“忙房”、“忙车”、“忙美人”等物质,而于真正的精神追求,他们不大忙,也不知道怎么忙。当代一位文学评论家说:当今社会的主旋律就是“忙”。其实“忙”不是坏事,关键看你忙什么?倘若绘事者整天忙“花前月下”,看花怎么长?怎么开?怎么败?想山究竟是山?还是不是山?是南山、北山?还是春山、夏山、秋山、冬山?是江水?河水?或是溪涧之水?要是真忙明白了这些“物理”,并能够假借手中之笔将这些生灵描绘得“气韵生动”,则真是得“闲中之趣”。纵览画史,没有一个大家不是“忙闲”忙出来的。世界之中总有一些人是“瞎忙”的,我称之为“瞎折腾”,但也总有些人是“画画不肯为人忙”,而是为己忙,为自己的心灵快乐而忙,此本画册中所选取的画家,人正当年,大都各有正业,至于绘事,则是“闲”手“信笔”。正因为他们各有专攻,闲暇之余手执纤毫勾皴渲染,或山水、或人物、或花鸟、或书法、或文章,尽兴得很,再则这些人都很好玩,相聚一处,或插科打诨、或诗酒酬唱、吹笛弄箫,没有那么大的“物质欲望”,都能尽兴玩“闲”,因此在这些画家的笔底之下我们能够感受到笔墨自由之美,那些花草树木、人物肖像都自然舒张,不施粉黛,正如《菜根谭》所云: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能够感受这种笔墨之美,实在是快哉之胜。——为《水墨中坚》专题前序(香港新文艺出版社《我的纸上生活》)水墨之“闲”与“忙”@唐书安

1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