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的三十余年的发展与思考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9.00KB 文档分类:政治、法律 上传者:明亮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余志权 

【关键词】中美关系 发展 思考 

【出版日期】2005-04-15

【摘要】中美关系经历了三十多年的发展,对过去发展历程的思考,有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中美关系的现状,分析中美两国利益的重叠与差异,把握中美关系的未来。

【刊名】中国科技信息

全文阅读

自1972年尼克松访华以来,中美关系在波折起伏中走过了三十多个春秋。三十多年来中美关系的风雨历程,留给我们的是不尽的思考与启示;回顾这段风雨历程,有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现状,把握中美关系的未来。1,在波动中前进的中美关系中美关系30多年的历程,大致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1.1,上世纪七十年代中美关系走向正常化1972年尼克松访华期间在上海签署了《中美联合公报》,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大门由此打开。经过长期谈判,1978年底两国公布了《中美建交公报》。1979年1月1日,中美两国正式宣布建立外交关系,双边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然而,就在中美关系正常发展情况下,美国国会通过了《与台湾关系法》,严重违背了《中美建交公报》的原则,为中美关系的正常发展设置了重大障碍。1.2,上世纪八十年代中美关系的迅速发展1981年里根上台伊始,就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向台湾出售先进武器,导致两国关系出现重大波折。围绕对台军售问题,双方于1982年8月17日签订了《中美联合公报》,即《八·一七公报》。《八·一七公报》与《上海公报》、《中美建交公报》共同构成了中美关系基础,成为中美关系的指导性文件。此后,两国关系出现了积极发展的局面:在政治方面,两国高层互访频繁;在经贸领域,双边合作顺利;在科技领域,双方进行了广泛的合作。八十年代,除了一些分歧与摩擦外,中美关系总体上发展迅速、平稳。1.3,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中美关系的动荡与调整以1989年中国政治风波为转折点,中美关系结束了八十年代的平稳发展,进入了波折起伏时期。这一时期的中美关系在恶化——改善——恶化的交替中艰难前进。1989年政治风波后,美国对华发动了两轮制裁,两国关系发生逆转。在双方共同努力下,1991年下半年双边关系逐步回升;到1992年初,中美关系出现了良好的发展势头。但是这年9月美国布什宣布向台湾出售15架16战斗机,导致中美关系跌入低谷。1993年克林顿上台后,美国挑起了一系列事端,使本来已经困难重重的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特别是1995年5月克林顿政府错误地允许李登辉访美,致使双边关系出现严重危机,中美关系跌入了建立以来的最低点。然而中美关系的持续恶化不符合美国利益。1997年克林顿连任后,积极推进对华关系。1997-1998年两国首脑成功实现了互访,达成了建立“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的共识,从而确立了两国关系迈向新世纪的方展方向与框架。在此之后中美关系跌宕起伏,险象环生。先是美国国会和新闻媒体围绕人权、军事技术泄密案、西藏等问题大肆吵作,掀起反华浪潮。接着发生的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驻南大使馆事件,使中美关系受到严重损害。2001年小布什上台后,宣称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国无意与中国“全面接触”,并且在台湾问题上发出一连串挑衅性信号。4月的“中美撞机”事件使双边关系进一步紧张。“9·11”事件的发生,为中美关系的改善提供了契机,美国开始调整对华论调和政策。回顾三十多年来的中美关系,中美关系虽然历经艰难险阻,但总体上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在经贸、教育、文化等广泛领域的合作取得了历史性成果;其次,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核心、最敏感的问题,这已被历史所证明;第三,中国领导人和中国政府始终能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来看待和处理中美关系。2,中美关系波动的原因2.1,美国对华政策受国内因素的影响与制约,时常呈现出矛盾性与多变性。2.1.1,美国国内政治对对华政策的影响根据美国宪法,国会在对外关系方面负有重大责任,政府处理外交事务的权力受到国会的制约。在对华政策决策过程中,国会是公认的重要参与者。时常国会站在白宫对立面,攻击政府的对华政策。每当美国政府决意同中国发展关系或中美关系发展平稳时,美国国会就有一些议员高唱反调,制造事端。中美关系的多次重大波折,往往与国会有关;中美建交仅三个月,国会通过了《与台湾关系法》;1989年美国对中国的制裁始于国会的鼓噪;1995年李登辉能访美与国会的“功劳”分不开;1998年美国发展同中国战略伙伴关系时,国会又企图通过立法加以阻挠。此外,在美国国内政治权力斗争中,中国往往成为民主党和共和党相互攻击的靶子,每当美国国内面临大选尤其如此。在1992年总统大选年,民主党候选人克林顿全面攻击布什政府对华政策,主张对华采取强硬政策;而布什政府处于竞选利益的考虑,公然向台湾出售先进的F-16战斗机。出于国会中期选举的党派利益考虑,1998年共和党议员利用所谓“政治献金案”和对华高新技术出口等问题向克林顿政府施加压力。三十多年来,特别是冷战后,美国国内因素对华政策干扰是导致中美关系波动的重要原因。2.1.2,利益集团和院外集团对美国对华政策的干扰在美国有一股被称为“院外利益集团”的亲台势力,由各种利益集团组成。它通过各种手段制造舆论,左右议案,影响政府决策,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破坏中国中国的统一大业。多年来,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倒退,从通过《与台湾关系法》,允许李登辉访美,对台军售,提升对台实质性关系,加强对台“保卫”,往往都与亲台势力有关。除此之外,达赖集团、少数民族分裂分子利用各种途径,在美进行游说活动,对美国决策施加影响。而美国的人权组织、工会组织、军工集团等利益团体,往往出于自身集团利益考虑,在对华政策上向国会和政府施加压力,主张对华采取强硬政策。这些都成为中美关系正常发展的干扰因素。2.1.3,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的两面性中国与美国是当今世界的两个大国,一方面存在许多共同利益,另一方面在许多领域又存在分歧,甚至尖锐对立。这种现实的两面性必然体现在美国对华政策中。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美国出于抗衡苏联的需要,与中国建立了战略关系,在经济、科技、军事领域同中国进行了积极合作,中美关系迅速发展;但另一方面,美国又在台湾等问题上制造摩擦。冷战结束后,面对中国实力的上升,美国一方面利用人权、台湾、西藏、安全等问题牵制和打击中国;另一方面美国认识到单纯遏制不符合美国利益,又采取了接触的一手,在经济上加强与中国往来,在打击恐怖主义,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朝鲜半岛等地区和国际问题上加强与中国合作。三十多年来,美国对华政策一直是接触与遏制相结合,只是在不同时期,由于国内外局势变化,遏制与接触进行这不同的组合。通过与中国接触,在获取经济、安全等现实利益的同时,达到遏制和改变中国的目的。美国对华政策的这种特性决定了中美关系的发展必然是合作与斗争,对话与冲突并存,必然是波折起伏。2.2,中美两国在政治、经济、社会、外交方面存在的巨大差异,是导致中美关系波动的深层次原因。中国与美国是两个迥然不同的国家,在历史传统、文化背景方面存在巨大反差;在社会制度、意识形态领域存在明显差异;在经济、科技、军事实力和发展水平上两者相距悬殊。这些差异导致两国在对待国际事务上会产生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看法,因此在两国交往中很容易产生分歧和摩擦。在外交战略上两国完全不同,中国在对外交往中一贯主张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建立国际新秩序,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而美国则凭借其强大实力,在国际社会中推行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力图维持其在地区和全球的霸权。长期以来,美国对华政策是服务于其霸权战略。甚至力图将中国纳入它的战略轨道。作为一个历史悠久、长期奉行独立自主原则的(下转第207页)大国,中国不可能接受美国的领导及对世界的安排,并且会随着实力增强会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这种外交战略上的尖锐对立是中美关系中许多冲突、分歧的本质原因。回首过去,展望未来,经历了三十多年风雨的中美关系,它的前途依然坎坷。中美关系未来的稳定发展需要双方共同的努力,加强彼此间的了解,增进相互间的信任,扩大共同的利益,以及从战略角度看待和处理双方存在的分歧和矛盾。我们不能对中美关系前景作出过分乐观的估计,毕竟中美在许多领域的冲突于对立依然存在,并且有些冲突与对立会随着中国的进一步发展而激化。我们必须放弃对中美关系不切实际的单方面的幻想,认真研究中美两国的利益的重叠与差异,彻底分析这些异同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及其程度,从而更理性地把握中美关系,从容应对中美关系的波动。中美关系的三十余年的发展与思考@余志权$江西省九江市九江学院社科系!332005中美关系;;发展;;思考中美关系经历了三十多年的发展,对过去发展历程的思考,有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中美关系的现状,分析中美两国利益的重叠与差异,把握中美关系的未来。

1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