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修正的逻辑

作者:袁永锋; 刊名:哲学动态 上传者:李超

【摘要】人是如何修正他们的信念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认识论问题。信念修正理论领域经过三十多年的蓬勃发展,对这个问题作出了许多极富创见的回答。本文首先介绍了此领域的研究对象、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揭示出信念修正理论研究热点变迁的演化模式;其次系统评述了学界对此认识论问题的各种回答;最后揭示出信念修正理论与悖论研究、动态认知逻辑和人工智能等诸多学科领域进行交叉研究的重大理论意义和应用价值。

全文阅读

认知主体所相信的信念构成了他的信念状态,信念状态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随着认知过程而增加或放弃信念。比如,当观测到与物理学理论相矛盾的反常事实时,物理学家需要对原有理论进行修正,进而引发物理学革命;在发现集合论悖论时,逻辑学家需要对数学基础理论加以修正,进而化解数学危机;认知主体在跨文化交流过程中也需要不断获得新信念或修正自己的信念状态。这种普遍存在的信念状态的动态改变现象被称为信念修正(beliefrevision)。那么人是如何修正信念的,或者说认知主体是如何进行信念修正的呢?信念修正理论就是探讨这一重要认识论问题的领域,它利用形式逻辑的研究方法和理论工具来研究信念状态的理性修正过程,这是一个涉及哲学、逻辑学、形式认识论和人工智能等学科的交叉研究领域。1985年,阿尔科荣(C.E.Alchourrn)、加邓福斯(P.Grdenfors)和麦金森(D.Makinson)三人共同创立了这一领域[1],后被称为AGM信念修正理论。经过三十多年的研究,信念修正理论得到了蓬勃发展,各个领域的学者从不同角度对这一认识论问题作出了回答。一研究对象、研究范式和演化模式信念修正理论的研究对象主要有四个:信念状态、新信息、需被放弃的旧信念和信念修正过程。其中信念状态主要有三种表征方式:逻辑后承封闭的信念集、不要求逻辑后承封闭的信念库和带有核心信念的信念状态。新信息或旧信念也主要有三种表征方式:单一命题、命题集和由两个命题集构成的评价结果[2]。信念修正过程则主要分为膨胀、修正、收缩和评价这四种类型。其中膨胀只是将新信念添加进信念状态之中,并不考虑膨胀后新信念状态的一致性。修正则在添加新信念时还要考虑恢复新信念状态的一致性问题。收缩不是简单地删除不可信信念,还要保证新信念状态不再逻辑地蕴涵这些信念。评价研究的则是认知主体根据核心信念对新信息进行理性评价以获得可信信息的认知活动。可见,信念修正理论研究的是认知主体从两个原有信息中挑选出可信信息的理性认知机制。那么怎样的信念修正才是理性的呢?这个问题没有明确答案,但主要有两个客观的指导原则,即一致性原则和最大效用原则。前者指信念不一致时必须要放弃部分信息以解决信念冲突;后者(又称为最小改变原则)指信念修正过程中应尽量作最小改变,如无必要,不增加也不放弃信念。可见,前者要求作出必要的信念改变,后者则要求将信念改变控制在尽量小的范围内,不损伤那些必须保留的信念。这两个要求都是最基本的要求,因为对这两者的违背都将导致明显的非理性。它们恰好分别类似于悖论研究中RZH解悖标准[3]的勿顾此失彼标准和勿株连无辜标准[4]:前者指要充分宽泛到足以阻止所有相关的悖论性论证,而后者则指不能过于宽泛以致于损伤我们必须保留的推论。研究者往往依据这两个原则从公理性假定(axiomaticpostulates)和函数式构造(functionalconstruction)这两条进路对信念修正进行研究。前一进路把信念修正过程当作黑盒子看待,只探讨信念修正前后应当满足的逻辑性质;而后一进路则通过理性选择机制来挑选可信的信息。最后探讨这两条研究进路之间是否满足等价关系,即表达定理(representationtheorem)。这就是信念修正理论的AGM研究范式。依照这种范式,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信念修正理论的研究热点的变迁呈现出独特的演化模式。这种演化模式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信息结构的表征方面的改变,比如:信念状态的表征方式从信念集到信念库的转变,新信息的表征方式从单一命题到命题集合的转变。第二,新信息在优先性方面的改变,比如研究热点从优先的信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