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新闻的新媒体困境与出路探析

作者:吴文瀚;王晨; 刊名:传播力研究 上传者:胡春艳

【摘要】如今,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席卷全球,成为大众传媒中的佼佼者,网络更是成为人们获取新闻信息的重要渠道,一时间"电视消亡论"甚嚣尘上,面对新的挑战电视新闻何去何从?本文就这一问题来探讨一下我国电视新闻面临的困境和出路。

全文阅读

一、电视新闻面临的困境电视新闻是以现代电子技术为传播手段,以声音、画面为传播符号,对新近发生的事实通过电视媒体进行报道。90年代以来,随着电视机在家庭中的普及,电视新闻也因其纪实性和丰富性,及其深入人心的一批知名记者,占据了新闻行业的半壁江山。然而近年来,随着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我们已然走进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浪潮中,网络已经成为人们的生活必需品,网络新闻更是以其独特的优势捕获了各个年龄段的大批受众,尤其是青年人和中年人,占领了最具潜力的新闻消费市场。新媒体环境给电视新闻带来了巨大挑战。(一)新媒体带来新玩法,电视遭冷落相比传统媒体,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拥有海量资源,其数字化、高仿真、多媒体的表现形式综合了视觉和听觉的双重感知,其时效性、互动性和跨时空性也是传统媒体难以超越的。众所周知,新闻报道中“快”一直是各大电视台拔得头筹的重要砝码,网络互联时代,新闻更迭速度不是以小时计算,而是以秒甚至更小的单位不断刷新。传统意义上,记者要持记者证才能进行新闻报道和发布。新媒体环境下,受众的身份变成了用户,新闻生产方式也由PGC(专业生产新闻)变为了UGC(用户生产新闻),用户可以随时随地将个人的所见所闻所感发布到网络上。在这种高产能高需求的条件下,新闻聚合类APP应运而生,这也意味着人们不仅可以快速获取新闻,还可以通过新媒体平台进行创作和互动,甚至赚取人气和收益。相比新媒体带来的新玩法和新鲜感,以电视为代表的传统媒体就显得有些单调和陈旧。(二)新技术带来大变革,老习惯被瓦解进入web2.0时代,庞大的数据库和各互联网巨头的联合为用户提供了超乎想象的个性化服务。人们可以选择偏重文娱的“天天快报”,偏重金融的“财经头条”,亦或是偏重政治的“学习中国”等。经过用户的几次登陆,软件会自动识别、收集用户的阅读喜好推送相关内容。此外,随着新技术的不断突破,人工智能也进入到新闻领域,比如机器人写作已经成为各大媒体竞相追逐的重要项目。里约奥运会上,“今日头条”的机器人张小明2秒钟就写出了初具雏形的新闻报道,除了模仿人的语气还能迅速检索图片。而“腾讯财经”的机器人写手dreamwriter已经投入到简单的财经新闻创作中。此外,大学生、白领等主要新闻消费群体很少有条件在宿舍观看电视,手机和电脑无疑成了他们最好的陪伴,因此“快阅读”在伴随网络成长起来的这代人心中逐渐确立,一家人观看电视的习惯正在被瓦解。(三)新平台吸引“高精尖”,人才流失不可逆互联网带来了更多可能,也将内容生产推到了创收的红利期,一大批知名电视人相继跳槽进入了这个更宽松自由多金的新产业中。罗振宇,资深媒体人,离开央视后于2012年创作脱口秀视频《罗辑思维》,并在半年内建立了独特的社群营销模式,粉丝已经超过700万,成为电商巨头。张泉灵,曾任《中国报道》记者、《东方时空》《焦点访谈》主持人,2015年从央视离职进入创投业成为紫牛基金的合伙人,并于今年初加入爱奇艺极具影响力的辩论节目《奇葩说》,又一次进入公众视野。诸如柴静、马东等知名电视人也逐渐离职,投入到新行业当中去,不可避免地造成了电视人才的流失。新媒体之磅礴大势给传统媒体带来了生存危机,一时间“电视消亡论”甚嚣尘上,电视新闻也进入到一个疲软期。面对新的挑战,电视新闻何去何从,这个问题在学界和业界引发了持续讨论。二、电视新闻的创新与出路挑战与机遇并存,新媒体环境同样也给电视新闻带来了机遇和可能。(一)立足新闻品牌,打造口碑节目由于市场经济的自由和开放,网络信息冗余且真假难辨,一些公众号营销号为赚取点击量、流量费不惜编撰甚至制造假新闻来博人眼球。网络信息过于庞杂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