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游洞》与苏轼诗歌的审美意蕴

作者:程炉威; 刊名:经营管理者 上传者:张志军

【摘要】古诗《三游洞》是苏轼青年时代的一首作品,虽然名气并不是太大,却是苏轼诗文创作中的特色篇章。本文从该诗的赏析入手,主要考察诗中比较独特的语言风格以及表现特征,进而从审美方式与审美意趣两个方面探讨其中的两层审美意蕴。

全文阅读

338 《三游洞》与苏轼诗歌的审美意蕴 程炉威  安徽广播电视大学 摘 要:古诗《三游洞》是苏轼青年时代的一首作品,虽然名气并不是太大,却是苏轼诗文创作中的特色篇章。本文从该诗的赏析入手,主要考察诗中比较独特的语言风格以及表现特征,进而从审美方式与审美意趣两个方面探讨其中的两层审美意蕴。 关键词:苏轼 三游洞 审美方式 动感 野性 嘉佑二年(公元1056年),刚中进士的苏轼因丧母而回乡丁忧二十七个月。期满后,苏轼和其父苏洵及弟苏辙同入京师。他们离眉山,经成都,顺流而下并取道三峡。在雄奇壮美的三峡地区,“三苏”互相唱和,“有触于中而发于咏叹”,得诗百首——后来被编为《南行集》。《游三游洞游洞之日有亭吏乞诗既为留三绝句》就是苏轼作于其间的一篇记游诗。全篇如下: 游三游洞游洞之日有亭吏乞诗既为留三绝句 一径绕山翠,萦纡去似蛇。忽惊溪水急,争看洞门呀。滑磴攀秋蔓,飞桥踏古槎。三扉迎北吹,一穴向西斜。叹息烟云去,追思岁月遐。唐人昔未到,古俗此为家。洞暖无风雪,山深富鹿豭。相逢衣尽草,环坐髻应髽。灶突依岩黑,樽罍就石洼。洪荒无传记,想像在羲娲。此事今安有,遗踪我独嗟。山翁劝留句,强为写槎牙。 诗人以游踪为顺序,忠实地记录了千年之前的三游洞风光。这首诗24句,几乎每句中都含有动词或动词性短语是其最重要的语言特征。因此,这就形成了该诗的整体动态。苏轼似乎十分偏爱有动作意味的词语。对于山中小径,他感到游走如蛇;对于平静的洞门,他看作张大如口;在他的笔下,溪水是“焦急”的,古桥是飞踏的;蔓草似向上攀缘,洞穴成列队之势;烟云正在变老,时间正在流失…… 原本沉寂苍凉的风物顿生活力与气象。之后,苏轼开始刻画他所想象的原始时代,寥寥几笔就让我们感受到其中的融融乐意与勃勃生机。清代学者纪昀曾称道苏诗“奇气纵横、神锋骏利”,而且“随手生出波澜”。其意即指苏轼的诗歌具有气机流走、血脉贯通的特点。这也就是《三游洞》的动态之美。值得指出的是,与许多人笔下的三峡呈现着蛮荒未化的状态不同(如欧阳修被贬夷陵时的《戏答元珍》中就认为“山城二月未见花,春风疑不到天涯”),苏轼却领悟到了另一种情致。作者将自然事物一一点活,并虚构了活生生的人类世界。这就是《三游洞》的动态之美。清代学者纪昀曾称道苏诗“奇气纵横、神锋骏利”,而且“随手生出波澜”。其意即指苏轼的诗歌具有气机流走、血脉贯通的特点。于是,整篇作品就显得“生机勃勃”。事实上,苏轼的许多记游诗都有上述“动感美”:前山槎牙忽变态,后岭杂沓又惊奔。(《江上看山》)江山自环拥,巨壑龙蛇顽。(《巫山》)大星光相射,小星闹若沸。(《夜行观星》)瞿塘逶迤尽,巫峡峥嵘起。(《巫峡》) 这首诗在表现上刻画细致、体察精微。作者几乎对每一个景点进行了特写。他运用一系列对仗工整的联句对溪水、洞穴、滑蹬、蔓草等作了全景式描写。其中不光只有视觉,还有听觉与感觉。在第二部分,诗人凭借丰富的想象从多角度、全方位地描绘了原始人们的生活画卷。这又使得全篇充满了苏轼作品所特有的浪漫主义气息。我们还会发现,苏轼极少写到运动的事物,却比较关注对静态的描摹;在叙述生活图景的时候,他实质上是仅仅围绕人们最基本的生存方式进行。前者体现的是一种特殊的审美意趣(对此,后文还要展开论述),后者则表现了作者对人类生活的极大关怀。 笔者在第一部分着重探讨了《三游洞》动态美的具体表现。从浅层次来看,这可能与作者当时的心态有关。当时,年仅23岁的苏轼正准备进京授职以建“平生功业”;而父子三人同舟而行,游哉悠哉,尽享天伦之乐。苏轼曾自道“致君尧舜,此事何难”;我们可以想象,他当时的心情是比较自信、高昂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