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空间公共品博弈的产业集群合作创新演化分析

作者:范如国;张应青;罗会军; 刊名:经济问题探索 上传者:邱石军

【摘要】基于空间公共品博弈模型,通过考虑投入水平、前期收益水平、企业地位和逐利行为等因素,构建一个产业集群合作创新演化博弈模型。通过情景仿真实验表明:投入与收益的反馈机制能够有效地避免集群合作创新演化过程中"搭便车"的行为发生,但过度的逐利行为会影响集群合作创新的合作涌现和绩效水平;将企业地位因素纳入到集群合作创新的决策过程中,能够让不同地位的企业在进行合作创新时的责任得到规制,以及在收益分配中的权利得到保障;并且,创新产出能力的提高,提升了核心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平均收益水平,同时也促进了合作的涌现。

全文阅读

一、引言产业集群作为大量产业联系紧密的企业和机构的组织载体,其地理上的集中和产业上的关联为具有不同优势资源的集群企业和相关机构进行协同合作创新提供了良好的环境[1]。然而,产业集群的地理临近、溢出效应[2]等特征使得合作创新中涉及的技术知识具有了明显的“公共品”属性[3],中小企业往往会因为个人的成本制约以及自利倾向希望可以不付成本地获得收益,常常会表现出合作惰性、“卸责”、“搭便车”等行为,这些行为的发生将直接影响企业间合作创新的积极性和长久性,甚至会严重破坏稳定的合作环境,逼迫优质企业离开集群,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4],最终形成“公共地悲剧”式的合作创新困境[5]。从大量集群合作创新的研究来看,产业集群内部合作激励机制设计的不合理,特别是合作成本和收益分配的不合理是造成合作创新研发失败的主要障碍因素[6,7]。从本质上来看,企业是否参与合作创新要取决于合作收益与不合作(搭便车)收益的比较,一个企业的合作利益无法得到保障和公平对待,势必会重创企业的合作积极性,造成合作创新的困境。因此,对于产业集群而言,制定出全面、合理、有效的合作激励和利益保障机制,是集群企业走出合作困境、建立长期良性合作以及形成合作创新网络的关键。因此,研究产业集群合作创新涌现的内在机制及其演化过程具有良好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二、文献评述Arrow[8]的早期研究表明,技术知识的溢出效应能带来正的外部性,通过企业间正式和非正式的接触和交流,技术知识在企业关系网中进行流动、扩散、累积和再创造。与此同时,大量的实证研究表明,产业集群由于其企业间地理和社会关系的临近性以及网络效应,使得技术知识的外溢效应更为明显,在降低企业创新成本的同时,也提高了集群的创新发展绩效[9]。然而也正由于这种外溢性的存在,技术知识具有了“公共品”属性,使创新成果在市场转化过程中极易被模仿,致使初始创新者并不能够完全获得创新活动所产生的效益[10]。特别是产业集群中的中小企业由于自身技术、资金以及人才的匮乏,常常会表现出合作惰性、“搭便车”、技术模仿等各种投机行为[11]。如Bruce等[12]对英国106家信息技术与通信企业进行有关新产品开发中的合作情况进行调研,发现40%以上的企业认为新产品开发中的合作比独立开发更费事且更复杂,使得合作难以维持。除此之外,我国学者吕海萍等[6]、朱涛等[13]对产业集群企业合作创新的案例分析发现,利益分配机制缺失或利益分配不合理也是导致合作创新困境的主要障碍因素。由此可以看出,一旦集群中利益分配不合理极易引起“搭便车”、投机主义等行为的产生,必然会挫伤集群内企业间合作创新的积极性,甚至会逼迫一些企业离开集群,从而直接影响集群整体的创新绩效。进一步的研究指出,产业集群合作创新困境可以看成是企业自利的个体理性与集群合作创新的集体理性间的冲突,博弈论为描述和解决这一合作困境提供了很好的理论基础和分析框架。如周旻[14]等通过博弈论的视角分析了机会主义的存在是导致合作创新困境的主要原因;范如国和李星[15],周旻[16]等进一步的从动态合作博弈以及最后通牒博弈来分析了产业集群合作创新的内在机理和合作要求,指出合作创新的基础是要实现集体利益和个体利益的协调,形成利益双方愿意合作的分配机制,从而提高企业的合作意愿。此外,王丽丽和陈国宏[17]等进一步将信息不对称、知识溢出、合作风险和技术创新成功概率等纳入集群企业间的动态博弈过程中,仍然得出合作创新的利润大于不创新或自主创新的情形。由此可见,博弈论可为全面分析和揭示产业集群企业合作创新的内在机理以及防范企业机会主义提供很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