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协同发展对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的影响分析

作者:于重阳;常野;金田林; 刊名:未来与发展 上传者:夏雨农

【摘要】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当前中国三大国家战略之一,对京津冀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将产生极大影响。本文深入探讨京津冀协同发展对城乡发展一体化的影响。对京津冀地区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的测度结果显示,京津冀三省市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存在显著差异,河北省明显落后于京津两市。通过经济发展、产业优化、统一市场建设、公共产品供给等方面的协同发展,将极大地推进京津冀地区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的提升。

全文阅读

0引言京津冀地区是我国重要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与长三角、珠三角并称为我国三大经济最发达、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地区。京津冀地区包括北京市、天津市与河北省,土地面积21.8km2,常住人口14859.82万人,GDP总量69312.89亿元(2015年)。京津冀在地缘、文化上系出同源,具备协同发展的基础。然而,尽管京津冀三省市在改革开放以来获了极大发展,却并未产生明显的协同效应。京津两大城市产生的涓滴效应与虹吸效应相互抵消,河北省临近京津的部分区县发展尤其落后,形成“环首都贫困带”,不仅迟滞了河北省的发展,也加深了北京“大城市病”,对京津冀地区发展产生严重不利影响[1]。2015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要求促进京津冀三省市合作互惠,构建京津冀地区经济社会协同发展的长效机制。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的在于,通过构建京津冀一体化市场,实现京津冀地区要素与产品的自由流动和合理配置,从而带动河北省经济快速增长并进一步实现增长质量的提高,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实现及京津冀地区综合优势的高效发挥。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过程中,城市与乡村能够借助要素和产品的自由流动与合理配置增加城乡居民收入,破解城乡二元结构困局,逐步走向一体化发展;因此,本文试图解析京津冀协同发展对该地区城乡发展一体化的长远影响。1京津冀地区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测度1.1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测度指标体系构建本文在详细分析杨荣南[2]、顾益康等[3]、白永秀等[4]等构建的城乡发展一体化测度指标体系的基础上,构建了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测度指标体系。该指标体系从经济发展、居民生活和公共服务三个视角阐释城乡发展一体化,共有3个二级指标、22个基础指标。其中,经济发展包含7个基础指标,居民生活包含8个基础指标,公共服务包含7个基础指标。表1详细描述了一级指标、二级指标、基础指标、指标符号、指标属性。1.2方法与数据来源介绍本文采用主成分分析方法测度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主成分分析法在多指标降维处理中有其明显优势,在原始指标信息量损失最小的情况下实现降维并赋予其客观权重。主成分分析法要求所有主成分的累计贡献率超过80%。根据累计贡献率超过80%和特征根大于1的原则,确定主成分数量,并可认为主成分已经提取了原始指标的大部分信息[5]。本文测度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的基础数据来源于《中国统计年鉴》(20012015)、《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012015)、《中国城市统计年鉴》(20012015)、《中国农村统计年鉴》(20012015)、以及京津冀三省市20012015统计年鉴。1.3测度结果分析根据上文介绍的数据和方法,本文采用SPSS17.0软件进行主成分分析。对京津冀三省市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的测度结果得到5个主成分,累计贡献率为80.02%,其中,第一主成分贡献率为43.517%,能够较好地反映原始数据的信息。表2为20002014年京津冀三省市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评价得分。一级指标二级指标基础指标指标符号指标属性城乡发展一体化水平经济发展城市化率(%)A1正向非农业与农产业产值比A2正向非农与农业从业人员比重比(%)A3正向农村从业人员非农比例(%)A4正向财政支出中支农比重(%)A5正向城乡固定资产投资比A6逆向城乡产业技术人员数比A7逆向居民生活城乡人均消费比A8逆向城乡人均收入比A9逆向城乡恩格尔系数比A10正向城乡每百户家用汽车拥有量比A11逆向城乡每百户移动电话拥有量比A12逆向城乡每百户计算机拥有量比A13逆向城乡安全饮用水普及率比A14逆向城乡卫生厕所普及率比A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