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认知科学哲学中的他心直通理论之谱系

作者:陈巍; 刊名:哲学动态 上传者:胡晓丽

【摘要】他心直通理论是当前认知科学哲学中兴起的一股旨在重构乃至消解他心问题的新势力。它严峻挑战了传统读心领域内主要的理论模型及其背后的认识论预设。按照其哲学立场(现象学与分析哲学)与解释水平(个人水平与亚个人水平),可以将当前诸种他心直通理论版本划分为四种路径。通过系统梳理四种路径中主要代表性学者及其理论观点的哲学基础与经验证据,尝试为他心直通理论提供一种谱系学的解读。未来的他心直通理论需要直面一系列质疑,并在哲学与经验证据的互惠约束中寻找辩护方向。

全文阅读

一何谓他心直通理论在著名的《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网站上,有关“他心问题”(othermindsproblem)词条的开篇写道:“这是一个哲学上神圣(hallowed)的问题,即便它在今天已经不再时髦”。[1]然而,上述论调或许针对的只是怀疑论意义上的他心问题。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他心问题已经走出笛卡尔的阴影,它既不再单纯被视为一个认识论问题(即,我们如何证明除了我们自己的心理状态外还存在着他人的心理状态这样一种信念),也不再被单纯看成一个概念问题(即,除了我们自己的心理状态,我们何以可能形成有关心理状态的概念)。相反,它已经成为心智哲学与认知科学哲学中一个关乎理解他人并与之进行有效互动的实效论(pragmatics)问题,以至于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之间,有关读心(mindreading)的理论论(TT)和模拟论(ST)之争曾在哲学与心理学中盛极一时。近十余年来,伴随以具身认知(embodiedcognition)为代表的第二代认知科学的蓬勃发展,在认知科学哲学内部有关理解他心的解释模型、认知与神经机制及其争论重新引发了哲学家、心理学家、人工智能专家与神经科学家的研究热情。无疑,他心问题作为认识论的基础匿身于读心(分析取向的心智哲学论域)、社会认知(socialcognition)(实验科学取向的心理学论域)、交互主体性(intersubjectivity)(经典或自然化现象学论域)等诸多具有“家族相似性”的论题、概念与实体理论之中。其中,一个极具叛逆意味的理论群作为新兴的势力正在迅速崛起。这一理论群旨在挑战TT和ST作为“读心城堡中唯有的两个游戏”[2],进而批判乃至颠覆两者在哲学上共同的认识论预设。它们试图追问:通达他心必然是“间接”的吗?自我与他人、内部与外部、可观察的行为与不可观察的心理状态之间是否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除了反思形式的命题态度,他心体验是否还可以存在其他形式(如,前反思的心理内容)?理解他心只能是一种理性的“思维”(理论推理或模拟)活动,还是可以存在其他直通他心的途径(如,知觉活动)?这些途径与理性思维活动之间又存在何种关系?来自脑与神经科学的经验证据是否可以支持上述设想?我们将这一进路统称为“他心直通理论”(theoriesofdirectaccessotherminds)。二他心直通理论的多种路径及其诸版本为了更好地梳理并对当前认知科学哲学内部各个他心直通理论进行分类,从而给予一种谱系学的关照,笔者将按照丹尼特(D.Dennett)框定的解释的个人(personal)水平与亚个人(sub-personal)水平,以及其在认识论上体现的哲学倾向(欧陆现象学与英美分析哲学传统),来考察他心直通理论诸版本的立场、内涵与证据。个体水平关注个体及其行为,并可以使用意向性词汇表进行描述(例如,某人正在感觉到疼痛)。与之相对,亚个人水平主要处理在一个认知系统中认知与神经机制所发挥的各种功能,并可以用非意向性的词汇表进行表述(例如,C神经纤维被激活了)。上述两个维度的交叉,衍生出四条既相对独立又互惠支撑的他心直通理论路径,在四条路径中代表性学者的位置如图1所示。[3]图1当前认知科学哲学中他心直通理论的四条路径1.个体水平上他心直通理论的现象学进路现象学家扎哈维指出,有关理解他心的新兴备择选择中的一个指导性观念是“否认我们与作为一个有心灵的生物进行交往时唯一的问题就是将隐藏的心理状态归因给他人。相反,这个观念主张我们需要严肃地对待心理生活的具身的和环境嵌入的本质,并承认一种更直接的通达他人心灵的途径,该途径先于其他任何想象的投射(i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