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尊严观的逻辑进路

作者:王贺; 刊名:求索 上传者:张亚平

【摘要】尊严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根本特质,以密尔幸福理论为核心和康德义务理论为基础的西方社会传统尊严观,或将尊严看作人的生物本能,或将尊严纳入绝对理性的桎梏,它们最终走入虚无论与神秘论的尊严解释模式。马克思扬弃了西方社会传统尊严理论,在三个层面明确规定了人的尊严的建立基础是现实社会的人,而且明确了人的尊严的实现途径是自由劳动,并且进一步指出人的尊严的衡量尺度是公有制的生产关系。马克思尊严观的理论建构,实现了对西方传统尊严理论的价值超越,破除了局限于抽象认识的桎梏,勾画了共产主义社会人的尊严实现的美好图景,摆脱了局限于主观感知的窠臼,明确人的尊严是在共产主义社会中人们主动追求的"类"本质。

全文阅读

尊严的最初涵义是指高贵、庄严、圣神和不可侵犯等,在人类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对尊严的理解和解释有两种模式,一是基于抽象人性的尊严虚无论,二是基于感性宗教的尊严神秘论。本质上,尊严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根本特质,它不仅是人作为类或个体对自身是否具有优越感或是否被他人敬重的情感体验,更是人对自己在现实社会中价值实现程度的理性认知。启蒙时代以来西方社会传统尊严观,对人的尊严解释沿着两条基本进路发展。其一以密尔幸福理论为基础的尊严观,将人的尊严界定为人相对于其他低等生物的高贵感,以及在人际交往中展现出来的优雅、高贵的品性和行为举止。其二是以康德义务理论为基础的尊严观,将人的尊严归结为一种抽象的人性:“人性本身就是一种尊严,人的尊严使自己超越世上能被当作纯粹的工具使用的其他动物,同时也超越了任何无生命的事物。”(1)这两种尊严概念,或将尊严看作人的生物本能,过多强调尊严的自然属性;或将尊严纳入绝对理性的桎梏,走入抽象、孤立的死胡同。它们在面对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人们的尊严实现问题时,无法提供一种科学的认识与实践依据,更无法摆脱虚无论与神秘论这两种既有的尊严解释模式。 作为人类千年历史中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在自己不同历史阶段的著作中,不断深化对尊严的认识;在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实践中,不断修正和完善自己的尊严理论。近年来,国内学界对于马克思尊严观的论述偶有拾遗,但是论域多集中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认识框架内,关注的多是对人的尊严的价值内涵、发展线索和实现方式方面,从思想发展的角度阐述马克思尊严理论,并进行纵向与横向比较的研究鲜有出现。虽然国外一些学者在马克思主义人权 理论、人道主义研究中涉及尊严观,但是三者的内容大相径庭,决不能混淆论述。本质上来说,人权是建立人的尊严基础上的人的各种社会权利的集合,如果没有尊严,人权将无从谈起,同时实现人的尊严也是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的题中之义。从逻辑上讲,探索马克思尊严观的发展进程,能使我们站在人类思想史的立场上科学地揭示马克思人的尊严理论的历史嬗变过程、思想聚焦维度和理论超越价值;为人类正确认识尊严这种社会现象,把握尊严的本质内涵和历史特点,为无产阶级广大人民在充分获取自身尊严的道路上提供了科学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更为人类有尊严地生存指明了目标和方向(1)。在习近平强调“让劳动者体面有尊严”的发展实践中,深刻理解和领会马克思的尊严观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时代价值。 马克思尊严观的历史嬗变 1835年8月,马克思在他的中学毕业论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思考》中写道:“尊严是最能使人高尚,使他的活动和他的一切努力具有更加崇高品质的东西,是使他无可厚非、受到众人钦佩并高出于众人之上的东西。”(2)在这里,尽管马克思对尊严概念进行了明确表述,但是毋庸置疑,此时马克思对人的尊严的理解还仅仅限于抽象的人道主义思想之中。 1841年初,马克思完成了他题目为《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的博士论文。马克思的论文在个人自由层面对人的尊严进行了简单界定。按照他的论述,德谟克利特和伊壁鸠鲁认为:“原子是一种例如个人、哲人、神的抽象的自在的存在。”(3)在这里,抽象的原子概念被马克思具体化为个人的概念,通过对原子不同运动形式的分析,使马克思逐渐认识到个人具有主宰自身命运的自由意志和能动性,而人的尊严就是这种自我意识与个性自由的特殊表现方式。本质上,原子式的个人是一种抽象的、客观存在的人的概念,所以依据这种人为主体性存在的人的尊严也是抽象的和客观的。尽管马克思认识到了人的尊严和人的客观存在之间的必然联系,但是这一时期的马克思由于研究视野和实践斗争经验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