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的思想方法

作者:何建华; 刊名: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上传者:李梅

【摘要】在治国理政的伟大实践中,习近平总书记弘扬和发展"把思想方法搞对头"这一共产党人的优良传统,结合时代特征、社会趋势、人民期待、现实问题和文化传统等多方面,全面推进了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的中国化和时代化。在认识世界的层面,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方法,注重提高认识世界、把握规律的能力,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一系列规律性认识;在谋划世界的层面,坚持战略思维的思想方法,注重提高统筹兼顾、谋划世界的能力,形成了科学系统的战略思想方法论;在改造世界的层面,坚持实践第一的思想方法,注重提高依靠群众、引领群众的能力,形成了科学系统的抓落实的方法论。

全文阅读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工作的过程中,立足我国“发展起来以后”的历史阶段的新问题、新特征、新趋势,以辩证的历史唯物主义为根本,弘扬中国传统优秀思想方法,科学总结群众实践中创造的新的思想方法,结合个人的实践感悟和理论反思,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方法,有效解决了治国理政的“桥”和“船”的问题,在卓有成效地推动党和国家事业顺利发展的同时,也增强了广大党员干部看问题的眼力、谋事情的脑力、察民情的听力、走基层的脚力,全面推进了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的中国化、时代化。一、“把思想方法搞对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传家宝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的思想方法,伴随其治国理政的实践,形成于延安梁家河和河北正定, 成熟于福建和浙江,发展于中央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治国理政的伟大实践。在延安和正定,他提出和贯彻了立足实际、服务人民、开拓创新等思想方法;在福建和浙江,他创造性地提出和贯彻了“四下基层”、“弱鸟先飞”、“滴水穿石”、“跟着群众跳火坑”、“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发扬钉钉子精神”、“齐奏大合唱”等思想方法;在中央工作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治国理政的实践中,他系统地提出和贯彻了实事求是、唯物辩证和群众路线等思想方法,提出和贯彻了战略思维、创新思维、辩证思维、历史思维、底线思维等思维方法以及一系列与之相适应的工作方法,形成了科学的思想方法论体系,进一步弘扬和发展了“把思想方法搞对头”这一共产党人的优良传统。 在人类历史上,重视思想建设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恩格斯指出:“我们党有个很大的优点,就是有一个新的科学的世界观作为理论的基础。”?中国共产党正是以这个“新的科学的世界观”作为指导思想,领导人民破解了“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等历史难题。对此,中国共产党人进行了艰辛的探索,经受了大革命和土地革命“两起两落”的痛苦历程。中国革命为什么会“两起两落”?党的领导为什么会忽“左”忽“右”?毛泽东同志总结指出:“一切大的政治错误没有不是离开辩证唯物论的。”之所以会犯错,主观上就是因为思想方法出了问题,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把共产国际指示神圣化、把苏联经验绝对化。因此,要避免犯大的原则性的错误,必须要把思想方法搞对头。为了彻底解决思想方法问题,毛泽东同志撰写了《实践论》和《矛盾论》等论著,立足中国经验的哲学总结,科学阐发了认识和实践、共性和个性相统一的问题,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探索出了一条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正确道路。正因如此,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领导干部无论从事什么工作,最要紧的是把思想方法搞对头。”进入新世纪,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肩负着在国际形势愈发风云变幻、国内矛盾更加错综复杂的时代条件下,领导全国人民实现“两个一百年”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宏伟目标的历史使命。但是,在执政、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外部环境等四大考验面前,我们党还面临着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脱离群众、消极腐败等四大风险,这些风险表现在方法论层面就是对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的不愿用、不敢用、不会用。一些人认为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已经过时,丧失了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自信;一些人误用、乱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重始轻终”、“重短轻长”、“重显轻隐”、“重易轻难”、“重局部轻全局”;一些人失去了运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的能力,出现“本领恐慌”,陷入了“老办法不管用,新办法不会用,硬办法不敢用,软办法不顶用”的困境。基于上述考虑,习近平总书记特别注重坚定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理论自信和实践自觉。一方面,他大力倡导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 哲学,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努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