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莲》的影像风格与权力想象

作者:张慧瑜; 刊名:电影艺术 上传者:马楠

【摘要】《我不是潘金莲》一方面延续了冯小刚喜剧电影中对于官员的讽刺,另一方面又回归到现实主义喜剧电影的传统。本文从影像风格的角度指出两种关于权力的想象,这种对官本位的批判既是对当下中国社会的洞察,又遮蔽了现实生活中另一种权力关系。这显示了这部电影的深刻和局限之处。

全文阅读

成了一颗定时炸弹;“奇”二,明明是发生在当下的上访故事,却被从里(内容)到外(形式)拍成了带有古典风韵的民间传奇,不只带出一个潘金莲,还牵连到小白菜、窦娥、白娘子等奇女子;“奇”三,这部电影借李雪莲的轴劲现了一把官场的原形,也顺便给各级官员上了一堂转变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党课。冯小刚是一位特殊的导演,他善于拍喜剧片,如1997年他拍摄的《甲方乙方》热映,不仅开创了冯氏喜剧的模式,而且引入了“贺岁档”的概念。新世纪以来冯小刚又率先拍主旋律题材影片《集结号》(2007),成为主旋律与商业片结合的主流大片的典范,实现了革2016年中国电影票房增速放缓,没有延续十余年电影产业化改革以来的高增长,这对处于急速扩张时期的中国电影市场来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近些年屡遭诟病的是,中国电影投资过热,而电影自身的品质不高。就在2016年中国电影市场进入调整时期,出现了多部风格多样、题材丰富的电影,既有高票房、高品质的反映主流价值观的《湄公河行动》,也有充满诗意和哲理表达的文艺片《路边野餐》《长江图》等,还有反思上世纪80年代传统文化的《百鸟朝凤》和回忆90年代县城少女成长的青春片《黑处有什么》等。不仅如此,还有两部带有黑色幽默色彩的现实讽刺剧《我不是潘金莲》和《驴得水》上映。这些电影的出现至少说明中国电影市场的成熟和包容,就连一向让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冯小刚也用高度风格化的影像讲述了一个民女上访告状的荒诞故事。与权力调情2015年底冯小刚扮演的“老炮儿”让人们看到油滑尖刻的顽主嘴脸下面还有一颗坚持江湖道义、体恤民间疾苦的红心,《我不是潘金莲》则又替民女李雪莲申了一把千古“奇”冤。“奇”一,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民女李雪莲硬是把假离婚的家务事折腾成了让各级官员人人自危的头等大事,让这个“剪不断,理还乱”的思想疙瘩变 命与人性价值之间的弥合。也就是说,冯小刚既能揣摩观众的心思,又懂得拿捏主流价值观的分寸。《我不是潘金莲》也是如此,既为民女做了把主,又替政府清了浊气,可谓两全其美、各得其美。这种“左右逢源”、“嬉笑怒骂”的功夫来自于冯小刚的顽主底色,从很多文章中可以看出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流行的王朔文学对冯小刚的影响。作为在大院环境里长大的红小兵,正好成长于从60年代高昂的革命激情向70年代激情退潮的时代,这使得顽主带有两面性:一方面,对正襟危坐、高高在上的革命话语极尽讽刺与嘲弄,这些80年代的待业青年在批判旧体制和旧话语的旗帜下成为改革开放下市场经济时代的弄潮儿;另一方面,他们又对兄长和父辈的革命理想保有崇拜和向往,不屑与“一切向钱看”的成功者为伍,尽管王朔、冯小刚等人以文化商人的名义成为“最先富起来”的人。因此,在冯氏喜剧中,既可以光明正大地开旧体制的涮,如《甲方乙方》中把地主剥削、严刑拷打等革命戏码变成“好梦一日游”的文化旅游项目,又可以毫不客气地站在小老百姓的立场上损大款,如《甲方乙方》中葛优坐在公共汽车上讽刺开大奔的、把大款送到农村忆苦思甜等。这种对权力、资本的嘲讽在《大腕》(2001)、《私人订制》(2013)等电影中都有淋漓尽致地表现,只是这种带有语言快感的讽刺并非真正的批判和拒绝,恰好相反,冯小刚电影在权力与资本之间游刃有余,经常实现双赢。在这个意义上,《我不是潘金莲》依然延续了冯氏喜剧对权力的贬损态度,只是在特殊的镜头语言中,这种讽刺还表露出一种与权力调情的快感。在商业化、娱乐化成为主流文化的氛围里,拍一部带有现实主义色彩的政治讽刺片是不容易的事,这不只会有胎死腹中的政治风险,更要冒着血本无归的市场风险,从影片上映后平淡的市场反映也印证了这一点。如同几年前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