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传统思想中的价值虚无主义

作者:刘森林; 刊名:当代中国价值观研究 上传者:杜春艳

【摘要】价值虚无主义不是(现代)西方特有现象,因为它发生、成立、延续的关键不是崇高价值体系采取了传统形而上学的论证方式,而是由于社会价值文化的危机。中国传统思想没有采取柏拉图主义的形而上学来论证自己的价值系统,但仍然具有在类型、根据、论证方式方面颇具特色的虚无主义。必须祛除把价值虚无主义的关键视为哲学论证方式而不是社会价值危机的传统看法。鉴于俄国是中国价值虚无主义的主要来源地,正确理解价值虚无主义的中国发生和本性,也必须祛除《枫丹娜现代思潮辞典》对(俄国)虚无主义的误识。

全文阅读

一、问题的提出:价值虚无主义是西方特有的现象吗?现代价值虚无主义通常的典型表达是尼采所谓的“上帝之死”。这个“上帝”不是指人格化的神,而是系指一种具有崇高性的超感性价值,或者说依附于传统形而上学之上的超验价值系统。“上帝之死”首先是传统形而上学的坍塌与崩溃,然后才是这种依托于传统形而上学的超验价值体系的坍塌与崩溃。在现代价值体系依赖于传统西方形而上学的意义上,的确可以说,虚无主义就是西方传统形而上学;价值虚无主义就是价值形而上学。这种价值体系之所以会坍塌,就是因为它奠基于一种简单的传统形而上学的建构方式之上,并依赖于这种传统形而上学。进一步地说,尼采反思现代虚无主义对准的根本不是传统的价值体系,其价值重估的目的也不是彻底否定传统的价值体系。尼采反思的要害和关键,不是价值体系的类型、内容、具体内涵,而是为传统崇高和超验价值奠基的传统形而上学,也就是崇高价值得以成立的哲学理据。这就意味着,上帝之死、价值虚无主义问题的最根本之处在于西方传统的形而上学,而不是它所奠基的价值体系。据此,就可以提出一种现代价值虚无主义与价值形而上学直接等同的观点和立场。依据这种立场的逻辑,现代价值虚无主义直接跟价值的形而上学论证方式和建构方式联系在一起。如果一种价值体系没有采取传统形而上学的建构和论证方式,就不会遭遇虚无主义的问题。这立即就会带来两个问题:第一,祛除西方传统形而上学,就能更新、论证另一种价值体系,而这种价值体系是一种彻底的脱胎换骨,传统价值体系毫无意义、彻底被抛弃吗?从马克思、尼采反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机理来看,反对和否定必需的前提是一定要用一种更先进、更健康、更有益的来替代原来陈旧、落后、阻碍进步、朽坏、腐朽的。马克思提醒不能为否定而否定的如下观点众所周知:“如果我们在现在这样的社会中没有发现隐蔽地存在着无阶级社会所必需的物质生产条件和与之相适应的交往关系,那么一切炸毁的尝试都是唐吉诃德的荒唐行为。”(1)而尼采提醒追求缺乏理据的价值也比无所追求的颓废更好:“宁可让人追求虚无,也不能无所追求”(2)。对他们来说,如果没有更好的,纯粹的反对和否定是没有积极意义的。考虑到新的价值不会突然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往往都需要一个或短或长的生发过程,新的价值体系不必也不会完全否定构筑在传统形而上学之上的传统价值体系,或者,传统价值体系的信条不是完全无价值、该彻底否定的。这些价值信条不会因为论证理据的失效而一下子都失去合理性和价值,因为它们的价值不完全取决于支撑它们的传统形而上学体系。因此,失去传统形而上学支撑后,可以设想原来得益于这种支撑的各种价值其地位、相互关系、具体内容可能会发生明显变化,但不一定完全失效。因为它们之所以成为人们信奉或推崇的价值信条,并不完全更不唯一地依赖于传统形而上学的支持。传统形而上学的支持只是进一步论证、确立它们的崇高地位的关键步骤。这种步骤可能驱使某些价值被过度提升、而另一些价值被过度贬低。也就是说,传统形而上学的支撑可能改变它所支撑的一些价值信条的地位、在整个价值体系中的位置,但不会都是完全无中生有的拟造。所以,理据的改变,论证体系的变更,虽然会带来根本性的结构变化,却不一定是彻底的摧毁和重建。尼采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批判是一种哲学批判。它否定的是整个大厦,但绝不意味着建构该大厦的每一项建筑材料都是毫无价值的、该扔掉的。否认大厦是真理,跟否定大厦是否有意义是两码事,跟否定建筑大厦所用的某块建筑材料有价值更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不是真理,不等于没有意义;整体不是真理,不意味着部分都没有意义。尼采“主要关切的并不是某些特定行为的具体内容,而是我们如此行动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