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文坛对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接受与反思

作者:郭恋东; 刊名:学术月刊 上传者:严翠香

【摘要】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何以能够成为极为"本土"的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无限资源,是一个令人困惑的话题。自20世纪80年代至今其对中国文坛的影响一直不绝,呈现出作为研究资源、文化资本、普世主义道德标准的三副面孔。21世纪以来的近二十年,中国评论界对这一影响进行了客观冷静的分析,一批具有反思性的理论文章应运而生。中国文坛对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接受既是自身焦虑之体现,是为获取文化资源完成其未完成的现代性的一种手段;同时也体现了其在艰难前行中的逐渐成熟。

全文阅读

论中国文坛对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 的接受与反思 郭 恋 东 摘 要 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何以能够成为极为 “本土”的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无限资源,是 一 个令人困惑的话题。自20世纪 80年代至今其对中国文坛的影响一直不绝,呈现出作为研究资源、 文化资本、普世主义道德标准的三副面孔。21世纪以来的近二十年,中国评论界对这一影响进行 了 客观冷静的分析,一批具有反思性的理论文章应运而生。中国文坛对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接 受既是 自身焦虑之体现,是为获取文化资源完成其未完成的现代性的一种手段;同时也体现了其在 艰难前行中的逐渐成熟。 关 键 词 中国文坛 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 接受 作者郭恋东,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副研究员(上海 200030 o 中图分类号 I20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0439·8041(2017)01-O1 17-08 正如有学者言:“如果要讨论 2O世纪 80年代以来,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领域所遭遇的外部影响与撼动, 最为强劲者莫过于海外汉学学者们研究成果的冲击。” 而新世纪以来其对中国文学的影响,又明显有别于上 世纪 80、90年代,此一新倾向更有待中国学界对其进行分析研究。本文将以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领域对海 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接受为题 ,通过 自上世纪 80年代至今不同阶段的接受特点,呈现海外中国现当代 文学研究作为研究资源 、话语资本、普世主义道德标准的三副面孔。新世纪以来学界不断呼吁对此状况作 客观、冷静的反思,综观整体情况,盲 目接受有升温之嫌,冷静的分析也不在少数,可以说是接受与批驳 共存:有年轻一代学者为获取话语资本,将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作为一种噱头进行炒作;也有研究者 从中国现当代文学、比较文学学科和国内外学术共同体的建立,呼吁以跨语际与跨文化的视角对海外中国 现当代文学进行反思,以期对其进行批判性接受并形成有效对话。可见,与其说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 变换面孔对中国文坛施加影响,毋宁说是中国文坛既因自身贫弱,在主动建立一种合谋关系的基础上对海 外汉学有选择地接受;同时又是其不断反思、以批判接受的姿态走向成熟之表现。 一 、 作为研究资源的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 首先必须回到 20世纪 80年代,这既是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开始进入中国学界的时期,同时也是 中国文学研究界发生重大转向的时期。80年代是有关 “文学性 ”问题的发生期:文学要求脱离政治的束缚、 冲破体制化主流话语的束缚 、回到文学本身这种种诉求都表明文学渴望成为 “纯文学”并表现其非政治的特 ① 周新顺 :《“现代性”的迷思—— 李欧梵 、王德威中国文学现代性研究述评 》,《文艺评论 》2007年第 4期。 l17 每 j《 I Academic№帅 第49卷 』O1 j JQn 20l 7 性。不论是否如评论家所言 20世纪 80年代的这场 “文学性”问题的发生是一种关于文学的想象,只是文学 /政治二元对立结构中的一个 “空位 ,所谓真正的 “纯文学”并不能彻底脱离政治而说明自身;但可以肯定 的是当时对 “纯文学 ”“文学性”“审美主义 ”的诉求确是最重要的文学思潮。作为 “文革 ”刚刚结束的70 年代后期和 80年代,诸如 “文学肩负着作为刻画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的任务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 ‘文 学是生活的反映”“真实是艺术的标准”等口号皆说明文学从属于政治的属性以及这些僵化的教条对文学的 束缚。当时提出 “纯文学 ”的概念即意味着一种解放与创新。文学研究者希望借助 “纯文学 ”这一策略突破 官方正统文学观念,也希望将文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