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一条的再理解

作者:马拥军; 刊名:宁夏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夏志华

【摘要】《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原发性著作,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形成的标志之一,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具有奠基意义。其中第一条是重中之重,甚至可以称作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阿基米德点。对于如此重要的论述,以往的各种解说有些粗泛,不够细致,有些含义未被解说出来。本论想逐句谈谈自己的学习体会,从认识论、能动性、人的本质、实践观等方面进行讨论。

全文阅读

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一条中马克思主要表达了两个观点,第一,马克思对于从德谟克利特唯物主义到费尔巴哈唯物主义的批评,重点是对费尔巴哈企图费尔巴哈式地解决唯物主义面临的问题的批评。第二,提出了正确的实践观,并以此为基点指出了费尔巴哈唯物主义错误的根源,也批评了当时的唯心主义哲学,提出了新唯物主义的本质性特点。一、批判直观唯物主义认识论这是这一段的批评重点,也是《提纲》全文的重点。马克思说:“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1](P54)传统唯物主义的一个共同缺点在于,它们不仅把人的构成,把自然界、社会历史都做了抽象的理解,把外部世界与人的活动做了切割,与人的感性活动无关。甚至把人的精神内容也统统解释为从外部注入到人的身体中的。人的精神被认为是消极被动的,就连著名唯物主义者洛克在赋予人的精神某些独创能力时,在论述人改造环境的时候也没有承认人的能动性。在《人类理解新论》这部名著中,洛克明确表述了经验论的基本原则:凡在理智之中的,无不先在感觉中。认为人心就像一块没有写字的白板,上面的一切观念都来自经验,这就是洛克的“白板说”,说白了就是经验决定一切。说认识来自经验没有错,说经验是形成认识的唯一原因就有问题了。费尔巴哈批评唯心主义者贝克莱时有一个比喻谈不上深刻,倒是很机智:“如果小猫所看到的老鼠只存在于小猫的眼睛中,如果老鼠是小猫视神经的感觉,那么为什么小猫用它的爪子去抓老鼠而不去抓自己的眼睛呢?这是因为小猫不愿为了爱唯心主义而自己挨饿,在它看来,对唯心主义的爱只是痛苦”[2](P157-158),这个比喻批判了贝克莱的“存在就是被感知”的主观经验主义。外物刺激感觉器官,引起人的感受,感觉是认识的起因这个观点是成立的,由此,费尔巴哈回击了贝克莱认识论中颠倒因果关系的诡辩论。但是感觉解释清楚,因为他们还未走出直观唯物主义。在此马克思把人的认识理解为“人的感性活动”,是感性的人的活动和人的感性活动的统一,就是对实践的表述。在形式上,感性活动是人的感性与人的能动活动的统一。感性是旧唯物主义所强调的,也是费尔巴哈在宗教批判时的重大发现和建构。但是难逃抽象性与被动性,没能揭示认识的真谛。能动的方面被康德、黑格尔等古典哲学大大发展了,然而也是片面的、抽象的发展。感性活动正是马克思统一了德国古典唯心主义哲学的活动原则与费尔巴哈的感性对象性原理的结果,主张能动的受动性或受动的能动性的统一,不仅是统一而且是活动。是活动中的统一,统一中的活动,认识是人的社会的、历史的、辩证的活动过程,不是抽象的、静止的直观。正如《提纲》开篇第一句话所言,在此马克思有了一个对以往全部哲学的清晰划界。感性活动显示了马克思对于唯物主义内涵的基本理解和原则要求,可理解为对社会生活的介入过程,这是认识产生的大前提。马克思指出了从前一切旧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就在于只是从客体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对象。这一判断极其重要地指出了问题的要害,旧唯物主义者实际上还是从形式上理解对象的。所谓形式在西方文化语境中,尤其是经过了德国古典哲学的改造后,就是指概念,也就是思维形式。就此而言,旧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殊途同归,而马克思以感性活动为原则阐释和发扬的是“新唯物主义”,正是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为马克思主义整个学说提供了巨大发展前景和空间,不仅是对于哲学的,还是对于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其它方面都是如此。费尔巴哈式的旧唯物主义试图用一种简单的自然因果关系来说明问题,不能说明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