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莲》的叙事分析

作者:陈光; 刊名:电影文学 上传者:朱九群

【摘要】《我不是潘金莲》在上映之后,引发了一股强势的观影热潮。除了光影、镜头运用艺术外,叙事艺术直接决定了电影质量的优劣以及品位的高低,叙事是电影搭建故事框架、塑造人物形象以及和观众建立对话关系的重要桥梁。尽管冯小刚表示"我只是一个执行导演,我负责把他的剧本拍好",但对于影片的叙事,我们有必要给予一定的关注。文章从叙事题材处理、叙事视点利用、叙事语言的选择三方面,以叙事学角度分析《我不是潘金莲》。

全文阅读

《我不是潘金莲》的叙事分析 陈 光 (郑州工程技术学院,河南 郑州 450052) [摘 要] 《我不是潘金莲》在上映之后,引发了一股强势的观影热潮。除了光影、镜头运 用艺术外,叙事艺术直接决定 了电影质量的优劣以及 品位 的高低 ,叙事是 电影搭建故事框架、 塑造人物形象以及和观众建立对话关系的重要桥梁。尽 管冯小刚表 示 “我只是 一个执行 导演, 我负责把他的剧本拍好”,但对于影片的叙事,我们有必要给予一定的关注。文章从叙事题材 处理、叙事视点利用、叙事语言的选择三方面,以叙事学角度分析 《我不是潘金莲》。 [关键词] 《我不是潘金莲》;冯小刚;叙事 冯小刚电影 《我不是潘金莲》 (2016)在上 映之后 ,引发了一股强势 的观影热潮 以及 随之 而 来 的争议。除了光影、镜头运用艺术外 ,叙事艺 术直接决定了电影质量的优劣以及品位的高低, 叙事是电影搭建故事框架 、塑造人物形象以及 和 观众建立对话关系的重要桥梁 。而在 《我不是潘 金莲》中,小说原著作者刘震云亲 自担纲电影编 剧,尽可能地保证了电影叙事不脱离作者原本构 建起来的理想叙事模式,而冯小刚则表示,在片 中 “我只是一个执行导演,我负责把他的剧本拍 好 ”。尽管 这 其 中不乏 冯 小 刚 的 自谦 ,但 对 于 《我不是潘金莲》的叙事,我们确实有必要给予 一 定的关注。 一 、 叙事题材处理 《我不是潘金莲》的叙事题材选择是大胆的, 整个故事是 围绕 “上访告状” 这一较为敏感 的事 件展开的。在原著 中,李雪莲的上访带出的是 富 有意味的悲喜众生相,而上访本身的是非对错则 已经不再重要。 电影以黑色幽默的方式给观众展现荒诞 ,但 其 目的并不仅仅在于演出一场当代的 “官场现形 记 ”,揭批 官员的腐败或不作为 ,李雪莲作为列 维 ·施特劳斯结构主义理论中叙事的行为主体, 她本身就是荒诞 的发起者 ,甚至可以被视作一个 法盲与 “刁 民”。李雪莲为了多得一套房子而和 丈夫秦玉河离婚 ,不料 秦玉河假戏真做 ,李雪莲 便带着腊 肉等礼物去找法官王公道 提出了 自己的 诉求 :先判离婚是假 的,再复婚 ,再真离婚 。在 王公道无法满足她的要求后,她便层层上访 ,让 各级官员鸡犬不宁。秦玉河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 “陈世美”,李雪莲 的诉求以及她拦轿喊冤 的作为 都是令人啼笑皆非的。同时李雪莲还是荒诞的结 束者。在秦玉河一死 ,告状失去了意义后 ,万念 俱灰 的李雪莲决定上吊 自杀 ,而果农则赶来劝她 “别在一棵树上吊死 ”“换一棵树耽误不 了你几分 钟”,要她去别人 家种 的树那 里上 吊。李雪莲 闻 听反而一笑,索性不打算死了,故事到此也就戛 然而止。人对陌生生命的挽救不是出于同情 ,仅 仅是对个人利益的维护。这本身也是荒诞的,而 无论李雪莲还是果农,他们都是体制外的。 可以说 ,相 比于 《秋菊打官司》 (1994) 中 村妇秋菊的 “要个 说法”,在整 个故事 中,李雪 莲上访的事情本身是不合理 的,而各级官员在李 雪莲 的 “正义 ”得到 “伸张”后受到的惩罚也是 不合理的,是刘震云有意将一切都荒诞化了,只 有荒诞的事件才具有戏剧 张力 。但对 于一个立足 于中国当代社会背景的故事来说,如果叙事过于 荒诞,那么又会受到观众的排斥。如果仔细对电 影进行剖 析 ,又 不难 发现 其 中的细 节是 贴近 现 实、合情合理的。以在电影中起着关键作用的赵 大头为例,赵大头是促使李雪莲萌生放弃上访念 2017年/第23 头的重要人物。在赵大头对李雪莲 表 白,两人发 生了关系之后 ,李雪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