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一体化背景下人口迁移影响区域经济的机制研究

作者:黄帅;田原;常晓征; 刊名:现代商贸工业 上传者:刘丽丽

【摘要】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推进,京津冀三地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日益突显。为缩小区域差异,人口迁移起到重要作用。根据现有文献研究,劳动力流动缩小经济差距的机制已经被证实,但是其中的具体作用机制研究仍比较少见。据此,通过索洛模型的拓展研究,引入人口迁移和人力资本变动变量,系统分析其在缩小地区经济差距过程中的作用机制,并结合实际提出政策建议。

全文阅读

1引言 现阶段,京津冀地区发展呈现显著的“双核”格局,北京市和天津市的经济发展明显优于河北省,区域发展不平衡。从人均GDP来看,2015年北京和天津的人均GDP分别达到106497元和107960元,而河北省人均GDP仅为40255元,不仅远远低于京津两市,甚至低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除此之外,同时出现异地城镇化特征明显的现象,人口由河北涌向北京和天津两个大城市。按照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现居住地在北京市和天津市的劳动力中,户口登记地在河北省的分别有1229873人和617864人。而户口登记在京津两市,现于河北省居住的劳动力总共只有61302人。 这两种现象同时出现使得我们很容易产生这样的疑问:跨省的人口迁移是否能够作用于地区经济?其中的作用机制又是怎样的?能否利用这种关系改善区域内发展不平衡的现象? 2理论基础 实际上,区域内经济水平差距受到初始经济水平状况和经济增长在长期中的差距的共同影响。在初始经济水平状况无法改变的条件下,寻求增长差距的改变就能够更好地作用于区域内的经济平衡。对于这一问题,使用新古典增长理论中的绝对收敛假说和条件收敛假说作为理论框架是该研究领域的一个主流方向。 已有的研究发现,绝对收敛在我国各省市的经济增长中尚不存在,影响稳态的各种因素中存在区域性差异,例如储蓄率、劳动力增长率以及有较大影响的政策和制度因素等。而劳动力因素由于逐年递增的大规模跨省人口迁移而变得非常活跃,人口迁移改变劳动力在各区域分布的同时,还会改变人力资本的区域分布,从而对经济产生影响,下文将通过过对索洛模型的拓展来论证这种影响。 3劳动力转移对经济的影响分析 假定经济社会投入资本K、劳动L和知识Z来生产社会总产品Y,其中知识Z通过提高劳动效率发挥作用。储蓄率s、资本折旧率p、劳动力增长率n和技术进步率g均为外生变量。考虑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t时期社会生产情况是: Y(t)=K(t)[Z(t)L(t])1-,0<<1 为了将劳动力迁移纳入分析,设n为本地劳动力增长率,m为劳动力净迁入率。当该地区有持续的净迁入人口时m为正,反之则m为负。这样本地劳动力增长率和劳动力净迁入率共同构成了该经济体的劳动力增长率。纳入劳动力转移后,劳动人口和知识投入的增长方式为: L(t)=L(0)e(n+m)tZ(t)=Z(0)egt 而有效劳动Z(t)L(t)则为:Z(t)L(t)=Z(0)L(0)e(n+m+g)t 令k=K/ZL为有效劳均资本,y=Y/ZL为有效劳均产出,则索洛方程可以表述为: k(t)=sk-(n+m+g+p)k(t) 其中sk是实际投资,也就是有效劳均产出中储蓄起来用于投资的数额;为了保持有效劳均资本水平不变,必须进行的持平投资是(n+m+g+p)k。可以证明,在索洛模型的经济体中必有k*>0使两者相等。令6)k=0,则有效劳均资本的稳态水平是k*=1-槡s/(n+m+g+p),因此劳均收入的稳态水平是 (1)式说明,迁入人口会降低稳态水平,在当前收入不变的情况下,这意味着经济的增长率会降低。可以看出,人口迁移通过改变经济体的稳态水平来改变人均收入的增长率,而增长率的相对变动成为缩小地区差距的有力手段。 在京津冀地区,人口迁移的整体流向是由河北省流向京津两市,通过(1)式可以看出迁入劳动力(m>0)将使得京津两市经济稳态水平降低,从而劳均收入的增长率降低;而河北省劳均产出及其增长率随迁出劳 动(m<0)相应提高。这样发达地区增长相对放缓,落后地区加速发展,地区差距就会逐渐缩小。 按照上述分析,京津冀区域内的经济差距应呈现缩小态势。但通过分析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