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辉教授治疗广泛性焦虑症经验

作者:周博;刘延颖;冯辉; 刊名:中国城乡企业卫生 上传者:钟国祯

【摘要】冯辉教授长期从事中医临床工作,对于广泛性焦虑症的诊治有深入研究和独到见解,在中医药治疗焦虑症方面积累了大量经验。提倡以中医整体观念"形神合一论"、"五脏情志论"为出发点,从五脏气机失调角度治疗焦虑症,以调气为要,并认为该病初起病变多为实证,因情志所伤,肝失条达,气机郁滞不畅,病久多为虚证或虚实夹杂证,由气及血,心、脾、肾俱虚。临床治疗大多从肝入手,以疏肝理气解郁为主,临证治疗还须根据病情变化,抓住根本病机遣方用药,恢复阴阳气血之平衡,并自拟虑烦汤加减,以达疏肝解郁、滋阴潜阳、交通心肾之效,附医案予以验证。

全文阅读

广泛性焦虑是以缺乏明确对象和具体内容而表现为提心吊胆及紧张不安为主的焦虑症,常伴有明显的自主神经症状,出现社交、职业及其他重要功能的损害[1],患者因难以忍受又无法解脱而感到痛苦。中医学无“焦虑症”之名,根据发病原因和临床症状,可归为中医学“郁证”、“脏躁”、“百合病”、“惊悸”、“怔忡”、“不寐”等范畴,并多见于郁证。冯辉教授从事中医临床、教学工作30余年,对于焦虑症的诊治有深入研究和独到见解,在中医药治疗焦虑症方面积累了大量经验,皆获得满意效果,笔者有幸随师实践。跟师学习过程中,聆听吾师教诲和阅读相关古籍文献,对焦虑症的中医治疗等有了进一步认识,受益匪浅,现将其经验介绍如下。1病因病机中医学早在《黄帝内经》中就提出五脏情志论,阐述了情志活动具有脏腑气血生理基础,情志变化是脏腑机能活动的表现形式之一,不仅指出了脏腑机能活动可影响情志的产生和变化,尤其强调了情志变动对脏腑气血的反作用。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曰:“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根据中医学“形神合一”理论,形是神的物质基础,神是形的主宰。情志活动依赖于五脏精气血的充盈和阴阳平衡,五脏所藏的生命物质如水谷之精气、血气等是神的活动的基本物质[2],正如《灵枢平人绝谷篇》曰:“五脏安定,血脉和利,精神乃居。”,《素问八正神明论篇》曰:“血气者,人之神,不可不谨养也”,《灵枢平人绝谷篇》曰:“神者,水谷之精气也”,说明了五脏的功能活动正常与否与人的精神、思维、情志密切相关,五脏功能活动正常,血脉通畅,精气充足则人的精神、情志正常。反之,若人体脏腑功能失调,则精神、情志也会出现异常。《素问六元正纪大论》提出“木郁、火郁、土郁、金郁、水郁”五气之郁,陈无择《三因极一病症方论》提出七情致郁学说:“七情,人之常情,动之则先自脏腑郁发,外现于肢体,为内所伤”,强调情志是致郁的主要因素。元代朱丹溪在《丹溪心法六郁》中提出了气、血、火、食、湿、痰六郁之说。《古今医统大全郁证门》说:“郁为七情不舒,遂成郁结,既郁之久,变病多端。”冯辉教授认为本病多由情志所伤,素体本虚,或久病耗伤气血所致。病因虽然错综复杂,但就其病机来说,七情所致,五志过极,五脏气机阻滞,致脏腑功能失调,阴阳失衡是本病的主要病因病机。《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原道论》曰:“神依气立,气纳神存。”《素问六节脏象论篇》曰:“气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体现了元神的滋养需要后天之气,气能生神,无气则神无以生[3]。气是神活动的基础。气的病变常导致神的异常,气虚则神衰,气逆则神乱,气散则神灭,气的升降失调、出入不利必然会影响神[4]。人的精神情志活动,是以五脏精气为物质基础的,五脏共同协助所产生[5]。但情志的异常变化,也会引起五脏的功能失调,使人体气机紊乱、脏腑阴阳气血失调。如《素问举痛论篇》曰:“余知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炅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因此,气机郁滞是广泛性焦虑症的重要病理基础。治疗广泛性焦虑症必须从五脏气机失调这个角度加以认识。治疗当以调气为要。冯辉教授总结该病初起病变多为实证,因情志所伤,肝失条达,气机郁滞不畅,气郁日久必化热,炼液为痰,患者或气郁痰结,或气滞血瘀,心神不宁;病久多为虚证或虚实夹杂证,由气及血,心、脾、肾俱虚,肾虚肝旺,上扰心神,或肝郁犯脾,致脾气受损,气血亏虚、心神失养,或水火阴阳既济失调致心肾不交,故气郁为诸郁之首,而诸郁相因为患最终亦是导致气郁[6]。2临证用药肝体阴而用阳,以血为体,以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