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时代政府舆论引导研究综述

作者:赖怡如; 刊名:厦门特区党校学报 上传者:张海波

【摘要】长期以来,舆情管理是政府管理的重要方面,政府舆论引导能力的强弱和好坏影响到政府执政能力建设和政府形象维护,应通过把握和引导舆论方向,化解社会矛盾,创建和谐社会。而当下,随着科技的高速发展,新媒体的发展突飞猛进,政府舆论引导能力出现新的特征、挑战。通过收集近年来已发表的文献资料,发现舆论引导相关理论、政府舆论引导与公民社会参与、政府舆论引导媒介选择及政府舆论引导策略选择等方面研究相对集中。本文对以往研究成果进行梳理,立足于新媒体时代政府舆论引导面临的现实问题,以助于政府舆论引导方面研究进一步深入。

全文阅读

2017 年第 6 期 厦 门 特 区 党 校 学 报 No.6,2017 (总第 158 期) General No.158Journal of the Party School of CPC Xiamen Municipal Committee 新媒体时代政府舆论引导研究综述 赖 怡 如 (南京工业大学 法律与行政学院, 江苏 南京 211800) 摘 要:长期以来,舆情管理是政府管理的重要方面,政府舆论引导能力的强弱和好坏影响到政府执政能力建设和政府形象维护,应通过把握和引导舆论方向,化解社会矛盾,创建和谐社会。而当下,随着科技的高速发展,新媒体的发展突飞猛进,政府舆论引导能力出现新的特征、挑战。通过收集近年来已发表的文献资料,发现舆论引导相关理论、政府舆论引导与公民社会参与、政府舆论引导媒介选择及政府舆论引导策略选择等方面研究相对集中。本文对以往研究成果进行梳理,立足于新媒体时代政府舆论引导面临的现实问题,以助于政府舆论引导方面研究进一步深入。 关键词:新媒体;政府;舆论引导;综述 中图分类号:G20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5684(2017)06-0039-06 收稿日期:2017-10-16 作者简介:赖怡如(1992),女,江西赣州人,南京工业大学法律与行政学院行政管理专业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政府与行政管理、电子政务。 科学的进步带动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网络新兴媒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信息由原来的单向传播变为双向沟通,人们对信息的获取更加便捷,信息正以爆炸式方式向各个方向传播。加之,社会发展的复杂化,后工业社会到来,我国正处于社会矛盾激化、各阶层孤立的转型期,网民情绪容易极化,表达和维护自我利益需求增长。网络新媒体是网民和政府沟通的平台,但同时又成为网民情绪宣泄的场所和谣言传播的推手。新媒体的发展一方面使得人们沟通顺畅,获取信息的广度、深度拓展,另一方面也给政府在调控网络舆论方面带来一定挑战,新的问题出现,调控不当,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危害社会稳定。文章梳理了近年来 政府舆论引导方面的研究,结合多学科相关理论,比较新旧媒体差别,梳理舆论引导与政府形象及社会治理关系,多维度加深对政府舆论引导的理解,以期为政府舆论引导方面的进一步研究提供一定助力。 一、舆论引导相关理论研究概述 (一)“舆论场”理论 从舆论形成角度看,克莱德·金教授的《阅知舆论》将舆论形成过程分为十个阶段,从个人提出问题经过普遍传播到社会团体注意到这个问题,再到党派注意到这个问题,加上媒介传播的作用,问题为大众所知,舆论出现,一共经历十个阶段。[1] 社会学家鲍尔教授在克莱德教授十阶段论基础上 39· · 将舆论形成过程简化为三个阶段,一是舆论分散形成统一舆论的大众议论阶段;二是舆论初步形成,较大范围的讨论争议阶段;三是舆论进入议程,最后的团体组织决策阶段。鲍尔教授认为舆论无论处于哪个阶段,最为重要的是团体组织对舆论的促成作用。[2] “新闻场”概念首次出现在布尔迪厄 1966 年发表的《论知识分子场及其创造性规划》,他认为权力构成、各机构位置关系、各个体习惯及情绪偏好三者是三个必不可少的条件。他的学生路易·潘托继承和发扬他的观点,进而提出丰富了“舆论场”概念。[3] 由此可见,西方很早就定义舆论及舆论场概念,从早期克莱德、鲍尔教授等从舆论形成过程阶段进行研究,探讨了舆论的重要作用,到后来布尔迪厄为了进一步形象化形容社会舆论之间以及与各主体之间微妙关系而提出的“场域”概念,舆论场是各主体不同意见相互交融、传播影响形成的一个抽象空间,舆论场也不可否认地对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