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环境下反腐报道的困境与出路

作者:梁欣; 刊名:传媒 上传者:杨莉

【摘要】网络反腐是近年来伴随互联网迅猛发展而产生的一种新的反腐途径,并且伴随新媒体的发展,反腐报道也从传统媒体的单一传导逐渐转变到以新媒体平台为主的形式,新媒体在传播反腐信息过程中呈现出了追求奇观化、绚丽化、负面化等新的特征。

全文阅读

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的反腐倡廉工作成效显著,官员干部因贪腐行径而落马的消息层出不穷,公众舆论对反腐议题的关注热度一直居高不下。在这种形势下,新闻媒体如何站稳政治立场,既发挥激浊扬清、针砭时弊的舆论监督功能,又坚持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的方针政策;既保证具有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和公信力的媒体平台搭建,又推进新闻传播理念、内容、手段等的融合创新,成为当今媒体在反腐新闻报道中面临的主要挑战。一、新媒体传播反腐信息的主要特点以互联网技术、大数据算法和人工智能为驱动的网络传播时代,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信息过剩,媒体唯有进行高效而精准的互动式、个性化传播才能赢得注意力市场,这虽为群众更好地参与政治生活提供了便利,但也造成了传统媒体为了追求话题热度和用户点击率而牺牲新闻的准确性和真实性,侵蚀了新闻媒体应有的专业和深度。互联网作为一个信息的生产和再生产系统,借助虚拟技术构造了一个网络交互空间,并提供了信息集散、主体多元、责任分散的舆论场,有能力接触和使用互联网的群体均能利用网络的超链接、超文本等数字技术联结全球文化。这意味着借助网络技术,媒体可以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手段对新闻进行可视化呈现和重复创作,但这也无形中削弱了新闻报道在阐释反腐事件中的深度。网络社会的发声主体多元复杂,社交媒体带有惊恐、愤怒或惧怕等情感色彩的消息相较于中立客观的报道而言,更能得到广泛传播。虽然网络传播以其高效快捷、交互性强、高度自由等特点消解了传统媒体的中心化传播,但是新闻媒体作为特定的传播角色,仍然具有很高的公信力和权威性,其既是权力监督的社会公器,又发挥着舆论引导的社会安全阀功能,特别是在复杂的网络环境中能够通过缜密、严谨的新闻采编流程净化网络谣言,建构具有较高层次的社会真实。然而,长期以来求新求异的问题导向意识常常令媒体陷入“负面报道为主”的怪坑,忽视反腐事件中正面典型的塑造,报道中存在刻意污名化公职人员形象之嫌,这种不当的媒介议程设置容易塑造公众对腐败官员的刻板印象,且反腐内容中负面色彩的堆砌容易将公众情绪引向极端化,使公众对国家公权力的合法性产生质疑。二、新形势下媒体反腐报道的困境近年来,迅速崛起的新媒体技术和新媒体应用,从根本上扭转了媒体传播的条件和环境,以往单向的、静态的信息传递变成了交互的、动态的关系型传播;以往稳定的、连续的、深刻的文字阅读时代已经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可变的、碎片的、浅层的读图时代。在反腐报道中,媒体为了和用户建立稳固长效的联系,一味迎合受众的兴趣和喜好,屡屡陷入宣传不当的困境,具体表现为以下三个方面。 1.追求反腐新闻的奇观化,迎合受众的猎奇心理。在新闻报道中,媒体常常面临着秉持职业道德和兼顾市场效益的两难抉择,特别是对一些都市类新闻媒体,为了争夺注意力资源,采用一些具有感官刺激的内容来吸引读者,就放弃了对新闻真实客观原则的坚守。尤其在反腐报道中,很多媒体偏爱涉事官员的桃色新闻、花边新闻、娱乐新闻,以情色内容如“包二奶”“情妇”“通奸”等为噱头,详尽描述腐败官员的个人不良作风,从道德层面引发公愤,而忽视了对事件本身的关注。“为了新闻而新闻。”媒体为了呈现涉腐官员从“落马辉煌政绩心理蜕变获刑忏悔”的心路历程,或凭空想象、肆意捏造腐败官员的人生轨迹和腐败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取得一种故事化的新闻效果;或对腐败事件本身发表主观性、臆想性的评论,以获得受众的情感共鸣,此类内容往往缺乏真实性和逻辑性。长此以往,不仅会增加社会的戾气和矛盾,而且严重影响了媒体传播力和公信力的建设。媒体对某些官员的报道呈现反转的奇观。具体表现为在官员落马前,媒体不遗余力地歌功颂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