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莲》的平民视角解读

作者:姚静; 刊名:电影文学 上传者:杨长明

【摘要】《我不是潘金莲》是一部具有强烈人文关怀色彩的电影,冯小刚游刃有余地处理了上访这一较为敏感的题材,并以具有黑色幽默意味的叙事颠覆了观众已经习惯了的"快餐式"的价值观。电影中的人物形象给人以荒诞感,甚至叙事上也有违观众所熟悉的逻辑,但不可否认的是,电影暴露出当下社会,尤其是基层社会中的种种无奈与矛盾。文章从李雪莲与平民思维,男性群像与平民窘境,官民和解与平民身份三方面,解读影片的平民视角。

全文阅读

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IAmNotMadameBovary,2016)是一部具有强烈人文关怀色彩的电影。冯小刚游刃有余地处理了上访这一较为敏感的题材,并以具有黑色幽默意味的叙事颠覆了观众已经习惯了的“快餐式”的价值观,即明确的电影立意和善恶分明的角色设置。电影中的人物形象给人以荒诞感,甚至叙事上也有违观众所熟悉的逻辑,以至于观众很难分辨出冯小刚隐藏于电影中的个人感情色彩以及道德判断,但不可否认的是,电影暴露出了当下社会,尤其是基层社会中的种种无奈与矛盾。对于《我不是潘金莲》中种种剧情的是非对错以及人物塑造的梳理,我们有必要从冯小刚的平民视角着手。一、李雪莲与平民思维在《我不是潘金莲》中,冯小刚的平民视角并不仅仅在于给观众展现属于平民的日常生活,如在小镇、山区辛勤地劳动等,而是在于他对平民思维的努力挖掘和呈现。在《我不是潘金莲》中,冯小刚重点想表达的内容主要有两个:一是官场政治,二是女性权益,而这两者的结合点正是在于平民视角,冯小刚是立足于平民所要求的平等与尊严来表达这两个主题的。出身农村,靠开牛骨汤店为生的李雪莲这一形象是《我不是潘金莲》中最突出的平民角色。单纯从表面上来说,她符合传统的中国平民女性的诸多特点,如朴实,维护小家庭,她的“假离婚”初衷正是为了和丈夫秦玉河有一个更好的家庭。但另一方面,李雪莲又有着法盲、自私和泼辣的一面。她认定自己站在正确的一方,对没有依照她的心意来处理案件的官员有着朴素的报复心理,甚至还动过雇凶杀人的念头。这些其实是绝大多数当代中国平民的真实写照。整部电影将李雪莲的平民思维体现得最明显的,便是她在这种思维支配之下进行的上访。李雪莲坚持认为她和丈夫秦玉河是“假离婚”,但是因为秦玉河另外组成了家庭且当众说她是“潘金莲”,李雪莲要求法院判二人依然有婚姻关系,随后再和秦玉河“真离婚”。毫无疑问,平民李雪莲的要求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然而在观众看来明明理亏的她,却凭借着一股韧劲,以一种野蛮却又是属于平民的方式,即拦路喊冤,一而再再而三地上访,甚至突破了正常的制度。当观众质疑李雪莲行为的合法性时,理应明白,李雪莲正是作为一个法盲的角色被塑造的,她是一个没有接受过应有的法律教育的农村妇女,在这个角色身上,法律意识是淡薄的。一开始李雪莲没有意识到,从法律的程序上来说,她和秦玉河之间是不存在所谓“假离婚”的,两人的婚姻在法律的判定下已经结束了。而在后来十年奔走的过程中,李雪莲慢慢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她已经无法从法律上改变自己“真离婚”这个事实,并且在这十年漫漫上访路中,她也没有在物质上给自己争取来任何好处。而一直支持着李雪莲不断上访的思维并不是属于自然人的合法权利,而是一种“法外”的“理”,即她的离婚是秦玉河的欺骗造成的,她需要他人认识到秦玉河对她的欺骗、背叛和伤害。而这种平民思维并不仅仅体现在李雪莲一个人的身上,如电影中秦玉河对于李雪莲近乎羞辱的指责是毫无道理的,这也是电影的一种平民视角的体现。秦玉河当众质问李雪莲在和他结婚的时候不是处女,李雪莲对此无言以对。因为这个贞操问题,秦玉河就说李雪莲是潘金莲。李雪莲所要争的便是“我不是潘金莲”这一件事。秦玉河给她贴上的这个“潘金莲”的标签不仅本身就令李雪莲难以接受,并且随着在座之人的口口相传传遍全县,这逼得李雪莲不得不以上访来洗刷这一耻辱。在这个过程中,人物都表现出了一种非精英的局限性。秦玉河有意混淆婚前性行为和婚后通奸、谋杀亲夫之间的区别,对李雪莲进行羞辱,而李雪莲在受到羞辱后,也本能地认为自己理亏而无法当场分辨,在两人之外,围观者也采取了一种对他人“家务事”看似息事宁人的态度表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