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乃礼教授从脏腑气化理论辨治脾胃病经验

作者:殷振瑾;闫远杰;靳蕊;闫斯旸;姚乃礼; 刊名:天津中医药 上传者:沈树民

【摘要】姚乃礼教授治疗脾胃病重视调整相关脏腑的气化功能,尤重脾肾两脏。临床运用补脾助运、升阳散火、化湿运脾、顾护脾气等法,亦重视肾气对于脾的温煦蒸腾作用。脏腑气化功能之间是相互联系的:脾胃气机升降相宜,肝脾气机密不可分,调肝理脾可以助其运化。

全文阅读

4.中国中医科学院,北京100700)气是维持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人体内的气是不断变化的,气的这种运动变化及其伴随发生的能量转化过程称之为“气化”。人体气化包括了体内生命物质精、气、血、津液各自的新陈代谢和相互之间的转化,以及伴随而来的能量代谢与转化[1]。而气化功能的实现是离不开脏腑功能的,在脾胃疾患的发病过程中,脏腑气化功能失常是常见的病理表现。姚乃礼教授系国家第四、五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从事中医内科临床多年,在脾胃疾病的诊治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形成了有独特见解的学术观点和诊疗特色。姚教授重视脏腑学说以及气化理论研究,临床强调从调整脏腑以及气化功能入手诊治脾胃疾病,收到较好的临床疗效,现将姚教授的经验总结如下。1重视脾气运化脾具有把饮食水谷转化为水谷精微及津液,并将水谷精微和津液吸收、转输至全身各脏腑组织器官的作用。脾的运化作用的实现离不开脾气。脾气运化具体包括运化食物和运化水液两个方面。饮食进入胃中,经小肠的进一步消化吸收,脾气转输,将水谷化为精微,上输于心肺,并经心肺输布全身。正如《脾胃论》中所云:“盖胃为水谷之海,饮食入胃,而精气先输脾归肺,上行春夏之令,以滋养周身,乃清气为天者也;升已而下输膀胱,行秋冬之令,为传化糟粕,转味而出,乃浊阴为地者也。”水入于胃,经脾气转输上输于肺,经过肺的宣发肃降作用,输布于周身,化生汗液,下输于肾,经肾的气化作用,化生尿液排出体外。脾是水液代谢的枢纽。若脾气运化水液的功能正常,可以使之上行下达,从而维持水液代谢的平衡。否则就会导致水湿停留,产生水湿痰饮等病理产物,出现泄泻、便溏、水肿等症状。《素问至真要大论》中有:“诸湿肿满皆属于脾。”姚教授治疗脾胃病时重视恢复脾气的运化功能。1.1补脾助运脾为后天之本,气血化生之源,内伤脾胃,百病由生。在脾胃病的论治上,姚教授认为此类疾病多由饮食不节、情志失调、劳倦过度、外感邪气、他脏之病等原因损伤脾脏,脾气不足,运化不利,日久脾脏正气虚损。治疗上总以补脾助运为第一要务,临床常用太子参、党参、黄芪、白术等健脾益气;兼以行气之剂,如木香、厚朴、苏梗等药通行脾胃滞气以助运化。脾胃之气充足了,方能化生气血,营养周身。1.2升阳散火李东垣认为:“元气之充足,皆由脾胃之气无所伤,而后能滋养元气;若胃气之本弱,饮食自倍,则脾胃之气既伤,而元气亦不能充,而诸病之所由生也。”元气与阴火之间具有相互制约的关系。《脾胃论》曰:“此因喜怒忧恐,损耗元气,资助心火。火与元气不两立,火胜则乘其土位,此所以病也。”治当升脾阳散阴火。如姚教授治一反复发作的口腔溃疡患者。伴见:口干,饮水多,不能吃凉;乏力,畏寒、怕热,天热易感冒;梦多,易惊醒;舌淡红,薄黄苔,脉细涩。此案之口腔溃疡伴口干、饮热水,脉细,可见并非心火亢盛所致实证,结合脉证,患者有阳气虚的表现,又兼虚火内伏之象,分析其病机,正合李东垣之脾气虚弱,阳气下陷,阴火上乘之理论。治以升阳散火。方剂组成:1)太子参、茯苓、白术、甘草取四君子汤使脾气充足,元气得以充盛,元气盛则阴火自敛。此为甘温益气法以除其阴火产生之源。2)甘草、防风、石膏、藿香、连翘为泻黄散加减。其中石膏直入脾胃清热,防风辛温,取其升发阳气,又配石膏为清降与升散并用,善泻脾胃伏火。正如《王旭高医书六种》所言:“盖脾胃伏火,宜徐而泻却,非比实火当急泻也。”姚教授运用泻黄散去除栀子,因该患者脾气虚弱,栀子苦寒,用之恐重伤其阳,故去之。代之以连翘,为“疮家圣药”,其性微寒,祛邪不致伤及脾阳。3)肉桂。辛温大热,善引热下行。可引下元虚衰所致上浮之虚阳回归故里,有引火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