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社会过滤器看葛浩文的英译《我不是潘金莲》

作者:张玲; 刊名:外国语文研究 上传者:计芳

【摘要】本文尝试应用弗洛姆的社会过滤器理论,从语言、逻辑和社会禁忌三方面对葛浩文英译《我不是潘金莲》文本中的过滤现象进行分析。研究发现,葛浩文对原文的过滤方法具有多样性,但总体上以归化为主。

全文阅读

·97· 2017 年 8 月第 3 卷第 4 期 外国语文研究 Foreign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Research Aug. 2017 Vol.03 No.4 从社会过滤器看葛浩文的英译 《我不是潘金莲》 张 玲 (肇庆学院外国语学院,肇庆 526060) 摘 要:本文尝试应用弗洛姆的社会过滤器理论,从语言、逻辑和社会禁忌三方面对葛浩文英译《我不是潘金莲》文本中的过滤现象进行分析。研究发现,葛浩文对原文的过滤方法具有多样性,但总体上以归化为主。 关键词:社会过滤器;葛浩文;《我不是潘金莲》;英译;过滤方法 中图分类号:H0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6822(2017)04-0097-09 1. 引言 作为当代知名的中国文学翻译家,葛浩文具有自己独特的翻译见解,所译作品不仅数量多,且在西方世界的接受度较高。近年来,国内翻译界不少学者对其翻译思想和译作进行过不同程度的探究,试图从中发现有益于中国文化外译的可供借鉴的东西。这些探究有的是从译者的成长模式的角度展开,关注葛浩文的成长经历和自身资质(如胡安江,2010;卢东民、孙欣,2010),有的是从翻译思想层面入手,从不同的角度对葛浩文的翻译思想进行研究(如文军、王小川、赖甜, 2010;靳秀莹,2009),还有的则着眼于葛浩文的翻译方法与策略(如刘云虹、许钧,2014;史国强,2013)。这些研究涵盖了葛浩文本人及其翻译思想、翻译策略等方面,但从社会文化过滤器的视角去研究其译作的倒是不多见。鉴于翻译是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进行的跨文化交际活动,因此从社会文化过滤器的角度去分析葛浩文的英译作品似更能揭示其译文的特点,为我们认识其高质量译作背后的原因提供新的理论解读视角,这对于我国的翻译理论研究和中国文化外译均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撰写本文的目的就在于此。 2. 社会过滤器及其对翻译批评的启示 社会过滤器理论是法兰克福学派的代表人物弗洛姆(Erich Fromm)提出来的。他在批判地继承和发展弗洛伊德的个人无意识理论和马克思的唯物史观的基础上提出了社会无意识理论,将无意识的研究对象由个人拓展到了社会。弗洛姆认为,每个社会都会根据自身的社会结构发展一个过滤机制来决定哪些思想或情感能够达到意识水平,哪些则只能停留在无意识领域,以此来规范其成员的意识。那些局限于无意识领域的思想或情感便是社会无意识,实现意识过滤的机制便是社会过滤器。他指出,社会无意识是联系社会结构及其思想的一个环节,受社会结构的制约。由于每个社会都有其独特的社会结构,社会无意识的内容也会因社会而异,在一个社会能够为人们所意识到的内容,在另一个社会就可能被摒弃在意识之外,反之亦然。任何社会, DOI:10.16651/j.cnki.fllr.2017.0055 2017 年 外国语文研究 第4期 ·98· 为了维护自身的安全,都会发展一个控制其成员意识的过滤机制,以决定哪些经验能够转化为意识,哪些只能停留在无意识领域。作为一种实现跨文化交际的社会实践活动,翻译所涉及到的原语文化与目的语文化并非完全对等,原语文化中的某些内容如果无法穿过目的语社会的过滤器就只能被过滤掉,所以翻译中的文化过滤是必然的。要实现交际目的,译者必须根据目的语社会的过滤机制对原文中的异质文化进行调整和过滤。翻译中的社会过滤不仅无法避免,而且不可或缺。弗洛姆还指出,对于一个社会的大多数成员来说,社会无意识的内容是相同的,具有普遍性。因而,把社会过滤器作为翻译中实现文化过滤的过滤机制,不仅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过滤,在最大程度上实现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