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洗尽 银行业发展主题还在于回归本源

作者:郭田勇;褚蓬瑜; 刊名:金融会计 上传者:薛小玲

【摘要】今年上半年,中国银行业主要经营指标取得了不错成绩,然而风险防控形势依然复杂严峻。不良资产反弹压力较大,房地产市场潜在风险和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不容忽视,商业银行表内外资产负债结构发生深刻变化,银行整体市场暴露程度明显提升,跨市场、跨行业产品和业务隐患较大。在针对银行业加强监管协调和专项治理力度的基础上,年中召开的金融工作会议进一步为银行业做好新形势下金融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商业银行当认真领会,结合实际,更好出发。

全文阅读

我国银行业正在经历近十几年来经营最为困难的时期。一方面,实体经济增长放缓,金融有效需求不足;另一方面,利率市场化影响深化,导致银行业利差快速收窄;另外,金融脱媒加速,导致银行业出现了少有的“资产荒”局面。应该说,金融加杠杆是金融市场化大背景下的产物,有其必然性,但潜在风险也在金融脱实向虚的过程中不断累积,更与中央供给侧改革的目标不符。为维护金融安全稳定、支持服务实体经济,一系列金融“去杠杆”举措引导市场发生变化,商业银行需要再次思考未来经营转型之路。一、金融机构“加杠杆”模式拆解及风险分析(一)同业业务性质变异,成为撬杠杆的支点 近年来,为维持盈利能力,部分商业银行经营模式发生了改变,创新同业业务以套利的积极性升高,同业业务由教科书中的司库职能转化为盈利职能,通过主动同业负债获取资金,然后投放于较长期限的资产赚取利差收入。其中,于2013年末重新开启的以促进稳妥有序实现存款利率市场化为初衷的同业存单(CDs),由于其主动稳定、发行便利、批量融资、计入应付债券(无需缴纳存款准备金)、节约资本占用(20%-25%)等特性,深受市场青睐并利用其衍生出了“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委外投资”的业务模式。同业存单的源头是甲银行在同业市场发行同业存单以获取资金,乙银行由于评级高、自身资金成本较低,为了获取利差买入甲银行的同业存单。情况比较好的时候,该利差大概能有1%左右,由于资金量大,对乙银行来说有利可图。甲银行获取资金后,为了赚取利差而投放于同业资产,比如购买同业理财产品;同样,理财产品为获利,通常会委托券商或基金等外部管理人进行“委外”投资。伴随这一流程,整个市场形成了两次杠杆及错配。第一次是银行自身的杠杆及错配,银行通过主动负债将资金投资于期限加长的理财产品,获取收益。第二次是同业理财及委外资管产品从银行处获得管理资金,再以杠杆加错配的形式投资于更长期限资产。(二)过度“加杠杆”风险不容忽视随着这一市场规模的迅猛增长,其中存在的资金空转、脱实向虚、杠杆叠加、期限错配、绕道投资政策调控领域等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其一,导致信用过度膨胀。由于非信贷业务的运作模式会对货币流通速度和信用总量产生影响,且不同于传统信贷业务的作用方式,由此大大削弱了中央银行对货币信贷的控制能力,容易导致信用总量过度膨胀。其二,导致对银行信用风险低估。由于缺乏穿透式管理,存在底层资产债务人没有纳入银行统一授信及集中度管理清单,导致过度授信;同时投后跟进不力及普遍的刚性兑付,意味着商业银行成为表外业务风险的实际承担人。其三,流动性风险和利率风险加剧。杠杆嵌套和期限错配是银行表外业务的常态,一旦市场资金面趋紧,利率中枢上移,商业银行就需要承担要么抛售而形成当期损失,要么高利率融资而继续持有,影响息差收入减少甚至为负。二、“去杆杠”政策导向明确(一)中央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确立去杠杆总基调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来,中央坚定推动“三去一降一补”,要求在去产能方面继续推动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去库存方面,要坚持分类调控,因城因地施策,重点解决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过多问题;去杠杆方面,要在控制总杠杆率的前提下,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二)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为去杠杆营造货币环境过松或过紧的货币环境均不利于供给侧改革。货币供给宽松,经济模式将在惯性作用下回到粗放式发展的“老路上”,不利于实现结构改革目标;而过紧 的货币供给,则会抬升社会融资成本,抑制经济正常增长,甚至影响社会稳定。面对今年初央行资产负债规模受外汇占款、财政收支以及春节等季节性因素影响而下降,央行并没有采取降息、降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