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声生教授运用寒热并用法治疗脾胃病的临床经验

作者:张旭;张声生; 刊名:世界中医药 上传者:孙倩

【摘要】寒热并用法为中医治疗大法之一,属"和法"的范畴[1]。寒热并用法是指将寒凉药与温热药配伍使用,两者性味相反而功用协同,从而达到治疗作用的方法。张声生教授认为脾胃易寒易热、多因致病,脾胃病反复发作、缠绵难愈,导致临床上脾胃病多表现为虚实夹杂、寒热错杂的证候。张声生教授临证强调治疗脾胃病应当首辨其寒热虚实、结合病变脏腑,并根据疾病的特点常采用相应寒热并用法,如温中清胃法、温中清肝法、暖肝清胃法、清上温下法、温上清下法等,往往取得良好的临床疗效。

全文阅读

脾胃病是临床常见病和多发病,主要包括胃食管反流病、慢性胃炎、溃疡性结肠炎、功能性胃肠病等,大多虽不危及生命,但临床反复发作、缠绵难愈,给治疗带来了困难。张声生教授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首席专家、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专科全国脾胃病协作组组长、中华中医药学会脾胃病分会主任委员,临证30余载,多年来一直从事脾胃病临床研究工作,对于脾胃病的治疗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其认为脾胃病常常表现为虚实夹杂、寒热错杂的证候特点,而单纯的温补或者清热难以以一概全,治疗当从寒热并用、攻补兼施,通过平调脏腑寒热、斡旋气机升降、恢复脾胃运化,以达到治疗脾胃病的目的。现将张声生教授运用寒热并用法治疗脾胃病的临证体会介绍如下。1脾胃生理病理与寒热错杂脾胃位于中焦,互为表里,《素问太阴阳明论》曰:“脾与胃以膜相连”,脾主运化、主升清,胃主受纳、主降浊。张声生教授认为,脾胃相合,升降相因,相反而相成,其在生理上相互协调,在病理上亦互相影响。《素问太阴阳明论》曰:“阳道实,阴道虚。”脾为太阴湿土,“阳气不足,阴气有余”,易为湿困而易伤阳,阳虚则寒;胃为阳明燥土,“阳常有余,阴常不足”,多气多血而易壅滞,实则易热。脾胃功能相辅相成,倘若脾胃同病则寒化、热化同时存在。另一方面,脾胃功能也最易受到外感六淫邪气、内伤饮食情志等因素的影响,继而产生寒热之变。寒温不适,风寒邪气、暑湿之邪可由口鼻而入侵犯脾胃,滞留为害;饮食失调,过食生冷、嗜食辛辣亦可直损脾胃,变其寒热;情志为病,思虑过度、肝气郁滞也可损及脾土,壅滞气机。以上因素独立或者兼夹为病,常常造成脾胃升降失常、脾胃正气受损、邪气滞留为害,久而久之,脾阳受损则寒化;邪滞壅胃,郁而化热则热化,从而导致虚实夹杂、寒热错杂的证候。加之临床上脾胃病常常反复发作、缠绵难愈、多种病理产物夹杂其中,使得病情变化多端、寒热并见。2张声生教授对寒热并用法的认识张声生教授认为对于脾胃病寒热错杂证,若单用辛温芳香之剂则有助热化燥之弊,纯用苦寒清热又有损阳伤气之嫌,故须以寒热并用为治疗原则,使其相反而相成,从而达到平调脏腑寒热、恢复脾胃运化的目的。现代中药药理研究发现,性味寒凉清下之品具有调节胃肠动力、抗菌、抗炎之功效;而性味温热升散之剂则具有保护胃黏膜、提高人体免疫力、改善局部微循环的作用[2-3]。因此寒热并用往往发挥上述双重作用,其在脾胃病治疗中显示出了良好的临床疗效[4-6]。张声生教授认为临床脾胃病常常表现为寒热错杂的证候特点,而病位有脾、胃、肝、肠之别,故临床治疗应当首辨其寒热虚实,结合病变脏腑,进而采用相应的寒热并用法,常用寒热并用法如下:1)温中清胃法。适用于脾寒胃热证,临床表现为恶食生冷、嘈杂吞酸、牙龈肿痛、手足不温、气短乏力、舌淡边有齿痕、舌苔薄白腻,脉细数。代表方为半夏泻心汤。2)温中清肝法。适用于脾胃虚寒、肝经有热证,临床表现为脘腹胀满、喜温喜按,渴喜热饮、口苦咽干、食少便溏、舌淡边有齿痕、舌苔黄腻,脉弦细或弦数。常用理中汤温中散寒,加用栀子、珍珠母、茵陈等清解肝热。3)暖肝清胃法。适用于肝寒胃热证,临床表现为倦怠疲乏、忧虑胆怯、四肢不温、口干口苦、胃中灼热、嘈杂吞酸、舌苔黄、脉沉细数。可予吴茱萸汤暖肝散寒,加以生石膏、黄连等药清泻胃热。4)清上温下法。适用于上热下寒证,临床表现为口疮频发、口中异味、小腹冷痛、肠鸣泄泻、舌质淡胖、舌苔黄腻、脉沉。代表方为乌梅丸。5)温上清下法。适用于脾胃虚寒、大肠湿热证,临床表现为胃脘冷痛、喜温喜按、渴喜热饮、大便干结难下或大便黏腻臭秽不尽、舌边有齿痕、舌苔黄厚腻。方用半夏泻心汤加减,肠热便秘者加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