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英主客体差异对英语学习者英语思维方式的影响

作者:邹燕; 刊名:教育现代化 上传者:徐永建

【摘要】思维方式制约句子结构。由于英汉思维方式的不同,导致了英汉在句法上的差异。主张悟性的汉民族强调的重点是主体意识,这种意识在语言中的体现就是汉语句法的话题句优势;主张理性的西方哲学其前提是保持物我之间的距离,必然形成客体意识较为凸现的英语句法。本文通过分析英汉两种语言中相关的句法现象,以揭示两者的主客体意识之别。

全文阅读

教育现代化2016年11月第35期29一问题的引入思维是人脑的一种机能,是人对世界的认识活动。思维离不开语言。语言受思维的支配,它既是人的思维载体,也是思维的主要表达形式。思维方式影响着语言的表达,也制约着句子结构。两个不同的民族,有着不同的历史、不同的文化,当然有着不同的思维模式。因此,汉语与英语在句法层面上存在着许多差异。如果不了解这种差异,就容易造成跨文化交际上的失误。所谓“汉语式的英语”和“英语式的汉语”皆因不了解这种差异所致。英民族重理性,重逻辑思维,而汉民族重悟性,重辩证思维。这种思维差异在句法上表现为英语重形合而汉语重意合。从整体上说,汉语比较强调主体意识,而英语是主客分明,经常强调客体意识。也就是说英语注意运用各种有形的连接手段,以达到语法形式的完整,其表现形式严密地受逻辑形式的支配,句子组织严谨,层次井然有序,其句法功能一望便知。而汉语表现形式受意念引导,句子看上去松散混乱,概念、判断、理论不严密,句子之间的逻辑关系从表面不易看出,它对语法意义的表达是通过词汇手段实现的,主要取决于搭配是否合理,以意统形。二汉英主客体差异对英语学习者英语思维影响的具体表现(一)西方主客体形式逻辑与英语式思维的关系要想深刻谈论英语语言背后的英语思维,我们就不得不说西方主客体形式逻辑。应该说西方主客二分的形式逻辑应该追溯至古希腊时期。古希腊文明作为整个西方文明的起源,语言上对后世的影响同样不可忽视,古希腊语言逻辑比较明确的起源是古希腊的大思想家亚里士多德,不过我们要想追溯这种主客二分的起源,则必然要谈及亚里士多德之前。早在亚里士多德之前的希腊思想家中,已经出现了人独立于外部世界的明确认识,诸如希腊最早的米利都学派,就以追问我们来自于哪里为起点,层层深入追问世界起源。可以说自古希腊思想家开始追问世界起源起这种主客二分的观念就开始强化,因为:“人”第一次以独立个体探索自身所处的外部世界,人的主体性精神即所谓的自由理性与外部世界是有着明确界限的存在,人的主体性精神后来逐步上升成为一种人本精神。就此我们才能够明白西方语言逻辑中的主客体精神背后的主客体具体是指什么,“主”简单来讲就是人,就是具有主体人格的人,这里我们就要谈到英语中的一个语言现象,例如在英语表达中常用代指动物的“it”来代指“婴儿”,而不是以通常代指“人”的“he”或“she”来代指婴儿,原因就在于西方的传统哲学理念中,人不仅仅是生物意义上的人,更是指有理性的动物,人在婴儿阶段尚且不具备理性思维能力,所以不能称其为哲学意义上真正的人。幼儿阶段的人尚且不具有这种主体性。这种主客精神经过进一步发展至亚里士多德时期明确上升为一种语言逻辑,在亚里士多德的《工具论》中,他进一步阐释了自己的语言逻辑。亚里士多德指出所有的语言表达无非表明了两种内容,一种是阐明关系,一种是进行定义,而进行定义又可以进一步概括为阐明关系的语言,因为定义即是人的主体精神与外在世界关系。这种严格的主客精神深刻影响了后来的英语语言表达,我们来看英语中的一些基本表达,以“主系表”为代表的便是定义式的语言表达,比如“Itisadog.”;和以主谓宾句法结构为代表的关系式的语言表达,比如“Ihaveadog.”。在主谓宾句子结构中,这种主客关系是非常明确的,“我”是主,“狗”是客,主客间为一种“有”的所属关系。在主系表结构中这种主客关系同样非常明确,“it”即是我的观念,“dog”即是外在实存的狗,中间由表语(语的这种主客关系划分表达是十分严格的,我们可以通过一个语言现象来说明,例如英语中有一个十分独特的句子表达,即“上帝存在”的语言表达,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