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谁风露立中宵——我所认识的王富仁先生

作者:赵勇; 刊名:文艺争鸣 上传者:郝智坚

【摘要】<正>传来王富仁先生去世的消息时我并不感到特别吃惊。去年8月下旬,我在京郊开会,集体合影的时候,习惯性地点燃一支香烟,刚抽几口,就被孙晓娅发现了。她把我拉到一边,嗔怪道:你怎么还抽烟?王富仁老师抽成肺癌了你知道不?说到王老师时,她压低了声音。我心里"咯登"一下,急忙探问王老师病情。她说:王老师是肺癌晚期,情况不大好,正在北京治疗。我说:

全文阅读

传来王富仁先生去世的消息时我并不感到特别吃在罗老师高亢的叙述中,王老师的那个吓不倒的惊。去年8月下旬,我在京郊开会,集体合影的时候,身影也变得伟岸起来。据说,许多人是被癌症吓死的,习惯性地点燃一支香烟,刚抽几口,就被孙晓娅发现而癌症遇到王老师,是不是会被他的大义凛然吓得退了。她把我拉到一边,嗔怪道:你怎么还抽烟?王富仁避三舍?就是那次聚会,我开始寄希望于奇迹的出现。老师抽成肺癌了你知道不?说到王老师时,她压低了我觉得在这样一个精神战士面前,任何疾病都应该懂声音。我心里“咯登”一下,急忙探问王老师病情。她说:得规避。王老师是肺癌晚期,情况不大好,正在北京治疗。我说:然而,疾病终于还是把王老师击倒了。5月2日那……王老师现在还抽烟吗?她说:都成这样了还敢晚,当王老师的辞世突然成为一个“炸群”的重磅消息抽?你也把烟戒了吧。随后她又叮嘱我:王老师生病时,我还算镇静,却依然心存侥幸,于是立刻私信李怡的事情你可别乱说啊。教授,想核实消息真伪,却久无回音。快零点时他才答孙晓娅是王老师的高足,也是我读博士时的同学,复道:我刚从医院回来,刚才一直在忙碌。这对王老师来自于她的消息是不用怀疑的,但我还是本能地抗拒也是一种解脱。我说:李怡兄节哀!……这种消息,耳边却也响起王老师剧烈的咳嗽声……就是从那时起,我与王老师有限的几次交往开始再次听到王老师的病况是三个月之后。那晚的聚变得清晰起来。会赵宪章老师唱主角,他从他那篇《怀念与童老师裸泳》(1)一说起,讲述着他对童老师的认识过程,罗钢老师则不时矫正着他的看法。或许是因为谈到了童老师,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王富仁既是一个如雷贯罗老师接过话题时就转到了王老师那里。他说:王富耳的名字,也是一种精神符号,他与同样研究鲁迅的钱仁是晚期肺癌,但他很乐观,化疗过程中还在看书,气理群先生一道,代表着20世纪80年代的某种精神气定神闲。前一阵子我去看他,他一见我就说:你看我垂质。那个年代,我正以特有的方式搜集着属于自己的头丧气哭天抹泪了吗?别以为这个病能吓倒我!我问《鲁迅全集》,自然,鲁迅研究者的著作也在我的视线之罗老师:是不是王老师为给自己壮胆,做给你看的?罗内。我从刘再复的《鲁迅美学思想论稿》、钱理群的《心老师说:不是。我觉得他是真不怕……灵的探寻》读起,一直读到后来林贤治的《鲁迅的最后 10年》。(2)但如今检点我的藏书,钱理群先生的有好多说这个好办,我马上给童老师打电话。本,王老师的却只有一本:《中国反封建思想革命的一电话拨通了,王老师说:我家里来了个考生,想去面镜子呐喊彷徨综论》,而且,这本书还是见见你,你能不能给他一个机会?童老师在那边回应2010年的新版本。这很可能意味着,整个20世纪80着什么,王老师连说好,好。年代,我并没有读过王老师的书。放下电话,王老师给我发布命令:小赵你赶快去。但为什么我却常常会生出了解王老师思想的错觉童老师说前一拨客人刚走,后一拨客人要来,现在正好呢?是不是20世纪80年代我读过他的文章?或者,有个空,就20分钟左右的时间。你赶快下楼,我告诉是不是即便没怎么读过,他的思想已融入20世纪80你楼门号。(3)年代的新启蒙叙事之中,如同水银泻地,无孔不入?而我们这些后来者一旦在思想解放中接受启蒙,王老师现在看来,我那次的拜访属于搂草打兔子,动机便总是待在一处思想高地上,等我们上山?所有这些,似不纯粹,但实际情况要复杂许多。那时候我还在一我现在已无法核实。我能确定的是,在我见到王老师所地方院校教书,三年前考博未遂后,正思谋着东山再之前,他在我心中已是一种标高,也是北师大的一处思起,目标基本上锁定到童老师那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