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蜀名人纪念园林纪念性研究及当代启示

作者:周炯焱;王冠英; 刊名:现代园艺 上传者:韩莉妲

【摘要】西蜀名人纪念园林是根植于西蜀历史文化土壤上的纪念性质的古典园林。其造园风格独特、文化底蕴深厚,是中国文化及西蜀地域文化的重要载体,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纪念性精神的传承是西蜀名人纪念园林的核心。本文以西蜀名人纪念园林为例,采用实地调研、文献研究法进行研究,认为西蜀名人纪念园林纪念性主要表现在选址、空间布局与水体、植物栽培上。西蜀名人纪念园林对文脉的延续和历史的传承可为现代造园提供借鉴,注重精神空间与物质空间、地域性与场所精神等方面的考虑。

全文阅读

中国古典园林具有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造园技法,在世界园林史上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众多学者对南方私家园林和北方皇家园林从历史考证、造园思想、社会文化等多个方面做出了丰富细致的研究。西蜀名人纪念园林作为中国古典园林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独树一帜,承载独特的人文与地域文脉,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作为西蜀地区古典园林的重要代表,加强对西蜀名人纪念园的研究,也是加强对整个西蜀地区古典园林的研究,同时使整个中国古典园林体系更加完整。1西蜀名人纪念园林概念界定蜀国之名,始见于殷墟出土之卜辞;今四川古为蜀地,“因在西方,故称为蜀”;世人普遍接受的关于“蜀”的说法:“蜀即西蜀,在今四川”。文中“西蜀”一词,并非指具体地域上的限定,而是随着历史的变迁,处于同一文化背景下的综合概念。文中所说的西蜀名人纪念园林是指西蜀地区为了纪念某位先贤、名士以及其品德、文采、功绩为主题的古典园林。2西蜀名人纪念园林纪念性体现纪念性是西蜀名人纪念园林的灵魂,纪念性影响着西蜀名人纪念园的产生、发展和传承。西蜀名人纪念园的纪念性主要体现在对于园主人的精神品质的传承。接下来从选址、空间、植物栽培3方面,对其纪念性表达加以阐述。2.1选址根据名人纪念园选址不同可分为直接在原有古迹上造园的一次承载纪念园和人为选址二次承载纪念园。西蜀名人纪念园林选址多为一次承载纪念园。选址通常为名人、文人住所或坟墓,因人而扩大,后人为纪念而逐渐返修扩大并赋予其浓郁的纪念意义,直接在原古迹遗址上建园对纪念性的表达具有直接效应,人们可以直接地感受体会园主人的生活,产生纪念与追思的情感。其中文君井、武侯祠、杜甫草堂是典型代表。以杜甫草堂为例,它是杜甫为躲避安史之乱,携家眷由陇右入蜀,建设的茅屋。杜甫居住4年离开后草堂便不存在,后来诗人韦庄根据草堂遗址重新修建而成,经后人多次返修、扩建形成现在的规模。2.2空间布局与水体西蜀名人纪念园林的空间布局包括中心主轴环绕式、岛式、辐射式,其中中心主轴环绕式以建筑组成规则的空间,主体建筑附近均有水环绕。纪念建筑空间和水体区域划分较为地体现。岛式布局是一种纪念建筑空间和水体糅合、交错的布局形式,其不仅使得园林中小空间形式得以丰富,而且更能体现出对自然的保护与尊重。辐射式指主建筑和自然水体的空间布局呈现辐射式,建筑空间主要依附水体空间,水的存在增加建筑的灵性。无论哪种空间布局都很重视对水体的运用。宋郭熙在《林泉高致》曾曰:“水,活物也,其形欲深静、欲柔滑、欲汪洋、欲回环、欲肥腻、欲喷薄、欲激射、欲多泉、欲远流、欲瀑布插天、欲溅扑入池、欲渔钓怡怡、欲草木欣欣、欲挟烟而秀媚、欲照溪谷而光辉。”因为西蜀时期名士多对自然有崇拜之情,因此,西蜀名人纪念园对水体的运用多模拟自然水体,如江河、湖泊等。2.3植物栽培西蜀名人纪念园林在植物栽培有着自己的特色。一方面,表现出对自然的崇拜与尊重,成景多依附自然景色,栽种的植物与自然环境有机融合。如青城山中的“步桥雨亭”依大树而建,以树皮为盖、以树干为柱,实现了建筑景观和植物景观两者间的巧妙融合。另一方面,选取的植物多为园主人喜好的植物,他们大多以植物比拟自身,而古人喜爱植物多代表了其自身的品质。与菊同野,与梅同疏,与莲同洁,与兰同芳,与海棠同韵。例如三苏祠,苏轼”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故三苏祠以竹为脉。3巴蜀名人纪念园林的启发3.1物质与精神空间的启发在物质与精神方面巴蜀名人纪念园林给当代的启示主要体现在2点:其一,充分发挥精神引领作用。西蜀名人纪念园林较为注重精神引领作用的发挥,如望江楼使用薛涛的诗词,围绕精神需求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