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文化视域下的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的发展

作者:姜霞 刊名:贵州民族研究 上传者:刘献云

【摘要】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源于广大少数民族的生产生活,是其淳朴生活的生动写照,呈现出较高的文化、艺术与历史价值。少数民族的原生态音乐的发展,既全面满足了文化艺术发展的多元化诉求,也是传承民族文化的现实需要。在当前的现实环境下,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的发展,需要与当代社会达成一致,重新构筑适宜其发展的原生态音乐发展体系,保留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艺术形态,也要做到和现实社会并轨,在新时期实现不改本色的发展下去,实现与时俱进。

全文阅读

原生态音乐存在的基础是生态环境与生态需要,然而,在当前现代化与全球化大环境下,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赖以生存的生态基础与环境渐渐解体或遭到破坏,原生态音乐传承面临重大挑战。少数民族传统音乐文化不得不面对急剧变迁的社会大环境,承受巨大的冲击。当前西方文化渐渐变得强大,音乐文化的类型日趋减少,少数民族音乐文化受到多个方面的威胁。探索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文化的特点,并研究对民族音乐文化传承方面的束缚因素,以此为基础,找出提高当代少数民族音乐文化发展的策略,才可以保证少数民族传统音乐文化能找寻到实现原生态发展的支点,实现持续、健康发展的目标,完成原生态音乐的当代转型[1]。一、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跨越时空,展现原始淳朴本真文化少数民族的原生态音乐和文化、历史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作为历史汇聚的生存方式的少数民族传统音乐文化,既强调音乐的样式、旋律、风格,也承载了音乐的历史与文化,实现了音乐、历史与文化三者的互联互通,紧密相连。比如贵州侗族的原生态音乐,舞台上的侗族大歌采用无伴奏的歌唱形式、旋律优美,再加上歌者艳丽的服饰,更是能穿透现场观众的魂灵。然而,人们在赞叹侗族大歌优美旋律的同时,赞赏的是无伴奏演唱歌曲的和谐美。很少有人能听明白侗族大歌的歌词,也不一定了解原生态侗族大歌背后蕴含的丰富文化及侗族音乐的真谛。实际上,原生态的侗族大歌不仅和侗族悠久的历史、文化紧密相关,还与历史传承、民族精神彰显、社会文化整合等文化功能相关。与此同时,不同民族的音乐形式、音乐风格保持了较为鲜明的民族特点与地方性差别[2]。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和传统民族服饰类似,代代相传,较为固定的音乐风格具备这一族群的族徽象征意义。既展示了不同民族音乐风范,即便是同一民族的音乐,也因为居住地域的差异,呈现出显著的地方性差别。比如,贵州地区苗族音乐,从整体上来说,和其他少数民族的音乐相比较,展示出独到的音乐风范,然而,苗族音乐在风格上又有东部(松桃)、中部(黔东南、黔南)的地区差别。苗族飞歌拥有宽嗓音歌唱的特点,然而,东部的苗族惯于使用真假嗓相结合的宽嗓唱,而中部的苗族则常用宽嗓的真声唱法。二、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展示了强大文化生命力少数民族传统音乐是生产、生活相互交织的艺术结晶,承载了特定社会功能,并和人们的生活习俗、礼仪习惯等密切联系、密切相关。比如,哈尼族“哭嫁歌”的声部与哭嫁仪式相衔接,从哭嫁的角色、程序等方面介入不同音高,并通过乐调有机结合在一块。哈尼族群众并不会去刻意关注音程、音高之间的关系,以及音之间的联系规则,而是根据声腔的特点,去找寻心理归处与情感的宣泄点,依靠代代传承的感觉,在音韵、声腔的互动中,实现支撑与呼应,形成独立、和谐的多声部,这一“非理性”的结构形成和西方“理性”迥然差异的思维模式,并且文化语境也差别较大。[3]音乐所承载的社会功能,进一步确定了其在文化生态系统中的所处的地位,展示出强劲的生命力。通过哈尼族例子可以发现,少数民族音乐文化的发展,本身就具有强大的文化张力,其从过去发展到现在,尤其独特的优势,这一优势是现在流行音乐所无法比拟的,是长期文化积淀的结果,彰显出强大的生命力。三、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的现实境遇(一)文化全球化冲击了原生态音乐的文化根基全球化发展已突破传统地理束缚,融入到世界各地,全球化发展所带来的影响,对音乐来说,也有明显的体现。面对来自西方发达国家音乐浪潮的冲击,如何才能很好传承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文化模式,成为当前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为此,必须从实际出发,审慎思考,探索其中缘由。[4]一般情况下,全球化的发展态势已经改变人们对传统音乐的认知模式,有时候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