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茂才教授论治中风病见解

作者:黄燕;卢明 刊名:新中医 上传者:张炜

【摘要】

全文阅读

刘茂才,男,1937年10月出生,教授,博士生导师。广东省中医院老年脑病研究所所长,广东省省级重点中医急症实验室负责人,是人事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定的第二批继承工作的老中医专家,中国中医药学会理事会理事、脑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省中医药学会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在临床实践中,运用中西医诊疗手段,对中医脑病潜心研究,重视“脑为元神之府”学说,主张创立新的中医脑病学,以代替传统的“以心代脑”论;对于中风病,主张坚持辨证施治原则,采用综合治疗措施。发表论文30多篇,主编专著《现代疑难病中医治疗精粹》。曾获省中医药管理局、省科委科技进步奖多项;现从事中风、痴呆、癫痫等病的研究,主持国家“九五”科技攻关中风病等课题。曾获“广东省卫生系统白求恩式先进工作者”、“广东省优秀中医药科技工作者”称号,并被广东省人民政府授予“广东省名中医”称号,享受国家特殊津贴待遇。刘教授多年来对中风病深入研究和不断探索,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辨证诊疗思路。1重视气血失调与痰瘀为患刘教授认为,中风之发病,其关键在于气血失调,痰瘀为患。该病多发生于中老年人,在气血亏虚、脏腑阴阳偏盛的基础上,遇有劳倦内伤、忧思恼怒、嗜食厚味、烟酒等诱因,进而引起脏腑阴阳气血错乱,痹阻脑脉,或血溢脉外,形成清窍失宣而见神昏、口舌歪斜、不语或言语謇涩、偏身麻木不遂等中风症候。从病者的体质与发病年龄看,中风之病,多先有伏痰存在,因其脏腑气血失调,每致痰浊内生。痰阻脑脉或痰随气升,阻滞脑髓脉络而出现中风证候。中风病后,由于脑脉之痹阻,或脑脉气血之郁积,致清阳之气不得舒展,津液渗泄,为痰为饮;中风病发,血溢脑脉之外,致津凝血败,亦化为痰,这种痰在中风病中的产生和存在,在一定条件下,可互为因果,甚至造成恶性循环。中医传统理论认为,痰和瘀是两种不同物质和致病因素,痰是人体津液不化或水液代谢失常而形成的病理产物,瘀是人体血行不畅,污秽之血或离经之血着而不去的病理表现。但刘教授认为“痰瘀同源”,“痰瘀同病”,“痰瘀互患”,痰瘀贯穿于中风病的始终,两者可共患,亦可转化,终致痰瘀互阻,脑髓脉络不通畅之病变。2祛瘀涤痰通络为治疗大法刘教授认为,治疗中风病应遵循中医辨证施治原则,采取综合治疗措施。在诊断、辨证明确的前提下,对中风病应早期应用综合手段进行综合救治,利用各种给药途径及治疗手段,充分发挥中西医各自的优势,根据患者的个体情况,予(介入)溶栓、手术清除血肿、中药针剂、口服液、灌肠液、针灸及早期康复措施等方法进行综合救治,以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减轻致残程度。并强调早期活血化瘀、涤痰通络为治疗之大法。不论出血性中风、缺血性中风,发病后其基本病理为脑脉瘀滞不畅,活血化瘀可改善脑组织血管微循环,促进血肿吸收和侧支循环的建立,以利功能恢复。临床上,除使用活血化瘀针剂如川芎嗪、血栓通、复方丹参注射液、灯盏花素注射液等外,刘教授还研制了中风病系列中成药:如清肝熄风、破血逐瘀、涤痰开窍之脑脉号胶囊和口服液;益气活血、涤痰开窍、熄风止痉之脑脉号胶囊和口服液,均获得较好疗效。此外,还主张痰瘀同治,涤痰常选用胆南星、牛黄粉、天竺黄、海藻、石菖蒲等,祛瘀则常选用水蛭、三七、土鳖虫、毛冬青、丹参、益母草等。而通腑醒神法则是针对中风病腑气不通之病变。其发病多与患者素有宿痰,发病后痰邪积滞、痰瘀交结,或素为阳盛之体,或脾肺、元气亏虚发为中风,而致热甚腑实或气虚便难;而病后肠蠕动减弱、气机不畅,肠内废物积滞过久,加重腑气不通。腑气不通,大便不畅可能成为病情加重或再中风的危险因素。故应重视通腑醒神,无论其有无意识障碍,均可用之;对于中风病之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