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博格全球正义理论的论证思路及其内在悖论

作者:常永强 刊名:国外理论动态 上传者:张昕

【摘要】托马斯·博格致力于将其老师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所提出的正义原则推广至全球,由此提出了他的全球正义理论。博格对其理论的论证事实上基于两种不同的道德立场,一种是基于康德式人权理论的道德普遍主义,一种是基于历史因素和现实经济秩序的伤害与补偿原则。前者更接近于罗尔斯,后者更接近于诺齐克。博格或许没有意识到这种内在的不一致,然而这就使得他的理论在面临一些具体问题时处于两难境地。

全文阅读

自从1971年罗尔斯的《正义论》问世以来,分配正义问题就成为政治哲学领域的核心论题。作为罗尔斯的学生,托马斯博格(ThomasPogge)力图把这一论题的适用范围从民族国家内部扩展至全球,致力于解决普遍存在于落后国家的贫困问题,由此提出了他的全球正义理论。这一理论与我们国家有着密切的关联,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既在历史上遭受过发达国家的侵略,又在现行的全球经济秩序中扮演着弱者的角色,符合博格对落后国家的界定,因此自然成为全球正义理论的关怀对象。鉴于此,我们更需要对他的理论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在这篇文章中,我将着重考察博格全球正义理论的论证方法,首先指出暗含于其文本中的两种论证思路,然后分析其论证是否经得起推敲,最后提出自己在正义问题上的一些看法。一、基于康德式人权理论的论证思路正如博格自己所承认的那样,“在思考全球正义这个话题时,我发现我最重要的导师是康德和罗尔斯”。在康德看来,人是自由平等的有限的理性存在者,在自然领域,人受制于自然因果律,但在实践领域,人却可以通过自己为自己立法来彰显自身的自由。“作为一个有理性的、属于理智世界的东西,人只能从自由的观念来思考他自己意志的因果性。自由即是理性在任何时候都不为感觉世界的原因所决定。”自由的人彼此之间是平等的,要始终把别人当作目的而不仅仅是手段。罗尔斯的建构主义继承了康德对人的上述理解,在《正义论》中,虽然两个正义原则是处于原初状态中的人理性选择的结果,但原初状态本身的设计已经体现了自由平等的基本理念。正如罗尔斯所承认的,原初状态的观念本身就有道德力量,并不是道德上中立的。在《政治自由主义》中,罗尔斯更是明确提出了自由主义的价值主张。他把康德学说看作是完备性道德学说之一种,继而寻求与其他完备性学说之间的共识,按照罗尔斯的理解,重叠共识必然是基于公共理性的共识,而“公共理性是平等公民的理性”。可以说,从罗尔斯到康德,理性、自由、平等始终是道德考量的核心要素,博格同样也秉承了这种自由主义的价值传统,这从他的人权理论以及道德普遍主义立场中都可以看出。博格认为,康德伦理学并不单纯是形式主义的伦理学,而且也包含实质内容,那就是“要求理性自身的繁荣,要求人类及其个体发展他们的理性”。博格赞同康德对于人类之善的理解,只不过摒弃了其中的先验成分,力图发展一种世俗的至善观。“世俗至善观赋予我们的道德任务不再是原则上可行但实际上永不可及的任务(每一个人都实现道德完善),而是一个开放的目标:不断促进人类的道德进步并不断超越已有的进步。”这是一项集体任务,人类应该团结起来,把至善作为共享的善去促进,形成由良善者组成的世界。无论是互动性的伦理层面还是制度性的政治层面,都应该以这一目标为依归。由此出发,博格提出了世界主义和道德普遍主义的主张。世界主义认为,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一种社会正义观是世界主义的,当且仅当评价和规定的依据把所有人的利益纳入了平等考虑”。而道德普遍主义其实就是世界主义在道德层面的必然要求,是康德实践理性的可普遍化原理在全球范围内的充分展开。“一个道德观念,比如像一种有关社会正义的观念,可以被认为是具有普遍性的,只要满足如下条件:A.它使得所有人都服从于同样的基本道德原则体系;B.这些原则面向所有人设定同样的基本道德收益(例如说权利主张、自由权、权力以及豁免权)和负担(例如说责任和义务);C.这些基本道德收益和负担是按照一般性标准设定的,不会专断地赋予特定的人或者群体优势或者劣势。”可以说,世界主义和道德普遍主义是自由主义理论的题中之义,然而,博格指出,无论是康德还是罗尔斯,却都在现实的考虑面前退步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