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震“以诗证诗”的“诗经学”研究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663.00KB 文档分类:文学 上传者:李晓莉

文档信息

【作者】 孙改芳 

【关键词】戴震 以诗证诗 诗经学 

【出版日期】2005-06-25

【摘要】戴震在“诗经学”史上是值得重写一笔的人物,他所著的《毛郑诗考证》《杲溪诗经补注》等专著,对其以后的《诗经》研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特别是在训诂考证方面。戴震不仅是在“诗学”研究中通过“以诗证诗”寻求“通例”来论证问题,而且旁及天文地理和诸子文献的考证,随后他的思想和方法很快推而广之,并成为一种治学方法。

【刊名】沧桑

全文阅读

戴震在“诗经学”史上是值得重写一笔的人物,他所著的《毛郑诗考证》、《杲溪诗经补注》等“诗经学”专著,对其以后的《诗经》研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特别是在训诂考据方面。段玉裁《戴东原集序》曰:先生之治经,凡故训、音声、算数、天文、地理、制度、名物,人事之善恶是非,以及阴阳气化,道德性命,莫不究乎其实,盖以考核其精,文章益盛。”[1]而“以诗证诗”,则是戴氏一种主要的“诗经学”研究方法。不艹艹官不艹艹官不艹艹官不艹艹官不艹艹官不艹艹官不艹艹官不艹艹官犭酋所谓“以诗证诗”,就是将《诗经》的具体诗篇,放在《诗经》时代的语言环境中,从文本出发,以305篇相互印证,从而对诗之文字语言及其意义得出符合逻辑的理解与解释。如关于《周南·卷耳》“采采卷耳”,《毛传》曰:采采,事采之也。”意思是从事采摘。“采采”一词在《诗经》中多次出现,而《毛传》的解释都不一样。《》篇“采采,薄言采之”,《毛传》曰:“采采,非一辞也。”《蒹葭》篇“蒹葭采采,白露未巳”,《毛传》曰:“采采,犹萋萋也。”《蜉蝣》篇“蜉蝣之翼,采采衣服”,《毛传》曰“:采采,众多也。”朱熹《诗集传》与《毛传》的方法大致相同,也是随文生训,故于《卷耳》曰:采采,非一采也。”于《蒹葭》曰:采采,言其盛而可采也。”于《蜉蝣》曰“采采,华饰也。”[2]而戴震则不然,他是把《诗经》作为一个整体来对待的,他认为在相同的时代,词汇的运用应该是有相对稳定性的。“采采”应该是“众多貌”。理由是:《诗经》曰‘采采’,又曰‘蒹葭采采’,又曰‘蜉蝣之翼,采采衣服’皆一望众多者,卷耳、又以见其多而易得之物。[3]在“采采”一句中“,采采”是形容众多之貌的;在“蒹葭采采”一句中“,采采”是形容蒹葭众盛之貌的;在“采采衣服”一句中,采采”是形容蜉蝣习翼华盛的。可以看出“采采”一词在《诗经》中是频繁地作为形容词来用的,而不是作为动词。由此推之,采采卷耳”也应该是言形容卷耳之盛的,故戴氏得出了“采采,众多貌”的结论。这一结论,显然比毛、朱之说要为合理故而为后来不少学者所接受。如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即云“《蒹葭》诗‘蒹葭采采’《传》曰:‘采采,萋萋也。’萋萋犹苍苍皆谓盛也。《蜉蝣》《传》‘:采采,众多也。’多与盛同义。此诗及《》诗俱言‘采采’,盖极状卷耳、之盛。”[4]可见,马瑞辰治《诗经》深受戴震的影响。以下为戴震在《杲溪诗经补注》和《毛郑诗考证》两部书中运用“以诗证诗”的情况(注:表中《杲》为《杲溪诗经补注》的简写《毛》为《毛郑诗考证》的简写。)在分析“以诗证诗”之前,须先了解戴震著名的“光被四表”的推论,从中可以看出戴震深厚的文化基础和治学的严谨。《尚书·尧典》“光被四表”,郑玄训“光”为“光耀”,《孔传》训“光”为“充”。戴震根据孙炎本《尔雅》“光,充也”,郭本《尔雅》、许氏《说文》“桄,充也”为证,独取《孔传》之训。又据《礼记·孔子间居》有“横于天下”,《祭义》有“横乎四海”之文,郑注训“横”为“充”,义出《尔雅》,断定《尧典》古本必有作“横被四表”者。几年后,别人果然找到“横被四表”的证据,时人皆服[5]。戴震常说“援《尔雅》以释《诗》《书》,据《诗》《书》以证《尔雅》,由是旁及先秦以上”[6]。因此他在《诗经》的研究上,也采用相互印证“以诗证诗”力求治《诗经》更具有说服力。戴震采用“以诗证诗”的方法,其原因是他认为社会上存在“大致说经者,就经传合而不可通于字;说字者,就字传合而不通于经”的现象[7],而“说经之弊,善凿空而已矣。”其“凿空之弊有二:其一,缘词(辞)生训也;其一,守伪传缪也。缘词(辞)生训者,所之释义,非其本义;守伪传缪者,所据之经,并非本经”[8]。根据(下转第120页)阎若璩的说法,“天下事由根柢而之枝节易,由枝节而追根柢也难,窃以考据之学亦尔”[9]。而在文献考据学确立“根柢”的方法,就是寻找古书中通用的例子(简称“通例”)来证明。就《诗经》而言,就要从《诗经》本身寻找“通例”来论证。例如《大雅·文王》首章“有周不显,帝命不时。”《传》:“不显,显也。显,光也。不时,时也。时,事也。”《笺》云:“周之德不光明乎?光明矣。”而朱熹《诗集传》认为:“不显,犹言岂不显也。不时,犹言岂不时也。”[10]可见,毛、朱皆以“不”为发语词,但戴震认为“不”为“丕”,理由是:诗之意,以周德昭于天,故曰丕显;以天命适应乎民心,故曰丕时。《笺》于《桑扈》之‘不戢’、‘不难’、‘不那’,《生民》篇之‘不宁’、‘不康’,直顺其文说之,于此诗‘不显’、‘不时’,《清庙》篇之‘不显不承’及诗中凡言‘不显’者,增‘乎’字或‘与’字于下以为反言,读《传》者亦谓如《笺》之反言而已。合考前后,则传意实不然。《传》盖以‘不’字为发声。《尔雅》‘不溽’,即《诗》所言‘河之溽’,郭注云:‘不,发声。’又龟有‘不类’‘不若’,即《周礼》之‘属’‘若属’,‘不’皆发声,可据证也。然经传中言‘丕显’多矣,古人金石铭刻,‘丕显’多作‘不显’,二字通用甚明。《传》、《笺》各缘词生训,失其本始。[11]可见,戴震分析“不显”是列出《诗经》中相同的例子来证明,并以经传和金石铭刻出现的“丕显”为例,说明二字通用,而并非“不”只作为语词。马国翰在《目耕帖》中引用戴震的说法后,认为“此解极确当”。同时在戴震的《诗经》注解中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那就是书中多次出现“缘词(辞)生训”这个词,可见他对此强烈不满,而且力图纠正这种状况。进一步说,戴震的“以诗证诗”是为了根除“缘辞生训”,达到他认为的“十分之见”,即“必征之古而靡不条贯,合诸道而不留余议,钜细必究,本末兼察”[12]。而所谓的“依于传闻以拟其是,择其众说以裁其优,出于空言以定其论,据于孤证以信其通。虽溯流可以知源,不目睹源泉所道,寻根可以达杪,不手披肄所歧,皆未至十分之见也”[13]。事实证明,为了达到“十分之见”,戴震的学术一生都在进展中,没有停留在某一点上,他在运用“以诗证诗”上也是精益求精。关于《诗经》的著作戴震作过三次修改,每此均有不同程度的变化,《杲溪诗经补注》是《诗补传》的修订本,同时是戴震未完成的书稿之一,仅存《周南》《召南》两卷;而《毛郑诗考证》部分内容也出自《诗补传》,其中大量运用“以诗证诗”的方法。在乾嘉时期,戴震作为领导学术潮流的考据大师,其学术思想和治学方法影响着清代中叶的学术发展。余英时说过“从中国学术思想史的全过程来观察,清代的儒学可以说比以往任何一个阶段更能正视知识的问题。……清代学术始于考经,进则考史,乾嘉以下更转而考及诸子,儒家知识传统的逐步扩张已见端倪。……要之,就清儒来说,如何通过整理经典文献以恢复原始儒学的真面貌,其事即构成一最严肃的客观认知的问题”[14]。从认知的角度来说,“以诗证诗”的方法论是在追求客观的认知,戴震亦云“诵《尧典》数行至乃命羲和,不知恒星七政所以运行,则掩卷不能卒业。不知少光旁要,则《考工》之器不能因文而推其制。不知鸟兽草木虫鱼之状类名号,则比兴之意乖”[15]。而以寻找《诗经》中的“通例”互相印证,达到一种客观的认识,可以说是戴震寻求真知的一种途径。在段玉裁、王引之、马瑞辰等人的《诗经》著作中,都可以看到他们对戴震“以诗证诗”成就的广泛采纳和拓展。戴震不仅在“诗经学”的研究中通过“以诗证诗”寻找“通例”来论证问题,而且旁及天文地理和诸子文献的考证。以其在学术界的领导地位和影响,戴震的思想和方法很快推而广之,成为汉学家共同使用的治田雷田学方法,胡适称之为“科学家常用的方法”———“汉学家的长处在于他们有假设通则的能力。因为有假设的能力,又能处处求证据来证实假设的是非”[16]。总之,戴震的“以诗证诗”作为一种治学方法,从一个侧面反映了18世纪文人对知识的不懈追求以及他们力图改变这种状况的精神面貌。参考文献:(上接第118页)戴震“以诗证诗”的“诗经学”研究@孙改芳$山西大学文学院!硕士研究生戴震;;“以诗证诗”;;诗经学戴震在“诗经学”史上是值得重写一笔的人物,他所著的《毛郑诗考证》《杲溪诗经补注》等专著,对其以后的《诗经》研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特别是在训诂考证方面。戴震不仅是在“诗学”研究中通过“以诗证诗”寻求“通例”来论证问题,而且旁及天文地理和诸子文献的考证,随后他的思想和方法很快推而广之,并成为一种治学方法。[1]段玉裁.戴震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2][10]朱熹.诗经集传.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 [3][7]戴震.杲溪诗经补注.戴震全书(第二册).黄山书社,1994. [4]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中华书局,2004. [5]戴震.与王内翰凤喈书.吴雁南.中国经学史.福建人民出版社,2001. [6]戴震.尔雅文字考序.戴震集(卷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8]戴震.古经解沈序.戴震集(卷十).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9]阎若璩.尚书古文疏证.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 [11]戴震.毛郑诗考证.戴震全书(第一册).黄山书社,1994. [12][13]戴震.与姚孝廉姬传书.戴震集(卷九).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14]余英时.戴震与章学诚.三联书店,2000. [15]戴震.与是仲明论学书.戴震集(卷九).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16]胡适.清代学者的治学方法.国故学讨论集.上海书店,1991.金句

1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