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以来美国的中亚战略及其影响

作者:赵良英;沈田 刊名: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 上传者:罗伟贤

【摘要】“9·11”事件后,美国凭借强大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在“反恐”的旗帜下向中亚地区全面渗透,打击恐怖主义、控制能源和扩张民主三大战略目标日渐清晰。美国对中亚的强力介入,对俄罗斯、中亚各国和中国等相关国家均产生了重要影响,使中亚地缘政治形势和国际战略格局日趋复杂。

全文阅读

“911”事件后,美国借反恐之机成功实现了在中亚驻军,使得“美国的影响在世界上迄今为止唯一没有发挥影响力的中亚地区出现飞跃性的增强”[2]。为实现打击恐怖主义、控制能源和扩张民主三方面战略利益,美国从政治、经济、军事、社会等多方面积极介入中亚事务。总体来看,美国对中亚的战略是“立足长远,注重根本”,其最终目的在于通过影响中亚国家,使中亚国家政权和美国合作,进一步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生存空间,同时配合其亚太战略和南亚战略,对崛起中的中国进行围堵。美国中亚战略的深入实施,必将对中亚地缘政治形势、国际战略格局以及相关国家产生深远影响。“911”事件后美国中亚战略的目标2001年12月13日,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伊丽莎白琼斯在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就中亚问题作证时,阐述了美国对中亚战略的长期而重要的三个目标:防止恐怖主义蔓延;帮助中亚国家进行经济和政治改革,推行法治;确保里海能源资源的安全透明化开发。[3]2002年11月27日,美国国务院欧洲与欧亚事务司发表的报告再次指出:“美国在中亚的战略利益,包括安全、能源和内部改革三个方面。”1.打击恐怖主义中亚地区是文化的荟萃地、民族的“大熔炉”,极易引发纠纷和冲突。20世纪90年代初,中亚国家独立后,在周边伊斯兰国家的影响和本国政府的默许下,伊斯兰复兴运动迅速席卷整个地区,填补了苏联解体后留下的意识形态真空。在此过程中,伊斯兰主义与世俗主义之间、伊斯兰主义内部温和派与激进派之间的矛盾逐步显现出来。不少伊斯兰激进组织力图获取政治权力,推翻它们认为违反伊斯兰教规甚至被它们视为异教徒的政权。20世纪90年代末,中亚伊斯兰宗教极端主义的影响力日益凸显,对各国脆弱的社会政治制度产生强烈的冲击。如1999年和2000年夏,“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先后在中亚多个地方发动暴乱,并绑架了日本和美国的公民,被美国列国际恐怖主义组织名单。“911”事件后,反恐成为美国国家安全政的中心环节。小布什警告世界各国:“要么站在们一边,要么站在恐怖分子一边。”中亚国家很快成为美国全球反恐战争“不可分割的参与者”。它们不仅是美国在阿富汗等地继续反恐和重建政治、经济、社会的重要基地,而且其内部存在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也对美国构成了严重威胁。美国的反恐战争自然将向中亚扩展。此外,由于中亚一直存有少量原苏联遗留下来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将极端主义与尖端技术相结合视为首要威胁的美国,必须防止这些武器从中亚各国容易渗透的边界地区流落到美国不希望看到的国家(如相邻的伊朗)和恐怖主义组织手中。[4]2.推行政治经济改革和西方民主价值观在小布什政府中,新保守派势力居于主导地位。这些人认为,“要使世界不对西方民主构成威胁,必须使整个世界、每个国家和每个民族都实行民主。美国的政治、经济模式必须被推广到世界其他地方,如有必要,可以诉诸武力,这是美国必须完成的一项全球使命。”[5]中亚国家当前处于艰难的转型期,体现为“经济上的绝望”、“政治上的失望”、“社会没落”、“与世隔绝”和“地区内部关系紧张”。[6]在美国看来,这些问题不可避免地为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产生、发展提供了条件。因此,无论出于铲除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土壤的现实主义考虑,还是实现美国扩展民主的理想主义目标,支持政治和经济改革都是美国的利益所在。“美国已经反复强调,这个地区的安全、稳定和繁荣,同民主和经济改革、对人权和法治的尊重,以及合作解决地区问题的意愿等多个方面紧密相连,而且这种关联是无法摆脱的。美国在这个地区的目标,包括发展独立媒体和政治多元化,以及建立富有生命力的公民社会等。美国反复不断地向这些国家的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