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上沅——新月下的戏剧理论探索者

作者:邓青 刊名:湖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上传者:徐戎卉

【摘要】本文介绍了新月派湖北作家余上沅运用西方戏剧理论对中国戏剧改革进行的探索和贡献。

全文阅读

对于新月派的小说诗歌,文学史述评繁浩充栋,然而这些研究多见于诗歌、散文,作为新月派的一个重要成员、作为文学的一个重要形式余上沅及其对中国现在话剧的研究探索,在这个流派的研究中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应当说余上沅在新月的旗帜下,对中国当时发生的新文学革命至少在形式和理论上进行了丰富和某一方面的规范,他的探索是新月派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余上沅,湖北沙市人。自幼热爱戏剧,上世纪20年代参加过“爱美的”戏剧活动(即业余戏剧活动),1923年8月以清华助教的身份与梁实秋、梁思成、吴文藻、吴景超、顾毓秀等同批赴美留学,在卡内基工业学校戏剧专科学习戏剧。肄业后,又到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读研究生,专攻西洋戏剧文学和剧场艺术。回国后继续从事戏剧活动,因与徐志摩、胡适等人有共同的留学背景,成为了新月派的主要成员之一。先后任教于北京美专、上海光华大学等,与徐志摩、胡适等人筹办了新月书店,并创办《晨报剧刊》、组织演出活动等,吸引了徐志摩、赵太侔、闻一多、陈西滢、梁实秋、邓以蛰、熊佛西等新月派干将参加。1935年秋,国立戏剧学校在南京成立,余上沅被聘为校长,并兼表演主课教师。后来的著名作家吴祖光任秘书。抗战开始,学校迁往四川期间,余上沅边办学校边宣传抗日。抗战胜利后返南京。新中国后,曾在上海戏剧学院任教。他有治校经验,对于建立正规化戏剧教育制度和培养戏剧人才,做出了卓越贡献。概括其基本创作,大致可划分为五个方面:第一、有关西方戏剧家的评价;第二、有关我国戏剧运动和发展戏剧事业的倡议;第三、有关剧本创作理论的探讨;第四、有关舞台艺术的研究;第五、有关剧院建设的设想。此外,也写过少量的剧本。余上沅是当时我国为数不多的受过西方专项戏剧理论系统教育的作家,他在理论的修养和表演训练上的系统性、正规性带有明显的优势,可以说是一个在戏剧上从编剧到表演、从前台到后台、从策划到经营的全才。余上沅在1923年以前接受的是华夏文化的天然传承,其本土情结和文化基质是不可消磨掉的。而留学生活使他的人生观、价值观、文化观产生了重大变化,对异域文化的切身体验和认识,在他的思想上表现出程度不等的文化亲近感和认同感。两种文化的矛盾和融合,使他和新月派的同仁一起走向了共同的道路。他把新月派在文学艺术的“人性”、“纯正”和“形式”方面的要求赋予给了戏剧。在他倡导并主编的《晨报剧刊》创刊后,总共刊登了约二三十篇讨论戏剧的文章,而其中探讨戏剧形式乃至技巧、技术的文章,就占了相当大的比重,如《国剧》中之论“程式化”,《戏剧的歧路》中之论“纯形”,《旧戏评价》中之论“纯粹艺术”……《中国语言与中国观众》之论“介体”[1]。作为新月社的核心成员,余上沅的文艺理论思想核心是“纯粹的艺术”,这个观点贯穿了他的整个理论。对于“纯粹的艺术”在《旧戏评价》[2]中,他是这样描述的:“假使他真是艺术家,他一定看不见墙,看不见桌子椅子,他所看见的只是一些线条和颜色彼此在发生一种极有趣味的关系形象。他要画的又只是这些形象的关系……因为这幅画只是些形象的关系,它是不是代表桌子椅子倒不要紧,要紧的是你去正看倒看,左看右看,它都能给你一种乐趣。绘画要做到了这一步,我们就叫它是纯粹的艺术”。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看到,所谓“纯粹艺术”要表现的是形象以及形象之间的关系,这里有两个抽象,一个是从具体事物中抽象出概念,也就是他所说的“形象”,这个“形象”和康德的“理式”类似,不是一个具体的事物,而是事物的一种共性的规律,是一个有情趣、有美感的抽象;第二个是要表现出众多形象中间的协调关系。只有形象之间关系是协调的,才能是不论从哪个角度欣赏,“正看倒看,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