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平安时代的女性文学

作者:李莹 刊名:苏州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李娜

【摘要】日本中古文学的平安时代是非常独特罕见的时期,大多数作品都出自女性之笔,形成了女性作家群。她们抒写了心灵深处的咏叹,表现了封建时代日本女性的想望、痛苦和悲哀。其中的杰出代表紫式部,开拓了描写现实的新天地,她的《源氏物语》揭示了以男权为中心的社会对女性的压迫,同时也充分体现了缠绵悱恻、幽怨哀婉的女性作家的审美风格。

全文阅读

第23 卷第1 期 苏州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Vol. 23 No. 1 2006 年2 月 Journal of U 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Suzhou (Social Science) Feb. 2006 日本平安时代的女性文学Ξ李 莹 (兰州交通大学中文系, 甘肃 兰州 730070) 摘 要: 日本中古文学的平安时代是非常独特罕见的时期, 大多数作品都出自女性之笔, 形成了女性作 家群。她们抒写了心灵深处的咏叹, 表现了封建时代日本女性的想望、痛苦和悲哀。其中的杰出代表紫式部, 开拓了描写现实的新天地, 她的《源氏物语》揭示了以男权为中心的社会对女性的压迫, 同时也充分体现了缠绵悱恻、幽怨哀婉的女性作家的审美风格。 关键词: 女性作家; 紫式部; 源氏物语; 女性命运; 审美风格; 中图分类号: I313. 06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1672- 0695(2006) 01- 0086- 04   人类是由男女两性组成的, 人类的整部历史, 实际上就是两性串演的历史, 女性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而作为人学的文学, 亦可以说没有女性便没有文学, 文学没有了女性的表现, 就不会成为伟大的作品。 从文学的发展历程看, 最初描写女性、关注她们命运的作品, 只能算是“前女性文学” ; 只有具备了“女性作者”、“女性意识”和“女性特征”的作品才能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女性文学。 在日本文学史上, 10 世纪末、11 世纪初, 就是一段非常独特罕见的时期。这时期的大多数作品都出自于女性之笔, 竟形成一个女性作家群。这种特异现象的出现, 一方面是由于当时正值日本平安时代“摄关政治”(此为“摄政”与“关白”的简称, 日本中古时期外戚专权, 天皇未成年时由大贵族藤原氏摄政, 天皇成人后, 藤原氏改称“关白”) 的顶峰。天皇外戚藤原氏一门专权, 仕官不凭实力, 专靠出身及裙带关系, 可谓一人得道, 鸡犬升天。于是, 天皇的嫔妃为了争宠, 纷纷雇佣出身于中小贵族而富有才艺的侍女为辅佐, 从而使在后宫担任过女官的女性作家应运而生。 另一方面与日本的文字文学的发展演变有关。日本的文字文学是萌生于上古引进汉字以后, 经历了纯汉文字体到变体汉文体, 再到“假名”文体的过程, 到平安时代初期才刚刚完成“假 名”文字。当时贵族社会的男性盛行用汉字做诗文, 以致日记也用变体汉文书写, 以显示高雅、学问和教养。然则女性就不被认同, 甚至认为女性读汉诗文是“不幸” , 于是女性就开始用新创造的假名文字书写。当她们拿起笔来创作时, 便出现了女性文学的繁荣。她们把自己所见、所闻、所惑、所感凝聚于笔端, 尽情抒写心灵深处的咏叹, 表现了封建时代日本女性的想望、痛苦和悲哀。 主要作家作品有: 紫式部的《源氏物语》 ; 和泉氏 部的《和泉氏部日记》 ; 藤原道纲母的《蜉蝣日 记》 ; 清少纳言的《枕草子》。她们所创作的日记文学、随笔文学和物语文学, 把日本的散文文学推向了高峰。 平安时代的五大日记文学, 其中有四部出于女性之笔, 构成了当时散文文学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藤原道纲母的《蜉蝣日记》就是女性日记的先驱之作。这部日记以散文和诗歌相辅相成, 真实地记录了作者的生活经历: 寂寥闭塞的少女时代; 一夫多妻制度下的生活遭际; 男尊女卑的现实生活中的困扰, 故以‘蜉蝣’为篇名, 意即妇女的苦命如‘蜉蝣’一般。作者从自身女性的角度, 表达了妇女的普遍的感受和情绪。在日记中, 时而宣泄胸中之愤懑:“御津湖畔薄情人, 满脸留下泪珠痕”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