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马西平引起重型药疹22例临床分析

作者:刘蓉;周东;陈芹 刊名:四川医学 上传者:刘勇

【摘要】目的探讨卡马西平(CBZ)引起的重型药疹(SDE)的临床表现、诊断治疗和预防措施。方法回顾性研究了我院1999年12月至2005年11月收治住院的药疹患者1265例,筛选出由卡马西平(CBZ)引起重型药疹(SDE)患者22例临床资料进行分析。结果重症多形性红斑型药疹(SEM)发生率为81.8%;并发药物性肝炎为72.7%。结论引起的重型药疹(SDE)以SEM发生率最高;并发药物性肝炎最常见。治疗上及时停用卡马西平,尽早使用糖皮质激素,大剂量免疫球蛋白冲击治疗能迅速控制病情,且无明显不良反应。

全文阅读

近年来,国内外陆续有文献报道引起药疹的主要抗癫痫药物(AED)为卡马西平(CBZ),但关于CBZ引起重型药疹(SDE)的报道不多。常见的SDE有重症多形性红斑型药疹(SEM),其中包括Stevens-Johnson综合征、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Lyell综合征)型药疹(TEN)、剥脱性皮炎型药疹(ED)。因SDE病情凶险且进展迅速,可累及其他脏器,甚至危及生命。故我们回顾性研究我院在1999年12月至2005年11月收治住院的所有药疹患者1265例,筛选出由CBZ引起SDE患者22例,现报告如下。1资料和方法11病例选择:本组22例患者,男13例,女9例,年龄11~67岁,平均(23580)岁。所有病例均符合SDE的诊断、分型标准。SDE诊断标准[1]:有用药史和潜伏期;皮疹形态多样,皮疹广泛,伴有不同程度的水疱、糜烂,溃疡和渗出;几乎均成对称分布和全身分布;可有粘膜损害;发病突然,常出现全身症状:发热、关节痛及休克等;可伴发其他系统症状,最常见为肝、肾等脏器。SDE分型标准[2]:SEM型:皮疹累及面颈及四肢远端为主,为水肿性红斑、丘疹,部分伴有水疱和大疱,生殖器及粘膜受累多见;ED型:全身呈弥漫性水肿性红斑,广泛脱屑;TEN型:广泛性鲜红色至暗红色斑的基础上出现松弛性大疱,棘层松解征明显,有些部位酷似烫伤,患者多伴眼、口腔及外生殖器粘膜损害。三型药疹归为重型药疹。12纳入标准:发疹前有明确的使用CBZ史,有一定的潜伏期,符合SDE的诊断、分型标准,并排除与皮损相似的其它皮肤病及发疹性传染病。若可疑致敏药物不明显则予以剔除。13服药情况:患者服用的CBZ均为常规治疗剂量,其中单用CBZ者21例,成人15例,剂量03~0.6g/d,平均(040011)g/d,小儿6例,剂量72~16.0mg/(kgd),平均(12831)mg/(kgd);联合用药1例,为15岁患者,苯巴比妥钠(PB)剂量0.02g/d,分2次服,CBZ剂量0.3g/d,分3次服。131致敏药物及药疹类型:疹型为:SEM18例(其中由CBZ与PB联合使用引起的1例),TEN3例,ED1例。CBZ引起SDE以SEM最常见,占818%。132潜伏期:潜伏期为3h至38d,平均潜伏期为2周;但有同种药物过敏史2例患者(均为曾服CBZ出现轻微皮疹,间隔一段时间后自服CBZ)均再次用药3h内出现皮疹。133皮肤、粘膜:皮疹持续时间为2~8d,平均(4616)d,最初皮疹多为淡红色,直径1~3mm的斑丘疹,少数呈栗粒样,压之可褪色,多首发于面颈部;1~2d后皮疹逐渐波及胸背部、腹部、四肢至全身,数量增多,并可融合成片、形成水疱,继发感染,甚至表皮坏死、剥脱,形成SDE。22例患者皮损面积均>50%,其中1例皮损面积>75%(为再次用药所致),如烧伤样皮肤。同时伴有粘膜损害达80%,粘膜损害以口腔、眼睑、外阴、肛门粘膜为常见。134全身症状、内脏受累及实验室检查:所有患者病程中均有不同程度的畏寒发热,发热持续2~14d,平均(4524)d,淋巴结肿大6例。首发症状中,发热13例(5909%),发热与皮疹同时出现4例(1818%),皮疹4例(1818%),淋巴结肿大1例(455%)。肝脏受累(转氨酶升高:AST>37U/L或ALT>40U/L)16例,占7273%。肾脏受累(血尿素氮>72mmol/L、肌酐>135mol/L)2例。血常规结果示:白细胞数增高(WBC>10109/L)11例,占5000%。尿常规结果示:蛋白尿、血尿3例。14治疗:所有患者入院后及时停用CBZ,用药尽量简单,防止多源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