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若干新思考

作者:袁方 刊名:理论月刊 上传者:李艳

【摘要】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第一次明确地提出了科学实践观,并以此为基石构建了新唯物主义即实践唯物主义。提纲揭示了在实践基础上的主体和客体、神圣与世俗、理论与实践等矛盾关系的生成、展开以及扬弃过程,孕育了历史唯物主义的萌芽,为随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逐渐成熟奠定了思想基础。

全文阅读

一、科学实践观的诞生在《1844-1847年记事笔记本》上写下了《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以下简称为《提纲)》。在《提纲》中,马克思第一次明确地提出了科学实践观。科学实践观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首要的基本的观点,是其构建原则和理论核心,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区别于其他一切哲学的根本特征。马克思提出的科学实践观,是批判地继承德国古典哲学特别是黑格尔和费尔巴哈哲学思想的产物,是革命斗争实践催生的理论。实践的观念由来已久,德国古典哲学的先哲康德,就曾提出过实践理性高于理论理性,但他所说的实践是指人类理性的自由活动,是人们内心的道德修养。黑格尔则把实践纳入自己的哲学体系并赋予实践以重要地位。他认为实践是从理论观念上升到绝对观念的一个环节,作为达到绝对真理的手段,是目的性的实现。这个带有唯心主义色彩却具有创造性的思想对青年马克思产生了深刻的影响。马克思在他的《博士论文》中这样写道:“在自身中变得自由的理论精神成为了实践的力量,作为意志走出阿门塞斯冥国,面向那存在于理论精神之外的尘世的现实,这是一条心理学规律。”此时的马克思认为哲学实践就是哲学的世界化和世界哲学化,就是进行理论批判。显然,此时马克思还停留在黑格尔实践观的理论框架内,还不了解理论批判与生产实践的真正关系,不了解理论批判的力量和能动性来自政治实践和生产实践。《莱茵报》时期,马克思在对专制制度和私人利益进行理论批判的过程中,美好的理想与社会现实发生了对立,促使他重新研究黑格尔的法哲学,于是他由理论批判转向政治批判。他说:“人的自我异化的神圣形象被揭穿以后,揭露非神圣形象中的自我异化,就成了为历史服务的哲学的迫切任务。于是对天国的批判就变成对尘世的批判,对宗教的批判就变成对法的批判,对神学的批判就变成对政治的批判。”这时的马克思把实践主要理解为政治批判,即实际斗争。这无疑更接近唯物主义,但这种唯物主义的转变只是在政治学领域,而不是在哲学领域。马克思在哲学领域对生产实践的探索可追溯到《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在《手稿》中马克思提出了“劳动”的概念,他研究的眼光从单纯的政治领域扩大到了人类物质活动及其对象世界的整个领域,提出了实践主体的现实性本质要通过劳动得以确证和实现。马克思把人的劳动活动的性质划分为两种,一种是人的本质的自由自觉的活动;一种是异化劳动。他不仅肯定了人的生产实践的能动性和创造性,也肯定了生产实践的物质性。但我们也应看到,这一时期的马克思把理想的生产作为人类社会的基础,从理想的生产出发去批判现实的生产;只注意现实生产的非人性质,而对现实生产本身的条件、内在矛盾和发展规律则缺乏认识。我们在观察马克思在《手稿》提到的“劳动”或者“实践”概念时,必须要以他的“对象性活动”作为理论原则和理论背景。倘若离开这一背景和原则,我们就看不到马克思的实践原则和费尔巴哈的实践原则的差别所在了。但需要指出的是,《手稿》时期的马克思对实践概念的表述还没有和对象性的活动明确地统一起来,对象性的活动只是通过劳动的概念得到非显性的发挥。无论是在概念形成上还是在理论形式上还多少带有费尔巴哈的“类”的概念的痕迹,这表明马克思还没有彻底离开费尔巴哈关于“人”的基本理解和基本立场。马克思对费尔巴哈人本学的彻底决裂和超越,把感性的、对象性的活动明确地提升到哲学原则的高度,并直接用“实践”概念准确表述出来,就是在1845年春天的《提纲》。这以后,马克思基本上就用实践即感性的活动取代了“对象性的活动”这个提法,与“对象性的活动”这一术语几乎一致消逝的还有“类“”人本主义“”自然主义”等那些打有费尔巴哈哲学烙印的提法。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