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例重症药疹临床分析

作者:李谦;陈绍华 刊名:皮肤病与性病 上传者:杨胜全

【摘要】本文叙述了3型药物疹,并且列举了这三型药物疹的诱发药物。

全文阅读

药疹是皮肤科常见多发病,近年来随着大量新药的应用以及不合理用药,增加了药疹的发生率,重症者可危及生命,导致死亡。现将1999年至2004年我科收治的34例重症药疹作一分析。1临床资料34例重症药疹患者均为我科住院病人。其中男16例,女18例。年龄12~76岁,平均年龄32岁。潜伏期1d至22d,平均7d。6例既往有药物过敏史。其中大疱性表皮坏死松解型16例,剥脱性皮炎型12例,重症多型红斑型6例。11大疱性表皮坏死松解型男7例,女9例。发病年龄12~58岁,平均345岁。致敏药物为去痛片3例,青霉素3例,别嘌呤醇2例,卡马西平2例,阿莫西林2例,克感敏1例,磺胺1例,苯妥英钠1例,甲硝唑1例。潜伏期1~20d,平均6d。本组患者皮损为以躯干为主的全身弥漫性红斑,松弛性大疱,表皮松解,剥脱形成鲜红色糜烂面,尼氏征阳性。伴眼、口腔、外阴黏膜损害10例。高热3例,低热7例。外周血白细胞增高6例。转氨酶升高4例。尿中有白细胞或红细胞4例,尿蛋白(+)2例。消化道出血1例。12剥脱性皮炎型男6例,女6例。发病年龄17~76岁,平均30岁。其中青霉素引起3例,去痛片引起2例,安痛定引起1例,卡马西平引起1例,安乃近引起1例,丁胺卡那霉素引起1例,异烟肼引起1例,安必仙引起1例,清开灵引起1例。皮损为弥漫性皮肤潮红、肿胀、片状或糠状表皮剥脱,四肢末端甚至可见手套样或袜套样剥脱。口腔、外阴黏膜损害无或轻微。有4例发热。外周血白细胞升高5例。转氨酶升高3例。尿中有白细胞或红细胞3例,尿蛋白(+)2例。13重症多形红斑型男2例,女4例。发病年龄22~52岁,平均325岁。其中由青霉素引起1例,去痛片引起1例,别嘌呤醇引起1例,卡马西平引起1例,双黄连引起1例,避孕药引起1例。皮损为多形性,四肢、躯干见暗红斑,丘疹、斑丘疹,部分融合成片,可见典型靶状虹膜样皮损,并有少数水疱,尼氏征阴性,眼、口腔、外生殖器黏膜有不同程度的糜烂、渗出。低热4例,高热1例。关节肿痛2例。外周血白细胞升高3例。转氨酶升高1例。尿中有红细胞或白细胞2例。2治疗与转归34例重症药疹均早期足量使用皮质类固醇激素治疗。我科一般使用甲基强的松龙针80mg~120mg/d或地塞米松针10~20mg/d静脉滴注,根据药疹的类型和年龄的不同来确定剂量,待病情稳定后逐渐减量至改用强的松口服,有感染倾向时加用适当抗生素,并选用1~2种抗组胺药联合应用,同时加强支持疗法,必要时输新鲜血浆以提高患者抵抗力。并维持水盐电解质平衡,加强皮肤和黏膜的清洁护理。经治疗34例重症药疹住院病人有33、例治愈出院,1例因并发肺炎而死亡,病死率294%。平均住院天数368d。3讨论随着新药的不断增加,抗生素的滥用,药疹的发生逐渐增多,同时重症药疹的发生率也随之增高。三型重症药疹多由抗生素类、解热镇痛类、抗痛风类等药物引起。致敏药物中抗生素仍居首位,其中青霉素类口服制剂占很大比例,与文献报道一致[1]。这与口服青霉素类药物品种多、制剂不纯、不做皮试等因素有关。其次是解热镇痛剂、抗痛风、抗癫痫类等药物。安痛定、别嘌呤醇、卡马西平等药物引起的重症药疹也屡有报道[2]。而磺胺类药物仅1例,可能与此类药物的应用减少有关[3]。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中药也可引起重症药疹,应予以重视。我们通过询问病史还发现,多数患者感冒、头痛等病症自行服用药物,从而导致药疹发生,提示患者的习惯性用药及不合理用药具有很大的潜在危害性。另外,当药疹发生后,没有及时停药或者又使用与致敏药物结构相似的药物,从而使轻型药疹转变为重症药疹。其次,无用药指征,滥用药物,用药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