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九旬老人创造的奇迹——记著名经济学家杨敬年

作者:刘拥军 刊名:金融信息参考 上传者:郭庆华

全文阅读

目前正在各大书店畅销的最新中文版《国富论》凝结了杨敬年先生的心血。杨先生接到陕西人民出版社翻译该书的委托时,已是90高龄的老人。没有助手,一切都是亲历亲为,每天早晨3点到7点连续工作4个小时,翻译3000多字,下午校对。75万字的书稿不到一年时间就顺利完成了。一位90高龄的老人,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完成如此繁重的工作,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杨先生一生淡泊名利,很少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所以很多人不认识他。但是只要做过他的学生或跟他打过交道,都不会忘记他。先生早年留学英国,在牛津大学获哲学博士学位。新中国成立以后,他毅然回国效力,先后在西南联大和南开大学任教。作为我国最早指导发展经济学硕士研究生的少数几位教授之一,1987年,杨敬年教授曾主持由美国耶鲁大学拉尼斯教授主讲的“发展经济学暑期讲习班”,此次讲习掀起了中国学习发展经济学的热潮。杨先生编著的《西方发展经济学概论》和《西方发展经济学文献选读》被国家教委选为高校发展经济学课程的指定参考书目。新版《国富论》自2001年1月发行以来,到2002年7月已经四次印刷,总计发行已达16000册。该书由古典经济学的奠基人亚当斯密所著,作为影响人类世界进程的十本巨著之一,以及此书在学界的分量,决定了其翻译工作非同寻常。因此,陕西人民出版社在确定翻译人选时颇费了一番工夫。经反复磋商遴选,他们最终锁定了南开大学已90岁高龄的杨敬年教授。杨先生的英文已有70多年的功力,对英语的理解和把握非常人所及,而且又是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对亚当斯密的经济思想了然于胸。深厚的英文功底和经济学造诣成为高质量翻译此书的可靠保证。杨先生对原著思想的准确把握和表述为该书增色不少。梁小民教授在阅读了此次新版的《国富论》后,认为和原来的译本相比更加准确、流畅。杨先生一生坎坷,文革中更是受尽磨难,但他对党的信念没有改变。他在古稀之年才迎来改革开放的大好阳光。这使先生更加坚信:只有跟着共产党,中国才有希望。1987年,79岁高龄的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后先生一直在发展经济学领域辛勤地耕耘,先后带出了20多位硕士研究生。因年龄原因他没有亲自带过博士生,但南开大学的很多博士、教授都得到过先生的启迪和帮助。先生在经济学这块园地中默默地奉献着,他生活简朴,淡泊名利。当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张培刚教授邀请他作为发起人之一参加发展经济学第一届年会时,他开列出一个南开大学讲授发展经济学的人员名单,而他自己却退到了幕后。这样一位为发展经济学在我国的普及和传播做出了重要贡献的学者,却总是谦虚地说自己什么工作也没做。两百多年前的英国,一位瘦弱的老人,在孤灯下写出了划时代的巨著。两百多年后的中国,一位受尽磨难的九旬老人起早贪黑,又一次将这部历史巨著以流畅的语言翻译成中文。这不仅仅是《国富论》的翻版,更是亚当斯密为学术而献身的精神再现。同一本书承载和凝聚着不同时代的两位老人为学术献身的崇高精神。从这个意义上讲,摆在我们案头的《国富论》除了极高的学术价值之外,还凝聚着无法衡量的精神价值,它不仅是我们的思想之源,更为我们提供了追求真理、献身真理的精神动力。今天的杨敬年教授仍然精力旺盛,雄心勃勃。他每天坚持锻炼身体,甚至自己做早餐。闲暇之余还自学数学,而且学会了上网,发电子邮件。最近他阅读诺斯的名著《制度、制度变迁与经济绩效》深受启发,又系统地研究了诺斯的其他著作,认为对制度和制度变迁的研究是发展经济学的重要研究方向。世界银行的《世界发展报告》他更是每期必读。老人用他自己的行动实践着“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崇高精神,为后辈树立了光辉的榜样。一位九旬老人创造的奇迹记著名经济学家杨敬年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