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具象化运演理论探析

作者:杨乐强 刊名:东南学术 上传者:嵇鹏

【摘要】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在跟踪考察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与物化及文化工业、技术统治、景观收摄、消费侵蚀等过程的关系中;探究了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具象化运演机制;揭示出这种意识形态的具象化运演既是一个与不同社会情境融合的过程;又是一个不断追逐意旨下潜、观念殖民和价值整合的功能生发过程;展陈出意识形态具象化运演对人的生存屈从的塑造、对多样化拜物教下人的客体化的强化、对社会一体化的构筑等等效能;它在总体上维系着资本主义;但也以具象化的方式消解了资本主义社会人的主体性;

全文阅读

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问题的持续探究,比较清晰地展陈出他们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复杂性的捕捉,揭示出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从思想上层建筑向社会现实的统治的转化过程,是通过具象化为物化及文化工业、技术统治、景观收摄、消费侵蚀等过程进行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以具象化运演显现它与社会情境的融合,以意旨下潜、观念殖民和价值整合为实质性的目标支配,突显它对人的生存屈从的塑造、对泛拜物教支配下人的客体化的强化、对资本主义一体化的构筑等总体效能,这是资本主义制度的维系效能,但也是资本主义消解人的主体性的否定性效能。西方马克思主义关于意识形态具象化运演理论,为我们认识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复杂性打开了一个窗口。一、物化、技术、景观、消费:意识形态具象化运演的载体和表现如同文学要通过具象化的话语叙事和具象化的情境影响人一样,一个社会也总是要以意识形态的具象化运演显现其对观念秩序的整合和行为秩序的规范,这是意识形态显现其统治机能的基本方式。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在维持它作为思想上层建筑的独立性的同时,也要不断地监视和干预社会现实,调适社会大众,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把意识形态这一维度的运作看作是朝向生活世界的具象化运演过程,即通过与物化或文化工业、技术、景观、消费的融合,显现为意识形态对生活情境的具象化操控。第一,物化原本是指商品运行法则对人的根本影响,人的活动和人的意识状态都必须遵循商品物的运行机理,这个过程被卢卡奇看作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观念体系具象化运演,它使人失去了他作为人的本质,他越是被物化具象化操纵,“他就越不可能是人”。①马尔库塞指认发达工业社会取得了商品的绝对统治,为商品而活“成了人们生活的灵魂”。②诚如鲍德里亚所说,物化的具象化既是人的心理“受到一个体制和它的形象所灌注”的过程,③又是人身上被物品“不连续的节奏,它们不连续而又突然的在那儿的方式”所强加的过程,④人被物化具象化浇筑,他当然不能以人的节奏显现对物化的改变。物化具象化的演进,促成了它与文化的交织,文化工业的崛起是这种复杂交织的产物。在文化工业中,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具象化的操控就是一个以工业化的文化产品充斥生活世界、以多样化媒体包围人的情感世界、以亲和影像契入人的想象世界并不断地过滤现实的过程。它以其吊诡逻辑承诺对日常苦役的逃逸,所推送的“快乐本该帮助人们忘记屈从,然而它却使人们变得更加服服帖帖了”;⑤它越是役使人们“不断证明自己面对社会的道德品质”,然而它却越是使人们表现出鲜明的受虐的特点。⑥第二,20世纪中期的资本主义普遍步入发达工业社会,“技术已经变成物化——处于最成熟和最有效形式中的物化——的重要工具”,⑦技术的运用在带来生产增长和经济繁荣的同时,也在微观方面改变和支配人们的意识活动,锤炼实证思维;在宏观层面塑造社会秩序,通过倡导顺世主义和随大流的行为标准,以技术贬损道德,人在“道德上的‘停滞’使得技术进步的身价大增,成为一种稳固的价值,成为我们的社会的终极作用机制”。⑧技术的自动化运用使得物和物体系承载着科技变化的本质层次,而在“需求及实用的心理或社会学层面的变化则是非本质的”;⑨作为意识形态具象化的载体形式和具体表现,技术自动化与人的个性化相融合,它“不过是个性化在物品层次的梦想实现。它是枝节部分最完满和卓越的[呈现]形式,而人和物之间的个性化关系,便是透过这种边际性的分化作用来进行”,⑩这正是技术的普遍化统治和具有亲和性的具象化操持在引导统一和制造分化中呈现的根本影响力。第三,景观是指资本主义社会运行过程的镜像化再现所生成的偶像境遇和形象范例,包括以实物偶像展陈的商品镜像,它构成了人们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