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杭州大学校长陈立先生

作者:缪进鸿 刊名:教育史研究 上传者:卢中华

【摘要】陈立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心理学家、教育家;他先后担任浙江师范学院院长、杭州大学校长、浙江大学理学院心理与行为科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他重视高等教育;提倡大刀阔斧去重点培养人才;改革高等教育管理体制;强调系科设置和心理学科的重要性;对高校招生办法和老浙大四校联合提出了合理的构想;这些教育思想至今仍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先生与我多有交往;在科研工作方面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和帮助;

全文阅读

陈立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心理学家、教育家。他毕生从事教育和科研工作,是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发起人之一,是中国工业心理学创始人、杭州大学心理学系创始人。他早年留学英国,曾获伦敦大学理科心理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浙江师范学院院长、杭州大学校长(1979—1983年任校长,1983—1998年任名誉校长)、浙江大学理学院心理与行为科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先生于2004年3月18日在杭州逝世,享年103岁。我与陈立先生交往多年,我认为先生的教育思想至今仍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一、陈立先生的教育思想片断(一)“高教更重要!”20世纪80年代初期,有一次,陈立先生和我讨论有关浙江的教育究竟应该怎样抓才好的问题。这次谈话,事隔30多年,有些话我已忘得干干净净,唯独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他对我说:“我看,高教更重要!”先生讲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自信。“高教更重要!”这句话虽然只有五个字,但内涵却很丰富。从推翻清王朝、创建中华民国开始,人们在这个问题上就一直有争论。蔡元培先生撰写的《我在教育界的经验》一文就可以证明这一点。1912年元旦,中华民国诞生,蔡元培先生出任南京临时政府教育总长。当时,百废待兴,教育究竟应该从何处抓起呢?对此,蔡元培先生在这篇文章中有一段有趣的回忆:“我与次长范静生君常持相对的循环论。范君说:‘小学没有办好,怎么能有好中学?中学没有办好,怎么能有好大学?所以我们第一步,当先把小学整顿。’我说:‘没有好大学,中学师资哪里来?没有好中学,小学师资哪里来?所以我们第一步,当先把大学整顿。’把两人的意见合起来,就是自小学以至大学,没有一方面不整顿。不过他的兴趣,偏于普通教育,就在普通教育上多参加一点意见。我的兴趣,偏于高等教育,就在高等教育上多参加一点意见罢了。”a你们看,当时的蔡元培和范源廉之争是不是有点像“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之争!相比之下,应该说,蔡元培先生站得比范源廉先生更高一些,看得更远一些。陈立先生和我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浙江的高教历经新中国成立以来全国院系调整、历次政治运动和“文化大革命”的“洗礼”,已遭到严重的削弱和破坏,如不大力整顿、扶植和建设,后果将不堪设想。这个时候,先生提出“高教更重要”,要求下更大的功夫去整顿、扶植和建设高教是完全正确的,也是符合当时中央和浙江省委精神的。只有高教抓好了,普教才可能得到较快的恢复、发展和提高。(二)“要大刀阔斧去重点培养人才”大约在1987年初或1986年底,我抛砖引玉,寄了一份关于浙江高教发展规划设想研究报告(这份报告是几个单位集体撰写的,获得了中国高教学会的奖)给陈立先生,请他指正。这块“砖”一抛,果然把先生的“玉”引出来了。先生于1987年2月5日写了一封长信回复我,谈了他对浙江高教的一些看法,其中一条就是“要大刀阔斧去培养人才”。先生在这封信中指出:“杭大的处境很困难,主要还是人才。‘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里也有一个绝对平均主义的错误。领导图省事,不能大刀阔斧去重点培养(人才)。孟尝君对冯谖的故事,值得反思。我党素来主张没有重点便没有政策。要有眼力,要舍得下本钱,要重点扶植。我过去是考取湖北公费留学的。就我们这所中学(博文中学,现名武昌十五中b)前后三年考取的几个人,一个是陈友松,现在北京师大(双目失明,仍担任一些主角任务);一是涂长望,和我同届,解放后是中央气象局局长;最后一个是张国藩,天津大学校长和天津市副市长。博文考生全部就是我们这四个人,除我以外,都对国家文教科技作出了重大贡献。为什么我们今天就不能从浙江的需要出发,重点选拔一些人到条件好的地方去进修呢?(现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