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诗词象征手法的意象图式翻译策略

作者:蔡晓青;陈君均 刊名:名作欣赏 上传者:何雪葵

【摘要】本文从意象图式的角度来探讨中国诗词中象征手法的翻译策略,指出中国诗词中象征修辞的翻译实质上就是图式翻译,即将源语中各种图式再现于目的语之中。译者在翻译过程中,需要借助各种翻译策略来构建新的图式、填充或修正已存在的相关意象图式。

全文阅读

一、意象图式基本理论“意象”是指凭想象得到某个物体的形象。“图式”是指我们把信息加工组织成可以较长存在于记忆中的认知结构。每个图式是由数目不等的空位组成,当感官记忆接受某种信号时,认知机制会自动激活属于该图式的空位即在该空位填上了一个填充项,即产生一个图式。Lakoff和Johnson于1980年在首次将“意象”和“图式”这两个概念结合而成“意象图式(ImageSchema)”。Johnson认为意象图式是“感知互动以及运动活动中不断再现的动态结构,这种结构给我们的经验以连贯和结构”。Oakley反复强调意象图式是来自身体经验,即意象图式具有体验性(EmbodiedImageSchemata)。Lakoff还论述了意象图式主要基于感觉知觉和互动体验之上形成的,是先于概念和语言的抽象结构。二、中国古典诗词中象征的意义象征是用具体的事物表现某种特殊意义,中国古典诗词常运用该修辞手法。象征本体和象征意义之间本没有必然联系,但通过诗人对本体特征的突出描绘,使读者产生由此及彼的联想,从而领悟到诗人所表达的真实含义。另外,根据习俗,以熟知的象征物为本体表达特定的意蕴。比如红色象征喜庆、白色象征哀悼、鸽子象征和平、鸳鸯象征爱情等等。运用象征修辞,可使抽象概念具体化、形象化,使复杂深刻的事理浅显化、单一化。三、意象图式与中国古典诗词中象征手法的关系人们理解新事物时,常将新事物与已知概念、背景知识联系起来。图式是认知的基础,人们在理解新信息时,输入的信息必须与这些图式相吻合才能起作用。由于不同社团成员所处的成长环境不同,从而具有不同的认知结构和价值观念,这种带有文化色彩的心理状态以图式的方式贮存在我们的记忆中,就形成了不同的意象图式。西方语言学家研究发现意象图式理论可以用于诗歌和文学作品分析。其理论强调思考时运用内心体验形成的生动图像,这与古诗词所蕴含的丰富意象相一致。四、中国古典诗词中象征手法的翻译象征本体是指代代相传的被告知的客观事物,诗人用这种象征事物表达情感,读者也知其象征意义,因而双方产生共鸣。这种修辞手法反映人们对客观世界和认知世界的认识,读者也需依靠自己的理解将其尽量还原为这两个世界,译者在翻译中也应尽力译出原作者和原著对这两个世界的认知和描写。认知世界是人们在体验基础上经过加工并以意象图式的形式储存于认知主体头脑中的过程,读者对象征词语的理解就是借助他和作者共享的意象图式而实现。原文作者与译者的认知世界既有同也有异,这就决定了不同语言文本之间具有互译性也具有某些信息的不可译性。通常译者对象征词语的理解有以下三种情形。(一)源语译语的意象图式吻合各民族文化虽然千差万别,但人类在认知世界过程中有着相似的经历,反映到思维中就显示出共同的意象,映射到语言里就汇成意义相近的词汇。当源语词汇与译语体现的意象图式相一致时,象征修辞可采用直译法。如李白的《忆秦娥》: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许渊冲先生译为:Thefluteismute;Walkingfrommoonlitdream,shefeelsagriefacute.OMoon!Oflute!Tosee’neathwillowspeopleleave!All’smerryontheplainonMountain-ClimbingDay,ButshereceivesnowordfromancientNorthwesWay.O’erancientwayThesundeclines;thewestwindfallsO’erroya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