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苏格拉底“德性即知识”看中国德育

作者:贺敏敏 刊名:学理论 上传者:张贝贝

【摘要】苏格拉底认为,心灵的内在原则是德行,德性是过好的生活和做善事的艺术,是一切艺术中最高尚的记忆。"知识"与"德性"的同一性源于苏格拉底的著名格言"德性即知识",体现了苏格拉底在哲学层面上的本质内涵。然而,随着社会的不断变化,受诸多因素的影响,人们的道德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人们对道德的认识发生了很大变化,促使"知识"与"德性"的关系也发生了改变,从而违背了苏格拉底的哲学意图。因此,对"知识"与"德性"的关系进行客观、辩证地评价,有一定的社会价值和现实意义,对我国国民现代的教育更是如此。

全文阅读

一、“知识”与“德性”的关系苏格拉底认为,德性并不是天生的,而是靠教育得来的。与此相应,虽然罪恶的事情大量存在,但是却无人有意作恶,罪恶的根源在于人的愚昧无知,缺乏正确的理论指导。“知识”与“德性”源于“德性即知识”的提出,这是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道德哲学的核心命题,它将人们的道德教育建立在真实可靠的知识理解基础之上,在哲学史上第一次把知识与人的道德直接联系起来。他强调人们应该认识社会生活的普遍法则和“认识自己”,认为人们在现实生活中获得的各种有益的或有害的目的和道德规范都是相对的,只有探求普遍的、绝对的善的概念,把握概念的真知识,才是人们最高的生活目的和至善的美德。苏格拉底认为,人们只有摆脱物欲的诱惑和后天经验的局限,获得概念的知识,才会有智慧、勇敢、节制和正义等美德。他认为道德只能凭心灵和神的安排,道德教育就是使人认识心灵和神,听从神灵的训示。在苏格拉底关乎知识与德性的关系上,知识与智慧几近同义。德性等同美德因为知识隶属于善。然而,苏氏“知识即德性”之论断可为至理?尽管苏格拉底在知识有助于德性完备方面做了有关说明,但知识(德性之知)充其量乃德性之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知识(即便是德性之知)毕竟不等同于德性,因为谁也不能保证一个自然人会如此严格遵循所谓的知识(德性之知)把知识当作神灵,不敢越雷池一步。倘若如此,世界断然就不会有“不道德”之事发生。如此看来,苏氏的论证又有独断论之嫌疑(当然,人们也可以用“可以如此”不等于“必然如此”来为之进行辩护)。苏格拉底提出“德性即知识”这一宣言,追根溯源,具有早期自然哲学家和智者运动两方面的背景。首先,自然哲学家们在哲学对象、目标、途径和方法等问题上的看法是错误的,他们不去关心自身而去关心自然,且在对宇宙万物本原的探讨上以感官物为依据,以自然物为原因,因而自以为是,众说纷纭。其次,智者们虽然唤醒了人们的理智,打破了希腊传统的、不合理的真理观和道德观,但是却高扬个体,推崇感觉,导致了对普遍理性和确定性的贬低或否定,由此走向了诡辩论或怀疑主义,不可能真正认识自己,更违背了哲学爱智慧、求知识的初衷。二、我国知识与德性的现状在中国,“德性”可以追溯到先秦思想家老子的《道德经》,它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是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和规范,是衡量行为正当与否的观念标准。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道德观念,没有任何一种道德是永恒不变的,而且人类的道德观念是受到后天的宣传教育及社会舆论的长期影响而逐渐形成的。德性具有两个维度,即公德和私德,前者涉及社会公共部分的道德,后者只涉及个人、个人之间、家庭等私人关系的道德。在苏格拉底那里,“知识”与“德性”是同一的、对等的,置于他生存的那个时代,这对于树立理性主义的旗帜而言,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和借鉴之处。然而,由于历史的局限和时代的变迁,将德性与知识绝对等同起来则表现出一定的偏颇:它只强调了二者的相通性,却忽略了它们的差别。正如亚里士多德所分析的,“他在把德性看作知识时,取消了灵魂的非理性部分,因而也取消了激情和性格”。客观来讲,知识并不是德性的充分条件,有知识不等于有德性,在我国,有“知识”更不等于有“德性”,且在具体的道德实践中“知识”与“德性”更是发生了严重错位。1、有“知识”未必有“德性”知识一直是人们追求的目标。而知识的权威逐渐发展到对人自身价值与尊严的束缚与压制。康德在进行其著名的理性批判之前,就从卢梭那里意识到,具有多少科学知识与人的道德尊严以及人生的意义和价值没有关系。一个没有知识的人完全可以是有德行的,而一个有知识的人却不一定是有德行的。首先,有“知识”未必有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