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邓肃的诗学观及其诗歌风格

作者:金文凯 刊名:三明学院学报 上传者:段怀敏

【摘要】邓肃是宋南渡时期著名的谏官和爱国诗人,其《诗评》一文集中阐述了他的诗学观。他师法多家,尤其受李白、杜甫沾溉最多。其诗克服了白体的率易平熟、西昆体的藻饰雕琢及江西诗派的奇谲瘦硬之弊,既有白居易的平易、杜甫的骨力、李白的豪放,又有宋人的健朗,表现出雄浑俊逸、自然天真的主体风格。而由于题材、思想情感、历史背景等的不同,风格又呈现出多样性。南渡之前的诗作更多地追踪李白,充溢着难以抑制的狂情豪气;南渡之后的作品则侧重学习杜甫,显得沉郁顿挫,而对陶、谢的推崇又使其诗时时呈现清远平淡、天真自然的风格。

全文阅读

邓肃(1091-1132),字志宏,号栟榈,南剑州沙县(今属福建)人,宋南渡时期著名谏官和爱国诗人。徽宗时因坐上诗讽刺花石纲被屏出太学而名动天下。钦宗靖康元年(1126),经李纲荐入京任鸿胪寺主簿。后金兵犯阙,邓肃借出使金营之机探听敌情,并极力主战。靖康二年(1127)三月,金兵灭北宋立楚国。邓肃不食楚粟,奔赴高宗行营,被擢为左正言。他忠心耿耿,谏诤奋不顾身,激愤时曾在三月内上疏奏二十余道,进言献策,高宗赞他“论事正当,甚可取”,赐五品服。同年八月,李纲被罢相。太学生陈东、欧阳澈呼吁“李纲不可罢”被斩首,朝廷内外噤若寒蝉。邓肃毫不畏惧,毅然呈《留李纲疏》(《第十四札子》,《栟榈集》卷一二)[1](P324),再次触怒执政,被贬出守郡。后历经离乱漂泊,仍念念不忘国事,孤忠之气溢于言表。[2](P11603)邓肃有《栟榈集》二十五卷传世,其诗作数量丰赡,可惜大量散佚。曹廷栋选《宋百家诗存》[3]录之,王鹏运刻《宋元三十一家词》[4]有之。厉鹗《宋诗纪事》[5]选5首,《全宋诗》[6]收录275首。但由于为其气节所掩,且其遗存的文集极为难得,所以世人知之不多。本文拟就邓肃的诗学观及其诗歌的风格特点试作探讨,以期对其诗歌风貌有更深刻的认识。一邓肃诗善采众家之长,并未局限于某个体派范围之内,呈现出兼容并包的特点。其《诗评》(卷二五)集中阐述了自己的诗学观点:诗有四忌:学白居易者忌平易;学李长吉者忌奇僻;学李太白者忌怪诞;若学作举子诗者,尤忌说功名。平易之过,如钞录账目,了无精采;奇僻之过,如作隐语,专以罔人;怪诞之过,有类乞丐道人作飞仙无根语;功名之过,如谄谀卦影。东坡曰:“要知西掖承平事,记取刘郎种竹初。”此虽平易,自有精采;又曰:“阳虫陨羿丧厥喙,羽渊之化帝祝尾。”此虽竒僻,自非隐语;又曰:“岁寒冰冷天地闭,为我起蛰鞭鱼龙。”此虽怪诞,要非乞丐道人所能近似也;至论功名则曰:“正与群帝骖龙翔,独留杞梓扶明堂。”是岂复有卦影气味乎?此四者不可以笔墨求之,要运于笔墨之外者,自有所谓浩然之气,充塞乎天地之间,学者不可不知也。邓肃论诗之四忌,其一为“学白居易者忌平易”。白居易是中唐新乐府运动的领军人物,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强调诗歌应“辞质而径”、“言直而切”,使“见之者易喻”,“闻之者深诫”[7],在文学史上具有重要意义。但有的诗作未免“其语多得于容易”[8](P263),因缺乏雕饰而欠诗味;有的则“其意伤于太尽”[9](P459),显得词尽意烦,意趣流于浅露。白居易也曾自省:“诗成淡无味,多被众人嗤。”(《自吟拙什因有所怀》,卷六)[10](P118),认为自己的诗有时“意太切而理太周”,易致“辞繁”、“言激”,正所谓“所长在于此,所病亦在于此”,应该“稍删其烦而晦其义”[10](P40)(《和答诗十首序》,卷二)。邓肃的看法与此相契合。其所言“忌平易”,当指忌一味地追求浅俗而味欠涵咏,或者如同宋初以徐铉、李昉为代表的白体诗派,“诗务浅切,效白乐天体”(吴处厚《清箱杂记》,卷一),在诗中抒发浅淡的个人愁绪,常缺乏深挚的意蕴,“流易有余而深警不足”(《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徐铉语),但忌“平易”并不意味着追求浮华绮美。邓肃亦反对雕琢过甚,强调语言的“天真”自然。他在诗中反复表白“公家自有呕心戒,岂容雕琢损天逰”(《寄司録朝奉兼简伯寿》,卷四),“腐语陈言俱扫灭,奇文秀句出天真”(《和谢吏部铁字韵》,卷六)。其二为“学李长吉者忌奇僻”。李贺好以神仙鬼魅入诗,想象丰富奇特,意境凄冷奇诡,而且文辞瑰丽,设色浓丽,追求奇警峭拔,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长吉体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