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校生自尊、父母教养方式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

作者:惠梓 刊名:科技信息 上传者:王欢

【摘要】【目的】探究职校生自尊、父母教养方式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为职校生教育提供一定的依据。【方法】采用整群抽样法抽取职校生300名,用量表及问卷测试的方式了解职校生自尊、父母教养方式与主观幸福感的现状。【结果】①职校生的自尊、主观幸福感总体水平都居中,性别差异不明显。不同年级的职校生在自尊水平上存在显著差异;②自尊与主观幸福感呈现显著正相关;③父母教养方式的不同维度对自尊与主观幸福感的影响不同;④父母情感温暖维度对自尊和主观幸福感都有正向的预测作用。【结论】职校生的自尊整体处于中等水平;职校生的父母教养方式受不同因素的影响;职校生的主观幸福感的总体感受处在中等水平;职校生的自尊、父母教养方式和主观幸福感之间存在较高的相关关系。

全文阅读

科技信息 引言 近年来,我国各地都在大力发展侧重于实践技能的职业教育,随着职业学校学生所占的比例逐渐增长,职校生已经逐渐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群体。职校生可以是中等职业学校的学生或高等职业学校的学生,以下简称为中职生和高职生。职校生这个群体比较特殊,这些学生多数是因为成绩不太理想而没有考上普高或大学的学生,因此他们很多显得比较自卑,本文研究的目的就是希望了解到什么样的父母教养方式和什么程度的自尊会更有利于学生的心理健康,对成长起积极作用。研究得出的结论可以作为职业学校丰富教育策略的理论依据,倡导职业教育的着眼点应该从过去关注学生的学业成绩,转变到关注学生的心理水平上来。 一、研究方法 (一)被试 采用整群抽样法,选取天津市的中等职业技术学校、高等职业技术学校各一所的职校生为样本,发放问卷 300 份,回收 300 份,剔除无效问卷后,得到有效问卷 297 份,有效率为 99%,其中男生 81 名,占 28%,女生 216 名,占 72%。 (二)工具 自尊的测量采用的是 Rosenberg的自尊量表(The Self- EsteemScale, 简称 SES)[1]。量表分四级评分, 1 表示非常符合, 2 表示符合, 3 表示不符 合, 4 表示很不符合。总分范围是 10- 40 分,分值越高,表明自尊程度越高。 父母教养方式的测量采用蒋奖等人在 s- EMBU基础上修订的父亲版和母亲版 s- EMBU- C问卷,各由 21 个题目,三个维度组成[2]。其中拒绝维度 6 个题目,情感温暖维度 7 个题目,过度保护维度 8 个题目。 主观幸福感的测量采用国内段建华修改的美国国立卫生统计中心制定的总体幸福感量表(GWB)[3],它是一种定制性测查工具,用来评价受试对幸福的陈述。 (三)施测过程及数据处理 被试以班级为单位集体施测,并运用统一的指导语。为避免被试由于顾虑而影响答卷的客观性和真实性,采用匿名方式作答。统一发放问卷,统一回收。并采用 SPSS13.0 统计软件包对结果进行统计分析。 二、结果 (一)职校生自尊、父母教养方式、主观幸福感的研究结果 1.职校生自尊的研究结果 (1)职校生自尊的基本情况 表 1 职校生自尊的基本情况(N=297) 表 1 列出了职校生自尊的平均分、标准差。按照自尊得分的规定, 职校生自尊得分处于中等水平。(2)职校生自尊的方差分析 为了考察职校生自尊的特点,分别从性别、年级、父母是否离异三个方面来进行差异检验和方差分析,以全面的了解职校生的自尊特点。 以职校生的自尊总分作为因变量,以性别、年级、父母是否离异作为自变量,做 2×2×2 的多因素方差分析,结果表明:职校生自尊水平在年级的主效应上存在显著差异(F(1,297)=5.35, p<0.05),而在性别、父母离异的主效应上均不存在差异。在性别与年级的交互作用、性别与父母离异的交互作用、年级与父母离异的交互作用、性别、年级与父母离异的交互作用上均不存在差异。 2.职校生父母教养方式的研究结果 (1)职校生父母教养方式的基本情况 职校生父母教养方式的基本情况见下表 2。 表 2 职校生父母教养方式的基本情况(N=297) (2)职校生父母教养方式的方差分析 为了考察职校生的父母教养方式,以职校生的父亲教养方式各维度得分作为因变量,以性别、父亲文化、母亲文化作为自变量,做 2×4× 4 的多因素方差分析可知,职校生父亲教养方式的父亲拒绝维度在性别的主效应上出现显著差异 (F(1,297)=5.60, p<0.05),父亲情感温暖维度在性别的主效应上出现显著差异(F(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