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法制对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价值判断

作者:杨秀环 刊名:法制与社会 上传者:李倩

【摘要】中国传统法律文化是在中国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生成和发展起来的,经过数千年的风雨洗礼,中国传统法律文化形成了自身独特的法律品格。所以,在中国法制现代化的进程中,我们应正视中国传统法律文化与法制现代化的联系,不能把本土的法律文化传统随意抛弃,而是要以积极的态度去挖掘、弘扬其中的优秀成分,构建与世界同步的现代型中国法制。

全文阅读

2011 · 07(下) 现代法制对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价值判断 杨秀环 摘 要 中国传统法律文化是在中国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生成和发展起来的,经过数千年的风雨洗礼,中国传统法律文化形成了自身独特的法律品格。所以,在中国法制现代化的进程中,我们应正视中国传统法律文化与法制现代化的联系,不能把本土的法律文化传统随意抛弃,而是要以积极的态度去挖掘、弘扬其中的优秀成分,构建与世界同步的现代型中国法制。 关键词 传统法律文化 法制 现代化 法治 作者简介:杨秀环,天津市政法管理干部学院法律系副教授,法律硕士,研究方向:宪法学、行政法学和法理学。 中图分类号:D9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7-005-03 当代中国法律正处于深刻的历史转变过程之中,这正是从传统型法制向现代型法制的飞跃时刻。这个过程也正是中国法制现代化的过程。毕竟,任何文化的演进与成长是具有历史继承性的。法律文化也不例外。现代的法律文化正是历史的法律文化在现代社会条件下的传承,它是构成法律文化发展历史的一个组成部分。现代的法律文化正是在过往的法律文化的基础上建立和发展起来的。所以,无论社会发展到何时,我们离开了对传统的法律文化的总体认识,就不可能科学地评估现代法律文化,及科学地设计和预见现代法律文化的未来发展。因此,深入地研究传统法律文化和传统法律文化的发展走向是找寻构建中国法制现代化模式的主要途径。 一、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形成过程及其特征 (一)部族征战与中国古代法(以刑为中心)的形成① 根据一般通史和考古学的观点,作为政治组织的国家形态,在中国始于夏。 夏之前的史前时期(主要指传说中的三皇五帝时期)则是中国国家形态的萌芽阶段。这一时期的中国古代法的最初形式所表现出的死刑,主要是殛,殛就是刺杀,后来演变为奴隶制五刑中的大辟;肉刑,就是用刀破坏人肌体的完整;流放之刑,即废刑。这几种刑罚大都是在部族征战或征战相关的环境中出现和使用的,都与征战有着某种联系。 而夏商周上古三代之刑也是征战或与征战相关的结果。上古三代在中国历史上称为青铜时代,青铜的出现和使用,引起了社会关系的变化,标志着史前史的结束和原始社会的终结。中国最早的政治组织形态奴隶制国家和法在原始萌芽的基础上逐渐成长起来。上古三代的法律分别统称为禹刑、汤刑和九刑。禹刑事夏朝法律的统称,汤刑事商朝法律的统称,九刑是西周刑律的统称。那一时期,军令性的誓言和法律史上所说的典、谟、训、诰、政、刑、范等,共同构成了上古三代法律(以刑为中心)的基本内容和形式。 (二)从氏族(部族)到宗族(家族),从宗族(家族)到国家(社会),集团本位法的形成与发展② 中国上古时代的法可谓是氏族(部族)集团本位法。氏族(部族)到夏禹后期时,逐渐朝着宗族(家族)的方向演变,在氏族(部族)向宗族(家族)转变的初期,它们的组织形式和原始的血缘关 系并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原始的氏族(部族)法在夏禹时已开始被注入统治者所真正代表的宗法(家族)意志,到商朝后期和西周初年才得以基本完成。中国社会自然经济的长期延续,为宗法制度的推行和宗法思想的流行,提供了丰润的土壤,宗族、宗法制度与国家制度紧密地糅合在一起,成为中国奴隶制国家最重要最基本的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可见,中国法的形成过程,是紧紧地沿着宗族制度发展演变的轨迹而运行的。 西周是通过征战而建立起来的一个部族政权,统治者是姬周集团,所以,实质上西周就是姬姓家族政权。这个政权的最大特色是“宗法”。所谓“宗法”就是大宗分成小宗,小宗再分成更小宗,一支支分出去,这在社会人类学上称之为分节的宗族制度。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