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系统论视野中的法律演化——卢曼法律演化理论述评

作者:杜健荣 刊名:红河学院学报 上传者:许松涛

【摘要】法律演化是法学研究中的一个重要主题.德国社会学家尼克拉斯·卢曼基于对系统理论和演化理论的融合,引入系统/环境这一区分以及复杂性等概念,重新阐释了社会以及作为社会系统之结构的法律的演化机制,并对法律演化的不同历史类型进行了新的划分.这一理论建构不仅对卢曼后期的理论发展而言具有基础性地位,同时也对我们认识法律与社会的关系,以及现代社会中法律演化的走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全文阅读

在西方法律理论的发展中,法律演化一直是一个颇受关注的主题.法学家们试图通过对法律发展历史的总结,解释法律发展变化的规律,并提供对法律演变走向的预测.无论是涂尔干有关从压制型法到恢复型法的转变的判断,或是马克斯?韦伯从实质非理性法到形式理性法之转变的理想类型建构,再或是梅因从身份到契约的归纳,都体现了这样的努力.这些洞见从不同角度为我们描绘了人类历史上法律发展演变的轨迹,使我们能够更加深入地理解法律现象的本质.但是,对于法律演化问题仍然存在诸多其他可能的解释,在20世纪后半期,许多研究者都开始重新思考法律的演化问题.在那些试图对此做出新的理论解释的努力中,德国社会学家尼克拉斯?卢曼的理论是十分重要的一种.卢曼基于其宏大的社会系统理论,提出了独特的社会演化观,并在此基础上重新阐释了法律的演化机制及演化历程,对现代社会中法律演化的状况提出了新的见解.本文试图对这一理论的理论基础、内在逻辑及核心观点进行分析,并探讨该理论的意义和价值.1社会及法律的演化机制作为一位社会学家,卢曼对法律演化问题的分析,延续了从涂尔干、韦伯以来的法社会学研究传统,即把法律的演化放置在整个社会的发展变化背景中来进行考察,而不仅仅关注于法律在形式上或者法条内容上的变化,比如从不成文法到成文法的概括.因而,考察卢曼的观点,也就必须从他关于作为整体的社会系统的演化观着手.1.1社会的演化机制社会的演化问题是任何一个试图在宏观上把握社会之历史发展的理论家所无法回避的问题,即使是被认为过分强调社会稳定结构的塔尔科特?帕森斯,也在晚年专门对此进行了研究.问题在于,尽管都是在讨论演化问题,但是人们对演化一词的含义却有着各不相同的理解.在卢曼之前,不少研究者以达尔文演化理论为基础,认为社会的演变是一个从野蛮到文明、从低级到高级的过程,因而演化包含了“进步”的含义.然而,这实际上是对达尔文观点的误解.在达尔文的物种演化理论中,变异和选择是两个基本的机制,变异发生于生物的每一个世代,包括基因重组或基因突变等原因,而选择则意味着在这些诸多的变异当中,只有少部分能够存活下来,而这些被选择的物种则通过遗传机制加以稳定化.但是,这种演化并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是一个趋向于不断完善、不断进步的过程.达尔文为我们所揭示的演化,完全是一个无法预测的过程,有时看起来是最好的生物,骤然就在一次大灾难中消失殆尽,然后演化仍会继续下去.卢曼注意到了社会理论中这种对达尔文的误读,因此他提出要修正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以“回到达尔文本身”.他基于达尔文关于物种演变的变异选择遗传三阶段论,提出社会的演化乃是由变异选择稳定三方面所构成的整体,在此基础上,他进一步引入系统理论中系统/环境的划分和复杂性的概念,提出社会的演化并不是指社会从低级到高级的、通过优胜劣汰的发展过程,而是社会改变其结构以适应环境复杂性的过程.在他看来,复杂性是社会系统所面临的一种基本状态,系统存在于环境的复杂性中,环境的复杂性总是高于系统自身的复杂性.这种复杂性的落差打破了社会系统原有的稳定结构,不断使系统远离平衡,使系统面临丧失生存能力的风险,系统为了维持其存续,需要不断地发展出化约复杂性的机制,而这种机制从根本上说就是增加自身的复杂性,因为“只有复杂性能够化约复杂性”.[1]那么,作为系统的社会是如何增加自身的复杂性以应对环境的变化的呢?卢曼认为,这就要求系统内部的不断分化.只有通过内部分化,也即在系统中再次建立系统/环境这一区分,才有可能增加自身的复杂性,从而回应于环境的挑战.在这里,卢曼通过借鉴涂尔干关于社会分工的理论,认为社会分化主要体现为三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