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司法归类中的逻辑思维技术范式

作者:罗旭 刊名:四川警察学院学报 上传者:张瑞格

【摘要】对司法归类中事实与规范的关系问题,概念法学派、历史法学派与自由法学派一直存在争论,哈特和考夫曼对其均进行了批判。法官运用法律时有法律适用与法律发现两种方式,相对应的是,存在着涵摄与等置两种逻辑思维技术范式:其相同之处在于都试图将事实与规范连接起来;不同之处在于涵摄直接通过种属概念之间的包含关系来沟通规范与事实,而等置则通过比较事实是否具有法律意义的同一性来判断事实要件是否符合对应的构成要件。

全文阅读

论司法归类中的逻辑思维技术范式 罗 旭 (湖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 湖南长沙 410131) 内容摘要:对司法归类中事实与规范的关系问题,概念法学派、历史法学派与自由法学派一直存 在争论,哈特和考夫曼对其均进行了批判。 法官运用法律时有法律适用与法律发现两种方式,相对应的是,存在着涵摄与等置两种逻辑思维技术范式:其相同之处在于都试图将事实与规范连接起来;不同之处在于涵摄直接通过种属概念之间的包含关系来沟通规范与事实, 而等置则通过比较事实是否具有法 律意义的同一性来判断事实要件是否符合对应的构成要件。 关键词:司法归类;事实;规范;法律发现;涵摄;等置 中图分类号:B8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5612(2011)03-0092-06 任何一部法律,都是由法律概念组成的一个规范体系,亦即由基本的法律概念派生出其他法律概念,再派生出次一级的法律概念,从而形成一个金字塔式的概念系统,这就使得一些基本概念与另一些概念之间形成一种层序关系。司法归类,就是指法官在审理案件,特别是审理刑事案件时,在将法律事实归属于某一法律概念外延的逻辑方法。从本质上来讲,司法归类就是法律应用的思维过程:当确认某人的行为是否属于某个具体罪名概念外延指称的对象时,首先就应当思考该行为是否符合总的“犯罪行为”内涵方面的构成性质;还应当考虑该行为是否符合拟归属的那个具体罪名概念隶属的类罪名概念内涵方面的构成性质。 只有当其完全符合时,才能进一步思考是否符合某个具体罪名概念内涵方面的构成性质。 然而,在具体的法律应用过程中,司法归类中的事实与规范不一定就如此恰如其分地具有种属关系,这就使得法官法律运用有两种方式:法律适用与法律发现,相对应的是,他在法律运用中存在两种逻辑思维技术范式:涵摄与等置。 一、概念法学派、历史法学派与自由法学派之批判:事实与规范的关系问题 概念法学派认为,人类能够凭借自己的理性制定出逻辑严密、内容详细、条理清晰、能够涵盖一切社会关系的法典,因而法典是“被写下的理性”,其业已构成一个逻辑自足的法源体系,不 存在法律漏洞问题;法官的职责仅限于依法律推理来适用法律,以法律中所含概念作为大前提, 收稿日期:2010-12-31 作者简介:罗 旭,(1973— ),男,湖南浏阳人,硕士,湖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副教授、学生工作处处长,研究方向:逻辑与思想政治教育。 2011 年 6 月第 23 卷第 3 期 四 川 警 察 学 院 学 报 JournalofSichuanPoliceCollege Jun.,2011 Vol.23No.3 92 罗 旭 论司法归类中的逻辑思维技术范式 运用逻辑去推演,以解决一切问题;禁止法官运用漏洞补充等方法去发现法律,认为法官造法纯属荒谬之极。 法是全知全能、自我封闭、逻辑自足的完美体系,一切案件都能在法体系中找到答案,解释法律只能是逻辑的、文字的解释,不允许存在解释者的任何主观价值判断,只需要运用逻辑的三段论就能找到准确答案。 “相信纯客观的判决仅仅得自法律,与个人的价值判断毫不相干”[1],“这是一个按照牛顿力学原理建立起来的法律空间”,其核心在于“通过‘概念计算’来预测审判结果的理论前提以及相应的制度性设计”[2]。 例如,费尔巴哈就认为,法官应受“法律严格的赤裸裸的条文”约束,“其行为不外乎将提交的案件与条文比照,且不考虑法律的意义和精神”[1]。 与概念法学派不同,历史法学派主张法律是民族精神的产物,沿习之惯行,与政治力量并无关联。 在法律发现问题上,历史法学派主张:(1)法律是发现的,并非制定的,其成长之本质乃系一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