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主流文化取借大众文艺的路径——从《超级女声》、《红歌会》到“唱红歌”活动

作者:叶思诗;杨燕 刊名:新闻知识 上传者:于咏梅
  • 未找到相关文档

【摘要】一个受市场欢迎的节目形式在不断的演变中,逐步构筑为被国家政府部门认同,并扩大运用于主流文化。重庆的《中华红歌会》与重庆市委提倡的"唱读讲传"活动及其打造的"红色文化"紧密相连,不再只是一个媒介平台,而成为一个政府和地方文化平台。

全文阅读

2005年《超级女声》红透大江南北,被评为2005年十大文化事件之一。2006年,江西的《红歌会》又拉开序幕。2008年,重庆市委市府发出开展“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活动的号召。从时间顺序上不难看出递进性,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一个受市场欢迎的节目形式在不断的演变中,逐步构筑为被国家政府部门认同,并扩大运用于主流文化的渐进过程。一何为主流文化?有观点认为主流文化是竞争中形成的,具有高度的融合力、较强大传播力和广泛的认同的文化形式。也有观点认为主流文化是最大族群所共同奉行的文化。还有观点结合我国实际认为主流文化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以培育四有公民(有道德有纪律有文化有理想)为根本任务的,面向世界面向现代化面向未来的科学的民族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人民大众乐意接受的文化)。笔者认为主流文化是一个国家或民族的领导者、组织者积极倡导、能吸纳社会成员充分参与的文化形态。作为2005年度的文化大事件,“超级女声”这一事件引发了各方面的关注,其焦点集中于:第一,一个地方台湖南卫视的文艺节目造成了全国性的轰动;第二,是否助长鼓励青年人成名趁早的浮躁心态,审美的中性化是否是隐忧;第三,青年人的集体狂欢指向何处,此种选秀的结果能否支撑其过程;第四,商家、电视台商业价值链竞争的膨胀。基于对以上种种的负面可能性的担忧,同时针对随即刮起的“选秀风”,国家文化主管部门陆续下发了系列禁令,从黄金时段禁播,到禁止场外投票,到国家广电总局限制全国范围内海选的选秀活动的播出时间等等。但是,“秀”与“海选晋级淘汰制”的概念已经深入大众文化的核心,采用“海选晋级淘汰制”等各类选秀节目层出不穷,诸如《加油,好男儿》、《我型我秀》、《寻找紫菱》、《中国达人秀》等等。包括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和《梦想中国》。这向我们透露出一个矛盾的信息:无视选秀节目对大众文化的注入是不现实的,但是如何运用和引导选秀节目向健康方向发展成为一个更加现实而迫切的问题。2006年,江西卫视办起了一个与16新闻知识2011年第07期媒体观察NEWSRESEARCH《超级女声》形式类似,但歌曲的选择有一定意识形态要求的《红歌会》,在很大程度上讲,《红歌会》是对《超级女声》的一次成功本土化改造。一方面,《红歌会》延续了《超级女声》设全国分赛区总赛区,海选晋级赛这一受市场认可的赛制,延续了“无门槛”参与的民主性,同时针对《超级女声》兼具个性化和悬念性的三人评判组,《红歌会》也设立了以滕矢初、万山红、阎肃组成的三人评判组;另一方面,《红歌会》克服了《超级女声》因为纯商业运作而无法克服的后续发展“无序性”,如对不良审美观念和成名心态的变相鼓励,对商业链条膨胀的失控以及始终难以实现的与主流文化价值平台的对接。二2008年,重庆市委市府发出开展“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活动”,并申办“中华红歌会”,主题为“高唱红歌振兴中华”。在笔者看来,重庆《中华红歌会》与江西卫视的《红歌会》存在着巨大的不同,对于江西的中国《红歌会》而言,它是能发挥重大精神号召力的电视形式,对于弘扬红色文化、振奋中华民族的精气神有很大的影响和作用,但是它始终只是一个电视栏目,即使可以成为江西省的一个重要文化品牌,其栏目属性集中表现在两个方面:一、它主要依托江西卫视这一电视平台,是一个媒体平台;二、它和所有选秀栏目面临的困惑和问题是相似的,主要是如何把栏目向纵深化发展,做强做大,比如这些年江西卫视一直在思考和实践的“国际化”问题,海外赛区、海外主场晚会等等;此外,如何解决栏目“无门槛”与专业选手参赛之间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