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仁学思想内涵探析

作者:张改娥 刊名: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郭军

【摘要】仁是孔子思想的核心。孔子认为,"孝悌"乃仁之本,体现真性情和真情实感的"直"是"仁"的主要基础,但"孝悌"和"直"并不就是仁的本身和全部。从"孝梯"到"爱人"、从"修己"到"安人",仁具有"推己及人"的逻辑发展过程。因此"亲情之爱"、"泛爱众"和"爱有差等"就表现为从家庭到家族再到国家、最后涵盖天下,层层向外的爱的同心圆的不断推展,发乎情而入于理,构成了孔子仁学思想的一般内涵。

全文阅读

仁学是孔子思想的核心。《论语》言仁者有58章,109处。据专家考证,“‘仁’字始见于《尚书金縢》的‘予仁若考’;《诗经》则有‘洵美且仁’(《郑风叔于田》);《左传》大约出现有三十个左右的‘仁’字。以上大约皆只作‘仁爱’‘仁厚’解释。到了孔子,则把此一‘仁’字深化,亦即把所以会爱人、所以能爱人的根源显发出来,以形成其学问的中心”[1]。我国著名古文字学家郭沫若也认为,仁字“不必是孔子所造,但他特别强调了它是实事”[2]。孔子在《论语》中讲仁,由于场合不同、对象不同,对仁的解释也并不相同,有时从表面看来甚至是互不关联。因此,有人批评说,孔子的仁学思想缺乏逻辑,没有确切含义。实则并非如此。一、亲亲之爱仁的基础“儒学之所以不是某种抽象的哲学理论、学说、思想,其要点之一正在于他把思想直接诉诸情感,把某些基本理由、理论,建立在情感心理的根基上。”[3]由此,李泽厚甚至认为,以孔子为代表的中国文化精神是以情感为实在、为本体的,即所谓的“情本体”。这种观点是有一定道理的。有若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论语学而》)孔子的弟子有若的话其实反映的是孔子的思想:孝悌是人人具有的一种真情实感,而这种情感正是仁的根源所在。所谓孝是善事父母;所谓悌是善事兄长。孝悌是从血缘亲族中自然生发出来的一种亲情。孝悌作为一种道德规范,它可以通过社会存在的制度形式予以保证,但它的根源却在人的内心情感中,所以判断一个人是否在真正地尽孝行悌,就是要看他的行为是内心的真情使然,还是迫于法律条文、社会舆论等压力而做出的知性选择。这从孔子与宰我关于三年之丧的一段讨论中可以确证。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生,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论语阳货》)在孔子看来,三年之丧本是据子女哀戚之情而制作的居丧之礼,宰我嫌三年之期太久,可见其情未至也。非但如此,宰我居丧期间仍能安于“食稻衣锦”,则是完全失去了孝悌之心。虽然我们不能断言孝悌就是孔子所规定的仁的全部含义,但可以肯定孝悌是仁的一个根本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即孝悌乃为仁之本。换句话说,孔子的仁学应该是从亲情之爱开始的,孝是仁真正的起点,儒家的道德生命以此为前提、以此为根本。“事实上,亲亲之孝首先是一种最真实原始的自然情感,这是人类共有的真情实感,孝只是这种真情实感的最初表达……当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最先受到的是父母之爱,因此也报之以爱,这就是儒家所倡导的亲情。人类之爱首先从这里开始,如果使这种情感得以保持、扩充和发展,就会有仁的品德与行为……本质上是一种生命关怀。”[4]郭店楚简的《唐虞之道》说:“孝之方,爱天下之民。”《语丛三》说:“爱亲,则其方爱人。”这是说,孝在本质上是仁的践行,由爱亲之孝推出去,就能爱民、爱人,即由家庭开始,以待父母之心待天下之人,而且不止于此,还要扩大到自然界的生命。因为“人是万物之中最尊贵者,孔子以仁为人,就是对人的尊重。但人又是生命之物,从生命意义上说,人与动植物都是天之所生。对天所生之物,都要有同情和爱,这是仁的最本真的普遍涵义。从人类发生学上说,孝是一种原始情感;但是从人类文化学上说,孝只是仁最初的表现。仁要从孝开始,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